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党”密件曝光

当下,国内“五毛党”正在按官方的旨意,借“古歌事件”攻击美方捍卫网络自由的立场。如此同时,媒体又报道出,中共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励小捷在一次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表示,甘肃省今年要利用网际网路强大的新闻聚合、在线互动等功能,加快网监、网评队伍建设,形成以50名网路评论高手为核心层、100名网路评论好手为紧密层、500名网路评论写手为外围层的网评队伍体系,及时控制和引导舆论。此机密消息在网络迅即曝光后,被媒体纷纷转载报道,有关“五毛党”议题再次成为舆论聚焦的热点。这条新闻的爆炸性意义在于,它不仅证实了大陆官方一直回避的“五毛党”存在实事,而且暴露了这个网评队伍的人数、结构、层级、体系等一系列内部信息。如此小小的甘肃省,尚且需要新增添650的专业网络评论员,那么在全国范围内,又会发展多少万“五毛党”新成员?

日前,畅销小说作家韩寒评论上述新闻时撰文《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文章写到:“网络评论员也叫五毛党,乃是地下党。你把成立一支地下党的消息以及名单直接公布了,乃是大忌。这个消息应该是一个密件,直接透露了政府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一个事实,那就是五毛党的存在。”

“五毛党”是网评员的“爱称”

2007年1月23日,中共政治局曾就网络技术发展和网络文化建设与管理问题集体学习,并提出加强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要求,强调“加强网上思想舆论阵地建设,掌握网上舆论主导权,提高网上引导水平,讲求引导艺术,积极运用新技术,加大正面宣传力度,形成积极向上的主流舆论。”随后,中共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办公厅又联合下达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的意见》,要求加强网络评论员队伍建设,组建网络评论员队伍,针对不同领域的工作特点,分期分批地开展网络评论员培训。为此,中央宣传文化口还专门召开全国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工作会议,开展网络评论员培训。由此以来,中国特色的网络评论员制度逐步浮出水面。

在中国大陆,“五毛党”是对网评员的“爱称”,意在讥讽他们发一篇网络评论能赚5毛钱。由于这些人受命官家,却潜身网络,穿着马甲,发表与官府观点一致或相仿的内容,或采取其他网络传播策略,达到诱导舆论,分化民意的目的。所以“五毛党”言论一向为网友深恶痛绝。网民一旦发现有穿马甲的“五毛党”浮出水面,便喊杀一片,痛打落水狗,致使他们犹如地下党一样不敢现身。

最近,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张胜军,在网民万炮齐轰“五毛党”舆论下,终于坐不住了,特别发文《“五毛党”帽子能吓住谁?》。文章声称,不怕被戴“五毛党”帽子,再次引发网友的纷纷嘲弄、挞伐。

“五毛党” 的诡秘行动

官方要求各地网络评论员要拥护中共路线、方针、政策,在政治上与中共保持高度一致,有较强的政治敏感性和政治鉴别力,能较好地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熟悉网络基本操作技术,了解网络传播特点和规律,善于运用网络语言,诱导舆论。

这些网评员大致分两种:新闻网站的专职评论员和宣传系统、政府系统的兼职评论员。他们主动介入BBS和一些网站的交互式栏目(论坛、贴吧、说吧、留言板等),在网上就关注的热点问题、难点问题参与评论,主动导贴、积极跟帖、适时结帖。特别是在发生突发事件的关键时刻,他们便吹响集结号,及时上岗,引导舆论,维护党的权威与意识形态和政府的正面形象,最大程度地消除各种公共事件的负面影响。如三鹿毒奶、杨佳袭警等,无处不见他们诡秘行动的暗影。

网络评论员的日常工作按照网站小组进行,每个重要网站的有关论坛,都由一个小组负责。他们还可根据上级需要与指令密切合作,由跨地区、跨专业的网络评论员组成工作小组。在有必要时,上级还会增派突击手。遇到突发事件,他们则按照上级专门工作组的指令行事,暂时停止日常工作,把有关人员资源全部投入到突发事件的前沿舆论阵地。

怎样鉴别“五毛党” 

这些网络评论员,都善于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多有不同的网名,不断变换马甲。必要的时候,他们可以由不同小组成员制造网友辩论的假象,然后由第三方推出独家证据,把公众舆论引导到第三方。但要鉴别他们的在“党”身份也不难。这些人的网上言论,一般都会体现以下特征:一,咀嚼“爱国主义”口香糖,混淆党与国家、红色文化与民族文化概念,将不拥护党极其红色文化者抹黑为“卖国”;二,凡遇到群体事件舆论指向政府时,即以“一小撮”黑手挑拨与不明真相群众起哄论调转移舆论锋芒;三,视一切主张人权、民主与自由价值观言论,为“敌对势力”分化、西化中国的图谋,进而挑起愤青们的仇视。网上凡以此种基调力图控制、主导舆论的,无论穿着什么马甲,如学者、教授、评论员或一般网民,多半都是“五毛党”阵营的“地下革命工作者”。

“五毛党”以前的工作重点主要在国内,最近随着中宣部争夺语国际话权的海外战略,现在又开始涉足境外,将矛头指向异己声音。对此,网络自由世界应有足够的警觉。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