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法律不过是公权力任意挥舞的工具

“钱云会之死”这几个字,注定将成为2010年最后一个民间维权公共事件的关键词。现在这个引发众多网友关注的命案在网上迅速受到围观。纸,终究包不住火,人们将慢慢感到,围观将改变中国。

事件的细节在此无需重述,常识性推理和目击的证据比比皆是。

我由此联想到两个征象,一是中国警察机关的公共形象已经差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可以预料的是,即使今后经过很多年都将难以修补。作为具体到警察个人来说,他们自己恐怕也十分清楚,身上穿的那身制服显得多么令人羞惭而难堪!因此,只要不是上班时间,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赶紧剥去,能不穿就不穿。为什么?惧怕突然性的报复,同时也害怕鄙视的目光。二是作为公权力象征的官方发布内容,当下在人们心目中已经没有任何公信力可言,甚至可以说,即使你讲的看起来还算人话,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真正相信了。这就是今天整个中国公权信用度的彻底坍塌。



村官“钱云会之死”这件事,如果放在八十年代中期,人们尚不知互联网为何物的时代,此事很可能就会无声无息地被官方成功地隐瞒去了,但是今天,当邓玉娇、“欺实马”及“钱云会之死”等已成为社会公共命案新闻之时,官方即使想“和谐”掉,在技术上也难以做到彻底封杀。这从另一个角度上也可想象,胡锦涛维护独裁的难度要远远大过毛泽东时代的胡作非为。因为在今天这个信息化时代,网民,也就是人民群众,已经不那么容易被官方口径所忽悠。所以对统治者而言,洗脑和维稳的工作将越来越难。许多冤案已不再需要岁月的掩埋就可以迅即引来网民的围观,从而得到声援。如邓玉娇案,湖北当局就是在网民的强烈质疑和不断的口诛笔伐声中,最后才被迫饶了邓玉娇的小命一条。尽管官府是一百个不情愿,但为了维稳大局也不得不刀下留人。可见这不仅是网络民意的胜利,同时也是草根维权抗击官权黑社会化的一次划时代的成功案例。

回到钱云会命案,长话短说就是,从04年开始,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一个普通的村长,因抗拒官府强取豪夺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并坚持不懈地依循合法的程序上访维权,而长期受到打压,直至被官府势力以黑社会化的手段干净利索地做掉了。事后,官方竭力欲将此事以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结案,但当地的村民们却坚持以人证和物证揭露出这是一起蓄意的谋杀案。

上访的肇因是,当年被征用给浙能电厂的146公顷土地的补偿款名义上是7亿,可村民收到的却只有3800万 ,算下来人均才1万。于是村民就开始上告北京。村长为此还坐了几次牢。据当地的村民说,市政府还威胁贿赂过钱云会村长:给你100万不要再去告了,要不就弄死你。没想到官家真的说到就做到了。

钱村长有一段上访誓言书不妨抄录如下:

“为了解决寨桥村的土地问题,我钱云会和众村民为了讨个说法,奔波六载,却一直未被妥善处理。迫于无奈之下,只能上网公开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事,也希望人民的权益能得到真正的维护。此发布内容若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落款为“代表人钱云会”。



今天从网上得悉,此事还惊动了美国著名的华裔侦探李昌钰。请看他在分析钱云会被车轮碾死的那张惨不忍睹的现场照片之后所作的科学推理吧:“钱云会的死状不可能是为碰撞倒地后碾压致死!网上有关钱村长被车碾压致死的照片,应当可以排除早前当地警方所言是左侧身体与车辆保险杠相撞致右侧倒地,然后被拖碾致死的; 首先死者身体在车下,头部朝向车外,这种情况一般是死者由车中间倒向车外的方向后遭碾轧的,而不可能左侧遭撞击或刮擦,然后右侧倒地,能造成的姿势;死者遭碾压的情形,很像是当是死者横躺在路中间,看到车开过来,惊慌之余意欲爬向路边躲避时不幸被碾致死!”

看到李昌钰的这段合符逻辑的分析推理,我不能不被这位神探丰富的刑侦经验所折服!这是我所看到的最有说服力的推理之一。完全符合当时目击证人所称见到有“四个人把他按倒,再招手让车轧过去”的情形。对此,不知温州市公安局对李昌钰的分析推理将作何回应或辩解?

我还看到有网友为此事已直接问到当地的朋友,请看这一段证言更令人触目惊心:

“钱会云的事情,沸沸扬扬的。今天我给乐青的朋友打电话,闲聊此事,朋友向我透露,那里有几个人看到了真相,而且拍到了一些事发当时的照片。可能还有录像。朋友说,现在还不是拿出来的时候,知情人现在已经被乡亲们秘密的转移了。等到官方定论的时候,当道各级ZF 入了套的时候,再引爆炸弹。当时我说不可能吧。朋友说他也不清楚。朋友说:知情人现在已经点香磕头、歃血为盟了。乡亲们都答应,如果他们死了。妻儿老小由乡亲们照顾。当时在场的人都哭了。”

据钱云会的妻子王招燕追述,8点多的时候她丈夫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但她没想到丈夫一去不复回。“事发前两晚,他就不在家里住,因为听到村里的风言风语,说有人要对他不利,所以晚上就到外边住。”王招燕说。当时噩耗传来已近10点了,王招燕和其他村民往事发点跑去。现场已有不少人围观,但肇事司机却已不见踪影。

下午2点左右,来了近百名警察想带走村长的尸体,由于村民阻拦没能成功。但4点左右来了更多警察,同时携带警犬,终于将尸体带走,并带走了十来个围观村民,这些村民至今还没有被放回来。奇怪的是,大批全副武装的特警、公安如此如临大敌,兴师动众的,网民不禁提出质疑:“如果是普通交通事故,政府这么紧张干什么?”

原来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黑白颠倒、指鹿为马、丑恶横行。



到底是谋杀,还是普通的交通事故?我想,事实真相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尽管直到今天,官方的说辞和民间的证词仍然成为黑白的两级。

其实,在我们只想还原事情的真相的时候,我们却忘了去想一下,人家要用工程车碾压那村长的真实目的。当然这个真实目的本来就是要杀鸡儆猴,杀一警百。如果你胆敢跟政府较量,与公权力对抗的话,他们完全有能耐采用很多种方法让村长消失。无怪乎有幽默的网民不无悲愤地调侃曰:“这真是一块神奇的土地!伟大的温州市公安局啊,你不必再说这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了,更不必说完全可以排除钱云会被谋杀,让我帮你们说吧——这,其实索性就是钱云会畏罪自杀。他喝醉躺在地下,司机再三避让不及,钱云会仍以超低速主动的亮相姿态撞上了卡车。此事论定,围观者请散去,以后小心过街。”读毕,我笑倒。

但当局应该清醒的是,钱云会命案最大的后果可能预示着:中国也许难以在转型后顺利实现和解,中国式的清算将难免进行血债清算乃至暴力转型的发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