刘在中:默哀时刻的联想

嫦娥二走了,国殇日来了;国殇日走了,白皮书来了……10月1日上午10时,当我从电视里看见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的默哀仪式时,差一点笑了。照说,逝者为大,生者低头,这是良知使然,任何人不应该亵渎亡灵,但我却因政治局巨头们的面部表情而触景生情了,真不知他们是在为那些过去的牺牲者悲伤,还是在为自己的将来祈祷,反正全都是一副忧心忡忡、惨不忍睹的模样儿。因此,也使我产生了许许多多的联想。

联想一、就是在这个曾经爆发过1919年的54运动和1976年清明、1989年64血案的广场上,据说由军阀当家“杀人如麻”的北洋政府,对待学生却十分温和,他们所动用的尖端武器至多就是水龙头,因此,除了感冒,54运动零死亡。反之,“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共产党人,倒要比北洋政府残暴千百万倍。76年《四人帮》动用民兵围剿请愿百姓,死了人,但死人不多,抓的人后来大部分放了;而被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设计成“反革命暴乱” 的64运动,当局却出动了坦克、机枪、开花弹:就是在今天放花篮的纪念碑前,反官倒的学生们尸首枕藉、血流成河……真不知,今日寄托哀思的鲜花挽联应该献给哪些烈士?恐怕让人们最先忆起来的,还是天安门母亲们牺牲的孩子。

联想二、国殇日18点59分57秒,嫦娥二升空!发射窗口故意安排在CCIY《新闻联播》前三秒钟。所以,当按下发射键的一刹那,出现在观众面前的画面不是腾空而起的火箭,而是新闻联播的题头和耳熟能详的音乐……万一失败,肯定取消现场直播,就像当年代发亚卫失败的应急处理一样;成功了,就连接上直播内容大吹大擂。报喜不报忧,这可是共产党人的光荣传统,因为火箭升空时最易出事,当局不能不作两手准备,这就是精心选择发射时间的奥妙之所在!须知,当今大陆的所有直播都经延时处理,从来没有真正现场直播过。想起1969就上了月球,觉得美国人聪明;想起直播航天机爆炸、反复播送9•11恐怖画面,觉得美国人却比中共“愚蠢”——但大智若愚,值得尊敬!而粉饰太平的中共喉舌,却是越来越不得人心了。他们花巨资搞了个大外宣计划,但金钱买不来真理。

联想三、中共近日发表的《人权白皮书》鼓吹中国人权状况良好,如说新闻自由,人人都有表达权;本人才在境外表达一二,国安就在节前找上门(请参考原载《观察》的“国安来访纪实”一文)又如,上访人数直线下降,使我想起北京的“安元鼎”黑监狱,上访者都被非法关押和武力遣返了,不“下降”才怪。皆因,人民币打败了人民,开发商勾结政府滥用职权的暴力拆迁犹如雨后春笋:江西宜黄三人自焚、自留地上的农妇,被活活铲死……再如说,大陆公民享有出版自由,但写了揭露三门峡移民悲剧“大迁徙”的作者,和写出东莞黄业内幕的语言老师,相继陷入囹圄,作家成了高危行业,警察成了锦衣卫。二位充分享受“出版自由”的作者先生,全仗了亿万网民的声援,当局才被迫放人。然而,上天不可欺,民意不可侮!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当大陆官网开展对中共《人权白皮书》的民意调查、本想获得百姓支持让总理联合国发言洋洋得意时,怎知短短两个小时,在上万网民的表态中,竟有98%表示“可笑”和“愤怒”,官方急忙关闭网站。

今年是中共窃国61周年,一党专政的国家机器靠武力维持着。在9月30日“国庆”招待会上,所谓“朋友遍天下”的中共政权,应邀赴宴的“元首”级只有西哈努克。此人胃口好、吃八方,从我53年读初中吃到我已年逾古稀了,故被戏称为“国际超哥”。好笑的是,朝鲜父传子的金家王朝三世“当选”后,全世界也只有胡锦涛致电热烈祝贺。由此,印证了一句名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当61年这个数字跳入眼帘的时候,痛心地想起另一个倒过来的数字——16岁的湖北某少女,到湖南凤凰旅游,被歹徒灌了迷奸药,在受到百般凌辱后被迫从酒店9楼跳下死亡。多名歹徒中,就有一个警察、一个协警,他们就是这个政权的捍卫者!却是人民的敌人。所以,纵观“国庆”,除了官方语言,没有任何发自内心的热烈气氛,本小区到处麻将声声……成都人酷爱麻将,有人形容飞机上都能听到成都人在搓麻,而且红白喜事都靠麻将留客,凡打死人麻将,俗称“打丧伙”。七天大假,到处摆开了“打丧伙”的战场,可谓天下奇观哩!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