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中:从陈水扁收监看两岸法律之迥异

前台湾领导人陈水扁在2日中午由台北看守所被囚车送往台北监狱入监服刑,编号1020,从此,台北牢里没有了曾经的总统陈水扁,只有1020号囚犯,穿囚衣、理平头,生活上将与其他犯人一视同仁。据报道,由于天气较冷,陈水扁在囚车内穿着毛衣、棉裤,脚上穿着一双拖鞋,囚车还有警备车护送,没有拳打脚踢;晚餐晕、素皆备,伙食待遇一般,既无特殊照顾,也没受到虐待。如果是在大陆,只要不是政治上的对手必先置诸死地而后快,如文革中毛对刘的迫害那样;或由于生活腐化堕落、或由于贪污受贿;生前高官厚禄,死了八宝山,生活有特供;就是犯罪了,也有秦城特殊监狱。若此人已进入中央领导高层,则等于掛了免死牌,更不会因为生活问题落马了。因为,按照党天下的逻辑:党即是国,国就是党;国有即党有、党有即官有,恁他怎地巧取豪夺都是“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若从国库捞钱犹如探囊取物,根本说不上犯罪。例如,众所周知的大贪污犯曾庆红、远华案总后台贾庆林,就因为官大压死人,至今逍遥法外。总之,号称早已消灭了阶级的共产党人其实最时兴等级,如台湾法庭那样敢将昔日权贵陈水扁一撸到底、打入一般罪犯同样对待的例子,即,真正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大陆根本找不到相同的例子。

几乎与此同时,在甘肃省图书馆工作的江苏青年王鹏,因为举报官二代马晶晶在公务员录取中涉嫌作弊,就被宁夏警方跨省抓捕,罪名是“诽谤罪”。更离谱的是,王鹏的父亲王志昌也被无理扣留,后逃脱到北京上访;吴忠市警方还派专人去江苏灌云县老家找王鹏母亲的麻烦,警方四处扬言要抓他们全家,出于恐惧,王鹏母亲孙霞一溜烟躲到兰州去了。在儿子被刑事拘留的九天中,她曾三次休克, 现还在输液中。可以说,儿子王鹏的正常举报,差点给全家带来灭顶之灾,包括女朋友也担惊受怕。这就是大陆社会的民权状况!

奇怪的是,造成王鹏“落网”的幕后推力——宁夏吴忠市的主要领导人就是被举报者马晶晶的母亲大人丁兰玉,正是作为吴忠市委常委成员之一的她“母仪天下”暗示抓人,才由“母安局”根据“党妈妈”丁兰玉意旨“党叫干啥就干啥”去执行了。这种违反共产党人自己制订的法律的明目张胆的报复行为,深刻说明大陆绝对不是什么法制社会,而是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党天下。在司法层面,政法委书记一手遮天;只有党的利益,没有大是大非,更无任何法制可言;所谓法制建设、包容式发展,骗鬼去吧!

幸好有互联网,有微博,有正义的网民队伍!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 本月2日零时许,吴忠市委、市政府根据上方指示,连更漏夜地通报,被迫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的错案。为了舍车保帅,利通区区委常委、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何泽祥被免职,而作为上级领导的吴忠市“党代表”丁兰玉,则官运亨通安然无恙。特别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王鹏所举报的引发自己被刑事拘留事端的“官二代作弊案”之被检举者马晶晶,平时的学习成绩非常落后,却在400多名“考碗族”中脱颖而出,这椿明显的“官二代作弊案”并未受到任何调查或处理。换言之,小民王鹏与官员斗法,一个被捉了、又放了, 一个错了、又不查,结果“互不侵犯”,至多打个“平手”。

不!准确说来,素民百姓王鹏还是彻底的失败者。他自己错过了公务员考试时间不说,在单位上留下曾被公安抓捕的不光彩记录,拘留期间遭遇刑讯逼供,皮鞋踢打、数次掌掴,被铐破的双手腕,瘀青的脚、腿,时时晕痛的头颅……律师已为他申请赔偿。12月1日,听说是国家赔偿法开始施行的日子,中南海巨头们说的话算不算人话,小小老百姓将拭目以待。

凑巧的是,一个也姓王名鹏的年青人,却是前不久跨省从北京抓捕《大迁徙》书案作者谢朝平回陕西途中的恶警之一,他以“对党的忠诚执行任务”为借口,对一个既无拒捕表现、又无逃跑能力的老年“犯罪嫌疑人”谢朝平施行一推、二打、三反铐的暴力执法,造成敢于揭露社会阴暗面的作家“左边肩膀肿起来”的人身伤害。只不过,此王鹏非彼王鹏也!前者是陕西的施暴者,后者是甘肃的受害人。可见,大陆公安的暴力执法并不决定于某个人姓甚名谁或其素质之高低,而是主张暴力革命的共产党人本来就热衷于暴力,他们懂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只懂得暴力维稳。夺取政权时是这样、维持政权时还是这样。

回顾大陆49后的历史,无不血腥冲天、暴行比比皆是。天杀的毛泽东就不说了,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制造的89•64大屠杀,震惊了全世界:莘莘学子、报国无门,惨遭屠戮、血迹未干;继之,江泽民610办公室对法轮功杀人灭口、活摘器官,实可谓罄竹难书,比日本法西斯有过之无不及。好在,这些昔日的刽子手早已被国际社会唾弃了,或正被多个外国法庭刑事通缉中;号称要建设法制社会的大陆当局,却要人民继续学习邓小平思想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和莫大的讽刺啊!在这种极端思潮卵翼下,从“躲猫猫”死、到“做噩梦”死,太多的非正常死亡一点也不奇怪。这与台湾法制社会以人为本的人道主义司法制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旷日持久的陈水扁案的缜密和审慎中,我也发现了独立司法的优越性,哪有什么领导拍板后司法才敢介入或动辄绕过法律“严打”的怪事!近来,台湾纵然发生了竞选中连胜文遭枪击的不幸事件,我仍然相信独立司法能够使此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台湾的法律,不是国民党的专利,也不是民进党的私货,她是全民共同扼守道德底线的准绳。

无独有偶,上月 29日上午,在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城郊社区的拆除违章建筑现场,三名男子点燃身上的汽油冲向执法人员。现场的消防队员及时将火扑灭,并将其送往医院救治。目前,三名男子无生命危险,但却被认定为“暴力抗法”。其中一人,年已八旬,自身难保,何来暴力?呼呼!舍命保护家园成了犯罪,非法强拆成了“执法”,从成都唐福珍到江西宜黄,这种悲剧一再重演,却引不起当局的半点反省和恻隐之心。

看到这些,深知大陆法律不得人心,台湾才是法制社会的楷模。我们同宗同文,却有完全迥异的法制环境,不是大陆人不要民主,也不是大陆人不愿享受民主,是共产党亵渎了民主之源泉,所以13亿人不能沐浴法制社会的雨露阳光。我们要法制,不要党天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