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民主宪政创造和平与繁荣

此时此刻,我在回想我们这个老大国度,何以两千年来总是无法走出一治一乱的循环。儒家学说的那种“德治”的理想,在现实中每每碰得头破血流。朝廷永远宣称为民做主,然而现实的情形是,百姓总是感觉自己是受侮辱与损害的一群。他们要么只能忍气吞声,奉行着那“忍字头上一把刀”的哲学,奴隶般地屈从。要么揭竿而起,玉石俱焚,“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如此循环往复,不知伊于胡底。

近代我们与西方文明的遭遇,让国人知道世间还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治理模式,那就是民主与宪政。执掌权柄者由公民选举产生,并受到民意的严厉制约。议会的组成人员照例是民选代表,他们将不同行业和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加以表达,化为体现国民意志的法律。与此同时,代议士还密切监督政府的运行,以确保纳税人的利益不受损害,税赋总是用于公共的目的。由于言论自由,因此国民可以畅所欲言,对于政府可能的懈怠、腐败和滥用权力及时地加以监督和揭露,同时也提供一个举国智慧可以展现的平台。当生活以及交易过程中发生了纠纷,当人民与政府之间发生了冲突,独立和专业化的司法可以公正地加以解决,从而约束政府权力,保护人权,保障交易安全,在自由与秩序之间维系良好的平衡,维护整个社会的和平和繁荣。

从历史上看,政治体制中有几个特别难以化解的困难。一是政治权力的分配和传递。皇权的传递往往依赖血统和官位的上级任命。但是当腐败和普遍的不公令皇权的合法性丧失殆尽,当缺乏民主控制导致官僚完全无视民意同时也欺瞒上峰,官与民之间就无法避免周期性的暴力对抗。另一个是,由于政府把政治的基础描述为对于人民利益的毋庸置疑的代表,于是排斥了人民表达不满和一种中立解纷机制存在的合理性,也丧失了自身纠错的回旋余地,于是任何表达不满的行为都只有归结为反叛,久而久之,那些建设性的诉求者也只能走向绝望,仇恨之火一旦蔓延,则对话、妥协的可能性就完全丧失了。还有,在一个现代国家,政治的基础原不在经济的繁荣,而在于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的保护。假如一味地只是依赖经济发展,则任何经济的不景气甚至经济危机都足以导致政府权威的动摇。况且在一个不合理的政治体制下,经济的发展往往是畸形的,财富的分配经常是极度不公平的,尤其是官员化公为私的贪欲是无法遏制的。解决之道,也只有民主、宪政、法治之路。

是该下定决心,作出一揽子解决的时候了。

(财经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