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监复:李先念密谋打倒总书记赵紫阳

一、李先念密谋打倒党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策划和发动宫廷政变。

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中指出:“李先念在掀起倒赵风当中是非常卖力、非常积极的,扮演了一个组织者的角色。他既站在前台,又是后台。”(赵紫阳:《改革历程》,第283页)

李鹏的《六四日记》证实了赵紫阳的上述判断。李鹏1989年5月8日日记:“我和丁关根谈话,他对邓小平的想法比较了解。丁关根对我说,去年(1988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工会代表大会时,李先念找邓小平,谈了赵紫阳的一些问题。小平当时已看清楚,赵是搞自由化的人,迟早非下台不可,但由于影响太大,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下不了这个决心。”李鹏又透露了李先念有计划有组织地阴谋打倒赵紫阳,并寻找代替赵的合适的人选的政变计划的决策过程。“关根同志讲的这一重大人事决策过程,陈云和先念也对我讲过类似情况。陈云和先念连续几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经过长期考察,他们先后向小平推荐江泽民任总书记。陈云和李先念还先后对我说过,国务院任务十分繁重,你已经开始熟悉这一工作,比较之下,由你继续担任总理更合适一些。”(《李鹏六四日记》,5月28日一节)

“连续几年”,即至少在1989年前的1988、1987、1986年或更早,李先念就同陈云、李鹏策划过打倒现任总书记赵紫阳的宫廷政变,并提出江泽民继任总书记、李鹏任总理的政变后新班底的建议,提供邓小平最后决策。邓小平为了维持自己的改革形象,一直支持赵紫阳的经济改革,针对李先念的打倒赵紫阳的计划,强调“格局不变”,直到1989年5月17日邓小平做出了戒严决定,批评了反对戒严、提出辞职的赵紫阳,但是没有说格局要变,要赵下台,反而散会前讲了最后一句话:“总书记还是你,赵紫阳!”李鹏透露,“到了5月19日邓小平和陈云、李先念、彭真等几位老同志一起商量,才下了最后决心,让赵紫阳下台,并建议江泽民任总书记。”这样,李先念的政变计划完全实现。(《外参》第3期)

三、李先念为何仇恨赵紫阳?

赵紫阳认为“李先念这个人,可以说是老人中反对改革开放最突出的一个代表。他之所以对我仇视,主要是因为我执行改革开放这一套。他不便公开反对邓,所以集中目标在我身上。”李先念记恨赵紫阳“只听邓小平的话,不听他李先念的话”。让王任重传话给赵紫阳说:“对几个老人的话都要听嘛!不能只听一个人的话!这是最明显不过地表明对我(赵紫阳)执行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不满。实际上他的话没法听,因为他是反对改革开放。”“从历史上看,李先念在文革期间及文革后三年经济徘徊期间,实际上是他在主持经济工作。自从1958年陈云不被重视以后,李先念担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长期主持国务院经济工作。他对否定或不肯定文革中和文革后三年徘徊时期经济工作的成绩非常不满意。他常说:‘经济工作的成绩不都是改革开放以后搞的,过去也有成绩嘛!过去打下了基础嘛!’”“李先念那么不择手段、不顾场合、不讲原则地反对我,含有个人感情因素,不仅仅是观点上的分歧,表现出一种仇恨,我认为就是这些原因。”(赵紫阳:《改革历程》,267-268页)

麦克法夸尔还分析了李先念的性格和野心:“李先念在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是唯一同周恩来共事(没有被打倒过)的高级文职领导人。当华国锋在毛泽东的黄昏岁月中崛起之时,李成了华在经济上的最高顾问,如果华继续担任领袖,李一定能大权在握。李对此念念不忘,也没有忘记是赵取代了他的位置。”“后来,李先念得到国家主席这个安抚性席位,也是改革最著名的反对派。”(后记,《改革历程》,302-303页)当然,李先念也不会忘记他七十多岁时,国家主席职位被八十多岁的杨尚昆取而代之,中国人戏称“七上八下”的成语应改为“八上七下”。他离总理职务只有一步之遥的常务副总理职务被免去时,他当总理的梦想也彻底破碎了,于是他只能当胡耀邦、赵紫阳的一个婆婆。本来是邓、陈、李三个婆婆,但是邓小平说“只有一个婆婆”,连李先念婆婆的权力也罢免了。李先念气不打一处出,便把仇恨发泄在赵紫阳身上。李先念非把赵紫阳从总书记宝座上拉下马来不可,甚至恶毒地提出要把赵的中央委员也取消,一抹到底,简直恨之入骨。李鹏6月18日的日记:“上午,江开常委会,杨尚昆说,李先念和薄一波提出,对赵要一抹到底。常委认为,已定了,不再变。下午,王震也来说,要取消赵的中委资格。我提议对赵继续审查,这可能缓解老同志不满。”6月20日日记:“晚上,江泽民主持新的班子开会,研究对赵紫阳、胡启立的处理问题。鉴于赵的态度恶劣,大家意见应撤销他的中委职务。查看了党章第40条,撤中委职务须经中委全会三分之二以上多数通过。”“邓小平传话来,同意不保留赵紫阳的中委职务。陈云也传话来,不保留赵紫阳的中委职务。”李鹏特别强调:“李先念、薄一波也都传话,坚持要把赵紫阳撤下来。”好一个厉害的“坚持撤下来”,真正“一抹到底”,把赵紫阳削职为(党)员,软禁到死。李先念有组织、有领导、有策略地完成了1988年前几年有计划、有预谋的政变目标:打倒党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以江泽民取而代之。李先念成了“八九风波”中达到预定目标的胜利者,解了心头之恨,在各派、各种群体的复杂而激烈的政治博弈中,李先念为前台兼后台的倒赵司令,是唯一的赢家,学生付出了血的代价,邓小平在道德上彻底输了,只有李先念在暗笑,而且至今未受到舆论的严厉指责。(《外参》第3期)

三、李先念打倒赵紫阳的主要策略

1、战略目标明确:打倒总书记赵紫阳。

李先念预谋制造政治动乱——非程序改变党中央总书记为主的领导班子的战略目标明确而具体,就是打倒赵紫阳,一撸到底。从李、陈几年上海密谋倒赵,一直到1989年春节后李先念在上海、江苏等地向地方领导公开骂赵紫阳,从倒赵的前台打手到后台老板,一身二任。政变口号、目标集中、单一、具体:打倒总书记赵紫阳。一切活动、手段、策略,皆服务于此一不变的目标。把一切能收集的脏水泼到赵紫阳身上,把一切能激起邓小平愤怒的大小字报的后台都扣到赵紫阳头上,甚至编造罪名——5月4日李鹏日记中写道,姚依林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这场动乱是不是赵紫阳发动的,目的是打邓倒李保赵的。他还提出疑问,胡耀邦的悼念活动调子定得那样高,是否也是赵紫阳发动的。”同无领导、无计划、无组织的学生运动提出的口号多变,相比之下形成明显对照,正说明李先念组织的动乱是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有领导的政变。

2、组织队伍,形成发动倒赵政变的领导班子。

李先念从组织上为倒赵做好了充分准备,物色了李鹏为他的代理人,又拉拢陈云的代理人姚依林变成李、陈共同的代理人,在常委中他俩成为李先念倒赵地下司令部的急先锋。《李鹏六四日记》中大量事实证明李鹏、姚依林为倒赵而冲锋陷阵,公然分裂党,倒赵立江,未经中央全会选举就支持江主持常委会,党史上只有张国焘另立中央的分裂党行为可以相比。除了李鹏、姚依林哼哈二将外,李先念重用的邓力群是“思想理论战线保守势力的总司令。他的后台就包括李先念、王震和陈云,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反对改革的老人”(赵紫阳《改革历程》第266页)。邓力群利用文献研究室为李先念、陈云出文集,李先念、陈云推荐邓力群任总书记,并让王震做说客,要赵紫阳代总书记只当总理,后被邓小平否决,十三大仍让赵紫阳作总书记。因此,李先念反赵所依靠的邓力群、李鹏、姚依林三员大将都是想当总书记而没当上的落选者,失落感、嫉妒心被李先念调动为倒赵的仇恨与决心。十三大前,根据赵紫阳的建议,邓小平决定邓力群不再管宣传工作,撤销他把持的书记处研究室和《红旗》杂志。十三大没选上中央委员,原来到手的政治局委员的梦想也落空了,连中顾委常委也落选了,受尽羞辱的邓力群流泪了。邓力群他们以为是赵紫阳搞的,所以,“李先念、王震、胡乔木,甚至陈云,对我(赵紫阳)非常不满,以至怀恨在心。”(赵紫阳:《改革历程》,264页)

李先念反赵政变中还拉拢了被老人家子女称为“老狐狸”的薄一波。薄一波曾牵头“十三大人事安排小组”。还抓中央平时的干部调动权,并向赵紫阳表示,十三大以后,还要长期保留这个薄一波牵头的小组,以便控制干部管理。薄的打算被赵紫阳拒绝后,“对于他这样一个十分喜欢揽权的人来说,心里是很不愉快的。他在1988年积极从事反对我(赵紫阳)的活动,这大概是重要原因之一吧”(赵紫阳《改革历程》,237页)。1989年6月十三届四中全会前,薄一波积极配合李先念坚决主张撤销赵紫阳中委,一撸到底,既是发泄心头之恨,也是担心赵紫阳东山再起。

李先念重用一门大炮——王震,这对中原军区大败突围的难兄难弟,关系非同寻常。王震与邓力群在1949年是新疆分局的书记和宣传部长,在倒胡后,王震曾奉李先念之命为邓力群任总书记而奔波,又按李先念指示向赵紫阳发难,攻击《河殇》是鲍彤支持的。“八九风波”中,王震多次找李鹏,鼓励他反赵,这在《李鹏六四日记》中记录在案。

因此,李先念组织发动政变的领导班子是强大的,也是秘密的。李鹏在日记中说“地下党”。主要成员是李先念、薄一波、陈云、李鹏、姚依林、王震。其它成员,包括中宣部、公安部、教委、北京市负责人。有的人是职责所在,宁可把情况说严重些,负面信息大量地全部集中报告,矛盾上交,以推卸这些部门、地方自己应负的责任。这种报忧不报喜的诿过心理与行动,正好配合了李先念打倒赵紫阳的政变阴谋。

3、李先念摸透邓小平心理与性格,好其所好,恶其所恶,制造邓赵矛盾,促使邓小平从保赵改为决心倒赵。

有位老同志认为,李先念对邓小平心理与性格揣摩得很深透,因此,一步步把邓小平从保赵紫阳拉到打倒赵紫阳的一边,最后决心以江代赵,还软禁至死。邓小平的性格是“钢铁公司”,在当领袖时,同毛泽东一样,必定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绝不收回讲过的话,即使知错、改错,也绝不认错,如对他具体领导的明明错了的反右派斗争,只承认“扩大化”,坚持反右是必要的、正确的。李先念通过李鹏汇报,把学潮说成“阴谋”、“反党反社会主义动乱”的定性看法,变成邓小平的4•25讲话,再形成4•26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就把动乱定性的“气态想法”,变成“液态讲法”,再定格为“固态社论”,还广为传达。这样,就把邓小平绑定在“动乱”的定性上无法后退,而邓式性格也决定了他绝不后退。杨尚昆更知道老爷子的“钢铁公司”性格,力劝长期是地方官员的赵紫阳,不要设想可能改变邓的定性。这样,李先念利用邓的性格,逼使有良心的赵紫阳一步步远离了邓小平的支持与信任,而不自觉。这是赵紫阳的悲剧,也是李先念地下司令部阴谋的成功之处。

李先念更充分了解并有效利用了邓小平政治上坚定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民主、自由,坚持党的绝对领导的垄断权力的思想。邓小平政左经右的改革方针,决定了他在政治上是李先念、陈云的好同志,而不是胡耀邦、赵紫阳政改思想的支持者。关键时刻,邓可抛弃胡赵,而不会反李陈。邓小平认为,四项基本原则最主要的是党的领导,是灵魂。而党的领导就是领袖一个人的领导,“只有一个婆婆”、“毛主席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因此,按这种邓小平理论,任何反对、批评、丑化、歪曲邓小平的英明、绝对领导形象的大小字报、漫画、草人、纸人和言论、文章、广播等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行动,都应当旗帜鲜明地坚决制止,即使流血,也在所不惜,也不要顾忌国际舆论与经济制裁。学生敢于把邓小平比作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甚至扎成纸人,公然在天安门广场烧掉,已经不是高举“小平你好”横幅的驯服工具与忠臣了。那末,邓小平调动20万大军清场,开枪杀人就是难以避免了。因此,李先念从1988年就开始倒赵,到了“八九风波”中更是充分地利用邓小平这种惧怕批评自己,一听到“打倒邓小平”口号就认定是“反革命复辟”的阶级斗争神经分裂症,由李鹏直接领导的教委、公安部门和北京市,大量收集各大学大小字报上攻击邓小平的言论,编成专题报告送达邓小平。即使有点政治家风度,邓小平每天看到这么多集中攻击他的尖刻言论,他也会跳起来,认定这是动乱。因此,一位看过教委编的这种简报的老干部讲,这种简报确实很厉害,可能在4•25李鹏汇报之前,邓脑子里已有定见了。李鹏、陈希同把形势讲得严重些,再举出更多的攻击邓的事例,说出对“动乱”的定性的看法,正好讲到邓的心上,予以肯定。因此,赵紫阳对我讲:“如果说邓小平受了骗,上了谎报军情的当,那么邓小平就不是邓小平了!”赵紫阳认为,邓小平是按自己的主见做出动乱定性的。但是,李先念这个地下司令部送批邓材料,确实是摸透邓小平心理的一着高棋,也是狠棋,把邓小平一步步引导到把他自己钉到历史耻辱柱上,自以为是的道路上去。

从邓小平1988、1989年1月坚决拒绝李先念要赵紫阳下台的意见,并且要李鹏从上海回京亲自向常委传达“赵李体制不动”的过程看,邓小平是一直企图保赵的,因为邓力群、姚依林、李鹏没有改革形象,陈云、李先念、薄一波、王震都是典型的保守派形象,如果打倒了一个改革派总书记胡耀邦,再打倒第二个改革派总书记赵紫阳,那末,邓小平这个实际上只赞成经济改革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改革形象也黯淡无光了。如同毛泽东,文革是他的命根子,至死也不愿否定文革;改革开放则是邓小平的命根子,丢掉胡赵,等于丢掉这块通灵宝玉,他邓小平这一生最光辉的一页改革开放的历史可就让李先念抹黑了。因此,不到万不得已,邓小平是不愿牺牲赵紫阳这块为他的改革开放形象添光的宝玉的。所以,1989年5月17日邓小平仍然做了结论:“总书记还是你,赵紫阳!”他寄希望于赵紫阳的低头认罪、随波逐流,为保自己而支持戒严,为邓小平忍辱负罪,承担杀人罪行的责任,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赵紫阳是硬骨头,没有重复走华国锋、胡耀邦认错的屈辱之路,而学习陈独秀,坚定地义无反顾地准备承受迫害走坚持真理之路。赵紫阳的道路,不同于邓小平期望的道路。邓小平甚至还为赵留下保留中委的一条小路,如果赵紫阳略作检讨或沉默不答辩,也许还能当个中委,象王明、华国锋一样位居中委名单末位。但是,赵紫阳舍生取义,走了一条中共历史上正义的、光辉的、也是痛苦的、悲剧性的赵紫阳道路。这样的选择,对于李先念是最有利的,邓小平同意撤销赵紫阳中委职务,使李先念打倒赵紫阳的政变获胜。

李先念地下司令部的成员正是根据这三项策略积极进行倒赵活动,或策划于密室,制造事端,充分利用各种事件转嫁责任给赵紫阳;或造谣生事,歪曲夸大、挑起老人的愤怒;或利用职权、挑起群众不满、点火于基层(如何东昌说赵不代表中央),再形成新的混乱,最后将各种因素、矛盾、问题汇聚于打倒赵紫阳的恶浪浊流之中,达到打倒赵的既定目标。《外参》第3期)

四、《李鹏六四日记》令人想起青红帮

从《李鹏六四日记》,可以解读出,李先念发动倒赵的动乱,确实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的反党政治动乱,是中共党史上一次真正的违反党章、分裂党的非法政变。而且,暴露出作为一个政党的中共,缺少现代政党的必要章法和正常程序,采用了青红帮那种老头子号令一切的黑社会改变掌门人的方式。因此,对于正直的、诚实的人们,在回顾1989年李先念预谋的倒赵行动逐步实现的过程,令人感到如同亲历黑帮内部斗争,也像观看皇朝时代“清君侧”的电视剧。应当说,李鹏的《六四日记》,在这方面确实起到重要的作用,是一份相当深刻地暴露了党的黑暗面和领袖们灵魂阴暗面的报告文学体裁的“不是日记的日记”,也是一份将传诸后世的值得引以为训的政变记。但是,李先念倒赵罪行的详细过程和具体行动,还有待继续揭发。

值得善良人思考的是,为什么李先念这个如此仇恨赵紫阳,在倒赵的政治动乱中起了组织者作用,是前台又是后台的重要人物,至今引不起学者重视,去分析其活动和罪恶行为?李先念如何利用学潮的?这可能中了李先念的奸计,至今而不自觉。因此,要更深入地读透《李鹏六四日记》。

(《外参》)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