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我终止了自杀行动

站在21楼的阳台上,我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不再有飞身而下的冲动。

今年5月,先是失业,紧接着曾经相爱的人也离我而去。从此,我就患上了较严重的忧郁症,自杀的冲动就一直折磨着我。记得是5月底的一个晚上,我安顿好儿子睡下,然后爬上小区住宅的顶楼上,一根接一根地吸烟。望着天空中闪烁的繁星,我感觉上帝真是不公平。说起来,我并不是很笨,甚至还小有一点才华,但我40多年的人生,却几乎全是挫折和失败,甚至连苦心经营的爱情也守不住。一时间悲从中来,感觉上帝已经彻底将我抛弃,再苟活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我走到楼板边沿,深深吸一口气,希望最后做一次完美的自由落体运动。当我正要迈出最后一步时,突然听到儿子在轻声呼唤我:“爸爸!”我猛然回头,身后却并无儿子的身影。但是这声来自儿子的呼唤,唤醒了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我知道,我只要纵身一跃,世间所有的痛苦和烦恼都将从此结束,但是儿子的苦难却刚刚开始。儿子还小,抚育他长大成人是我应尽的责任,虽然我现在不能给他很好的物质生活,但是父子相依为命的苦痛中,却也有许多快乐。如果我弃他而去,儿子不仅失去了最后的倚靠,他幼小的心灵也将受到很大的伤害。想到儿子可能受到的伤害,我毅然转身,一路狂奔到位于三楼的家。我迫不及待打开房门,见儿子睡得正香,甚至小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我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突然间,我觉得好奇怪。刚才差点自杀的人是我,我却为儿子担心得要死。

为了儿子,我暂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但是这样的念头一起,就像在春天的土里撒下一颗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甚至越长越大。虽然我再也没有做过任何自杀的实际举动,但是每当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望着那些高楼,我总会忍不住想象一个人从上面纵身跳下来的情形。我知道不该有这样的臆想,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的意志越来越薄弱,这样的臆想更是时时刻刻缠绕着我,弄得我快要发疯了。我不知道如何拯救自己,我只知道如果任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我迟早会崩溃的。我幻想爱情可以拯救我的灵魂,但是当我放下尊严祈求爱情时,得到的却是更大的伤害。从此,我再也不相信爱情只要真诚就可以。在这个浮燥的年代,有太多像马诺那样的女人,她们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一无所有的男人,不配享有、甚至也不应该幻想所谓的爱情。

爱情非但没有拯救我,反而让我受到更大的伤害。我想从宗教里寻求慰籍,但是当我坐在教堂里听牧师讲经时,眼睛却望看着窗外,心里一直在默念着日本电影《追捕》中的那句著名台词:跳下去吧!跳下去你就会溶化在那蓝天当中。甚至有两次中间休息时,我站在窗边,很想飞身跃下,看看上帝会不会拯救我。但是经上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我想从19层的高楼跳下去,除了粉身碎骨外,不可能有其他结果。爱情和上帝都不能拯救我,我拿什么拯救自己呢?

最后拯救我的,是一个神奇的梦。就在前天(11月24日),我的心情再次陷入巨大的忧郁中,我不敢走出家门,也不敢到阳台去,只好关上门窗,把自己封闭在家里,一杯接一杯地喝闷酒。那天起码喝了半斤白酒,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是靠这种方法麻醉自己。喝了酒,头有点昏,和衣倒在床上便睡。不一会儿,感觉身体飘了起来,来到一个类似广场的地方。广场中央树立一根很高的十字架,一个赤身裸体、而且很瘦的男人被钉在上面,看样子还没有断气。一个活生生的人被钉在十字架上,其痛苦可想而知。但是我从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到痛苦的表情,更多的是圣洁和安祥。我大为感动,心想:这是什么人啊!他受这样的刑,脸上为什么没痛苦呢?我觉得这情景十分熟悉,脑子里灵光一现:十字架上的那人不正是耶稣基督吗?这样的想法刚出现,我就从梦中醒来了,心里满是感恩。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里回到了耶稣受刑的那个时刻,但是我知道,我所受到的痛苦和磨难,同耶稣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这个梦如当头棒喝,将我的灵魂从自艾自怨的泥泞中拯救出来。

是的,年过40我还一无所有,那有什么呢?当年我的那些同龄人,倒在血泊中后再没有爬起来,比起他们来我至少还活着,因此我仍然是幸福的。我也没有爱情,但我至少有一个可爱、聪明的儿子,他是我的宝贝,有了他,难道不比沐浴在爱情中更幸福?

我终于走出了自杀困扰的阴影,我想,从此以后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