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台湾的今天就是大陆的明天
——辞旧迎新有感

看见拙文这个标题,恐怕有人会说“你这是抄袭别人的”。从字面上讲,也许有点“涉嫌抄袭”,不过时易而势异,与当年中共官方媒体上大肆吹嘘的“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不但不是一码事,而且恰恰相反。当年他们的这个“提法”是要把中国大陆“去中国化”而苏俄化,让中国大陆成为苏联永久的殖民地和附属国;而今天我的这个“提法”是要让中国大陆“去独裁化”而民主化,让大陆人民也像台湾人民一样有尊严的生活,做国家的主人。

就在2010年行将过去的11月底,台湾人民再一次行使了他们当家作主的权利,对台湾五个直辖市的领导官员进行了一人一票的民主普选。再一次不是用枪杆子、而是从“票箱子”里诞生出了五个城市的政权。由于“直辖市”一词可能会触及某些人特殊的“敏感”神经,为避免激化矛盾,故此次选举又被称为“五都选举”。

在此次被称为2012年总统前哨战的五都选举中,台湾选民热情高涨,更加由于天气良好及连胜文中枪事件的“效应”,选民投票踊跃,总投票率高达70%。与许多老牌民主国家的投票率相比毫不逊色,甚至超越。而且纵观选举全过程,台湾民众表现出的理性、理智与平和,整个选举过程的公平、公正与公开透明,几乎没有什么违规舞弊的行为。再次向全世界展示,中国人决非某些种族主义者与独裁政权的走卒所胡说的“不配享有民主”,“一搞民主就要乱”的“劣等民族”。再次显示,民主宪政完全、绝对适合于中国的国情。所以连某些专爱挑台湾瑕疵、以奚落与否定台湾民主为己任的大陆官方的“名嘴”、“写手”,这次也只好饱含醋意般的“欲说还休”了。

“欲说还休”的醋意固然不太好受,但心里更不好受的是中国大陆处于无权地位的普通民众,也就是中共官员林嘉祥大老爷说的“你等屁民”。我等“屁民”看着台湾选民行使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利,投下神圣而庄严的一票时,就犹如在所谓“三年特大自然灾害”中饿得皮包骨头的“贫下中农”,看着一群阔佬坐在豪华的餐厅里大快朵颐一样的心里难受。同是中国人,同是炎黄子孙,在海峡那边人家就有权决定任用谁当自己的“仆人”,而在我们海峡这边,就只有一切都由“仆人”来给咱“屁民主人”们“作主”。倘若中国大陆的民众也有台湾民众那样决定官员去留的权利,我们的“公仆”及其官衙内、官二代们还敢像今天这样不拿民意当回事吗?他们还敢想折你的房就折你家的房,想强征你的地就强占你的地,你敢不从,有城管与“防暴队”员伺候送你上西天,甚至别人以自焚抗议死了还说你是“暴力抗法”,还拘留其家人。这与当年毛泽东暴政时遭受迫害被迫自杀的人死后还给戴上“反革命”帽子有何区别?倘若民众能有通过投票决定官员去留的权利,他们还敢肆无忌惮地封网、禁报、审查新闻、打压编辑记者,不许报导“负面”消息,随意钳制言论自由,动辄便说你是在“煽动颠覆政府”,随意制造文字冤狱吗?他们还敢不须任何法律文书,只消以“你可能危害国安全”为“理由”便不许一个公民出国剥夺其人身自由吗?他们还敢对有冤无处伸的上访民众随意加以抓捕、拘留、殴打、虐待、强奸、关黑监狱,甚至公开声称对这些人按“敌对势力”论处吗?他们的“官二代”还敢在闹市飙车、校园飙车,撞死无辜民众后,公然面不改色,心不慌,还大叫“我爸是李刚”!言下之意本人是官衙内,撞死你等“屁民”又咋的?此事要是换了在台湾,他爸就是马英九也不敢如此嚣张。这就是在民主与不民主的政权下,人民根本不相同的境遇!因为在民主的制度下,执政的官员及其子女家属,稍有越轨行为,立即就会被媒体曝光穷追猛打,没人敢去加以“和谐”。当年贵为总统的陈水扁,其女婿赵建铭在炒股中稍有点违规行为,这在大陆算个啥,别说中央一级,就是个市长的女婿,也没人敢去管,可在台湾,赵建铭就被判了刑。在独裁专政的国家里,这样的事只能是神话。近日纽约州州长帕特森因收受5张免费的比赛门票,被罚款62,125美元。要在中国大陆,到了“州长”(也就是“省部级”)这个级别,你就是收了五箱子钞票谁敢来过问?

再看这次台湾的五都选举中,尤其是在北三都的台中,国民党现任市长胡志强只以2个百分点的些微差距险胜空降当地的民进党秘书长苏嘉全。也就是说直到最后一刻,若民意稍有“转向”,胡志强这个市长就当不成。因此谁还敢对民意掉以轻心?而在非民主的国家里,哪怕你全市人民都反对,只要上级“党领导”赏识他,他的市长宝座就比铁打的还坚牢。所以人家怎会拿你“屁民”当回事?这些年来,国民党马英九政府,在台湾也可说是在临渊履薄般小心翼翼地执政,但在这次五都选举中虽然赢了北三都,绿营拿下南二都,但在总得票率上,国民党却是“赢市输票”,在取得台北、新北及台中三市同时,五都总得票率却仅得44.5%,而民进党不单在高雄及台南两市大胜,五都总得票率也比国民党高5个百分点以上。由于五都选民总数佔全台60%,国民党总得票率败给民进党,对两年后马英九寻求连任总统的打击不小,国民党秘书长金溥聪选后表示,国民党要为票数落后“深自警惕”。请看,这就是台湾选民对马政府的某些政策(特别是两岸政策上的某些作法)表达的不满而亮出的“黄牌”。倘若马政权的官员若像大陆的贪官、恶吏那样胡作非为,早就被民众的选票轰下台了。而在我们这里无论你再恶、再贪,人家不但能“代”三个“表”,还可以“保先”,甚至还要痴心妄想永远“领导”这个国家,“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所以在这21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之际,看到台湾实行民主宪政,台湾的民主逐步走向成熟、优质,便联想到当年那句所谓“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在当时自然是一句欺人的诳语。但有时却偏偏为历史所嘲弄。1991年苏联的一批军人意图发动政变,扣下哥尔巴乔夫,此时叶利钦却登高一呼,立刻应者如云,一个作恶多端、历时七十四年的苏联帝国瞬间崩解。消息传来,如春风吹遍神州。记得当天我看到此新闻后,真是夜不能寐,奋笔疾书爰成一《水调歌头》词曰:

恶贯满盈日,七十四春秋。几多霸业谋图,一旦付东流。政变阴谋失算。
亿万人民觉醒,敌忾共同仇。推倒吃人宴,终见妖氛收!(该词下半阙在此略去)。

有位好友当天曾问我对此事有何感想?我立即答道:“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殊料事隔几十年,竟一语成谶,奇乎?不奇!历史发展的规律不可抗拒。

在这辞旧迎新之际,看到台湾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看到台湾这个民主灯塔放射出的光芒,我不禁又想起了这句话。不过这次应将“苏联”二字,改为“台湾”才合符实际。台湾作家龙应台女士说得好:“台湾是民主的实验室,她向世界证明,民主不是西方的专利;她也向中国大陆挑战,大陆敢实行民主吗?”在此我想补充一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你“敢”与“不敢”无关大局。中国明天的前途只有一个,那就是实行民主宪政。“不敢”的人只有去当极权制度的殉葬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