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生动地报导中国网民对谷歌事件的反应,可见拥有三亿网民的中国网络大军,是当代中国社会最有希望的一个群体.

二○一○年一月十三日谷歌(Google)公开表示宁愿退出中国市场也不再继续执行官方指令过滤敏感内容,立即引起国内外的极大反响,迅速成为中国数千万网民的热门话题.

献花行动和非法献花

中国不少网民把谷歌之举视为宁可玉碎,不作瓦全,捍卫言论自由、资讯自由的象徵,其不作恶(Don't be evil)的公司信条被广为传扬.在消息传出的当天上午,北京开始有网民自发来到清华园的谷歌中国总部献上鲜花和祝福以示支持,这一“献花行动”迅速蔓延到广州、上海等城市,有的网友除了献花、蜡烛和酒,还带有英文原本的乔治奥威尔名着《一九八四》,以示对令人窒息的现实的抗议.在北京谷歌总部的网友遭到保安的驱逐,并声称,向谷歌献花,必须申请,获得审批后方可进行,否则属於“非法献花”。

“非法献花”一说上午出炉,下午就已传遍整个网络,成为猫扑、天涯、宽频山等众多社区热帖,百度百科、互动百科均已出现相关百科词条.网友说,清华园保安口中的“非法献花”,让中国互联网从此又创造了一个继往开来的新词,将“非法”和“献花”两词组合在一起,可见我们生活在一个价值观被怎样扭曲的时代。这个评论亦迅速走红被广为传播,甚至被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新闻引用。“非法献花”的照片被刊登在《纽约时报》等国外媒体上,连其英译也出现了:Illegal Flower Tribute.

对此官方大为紧张,开始採取限制措施。十四日下午,中宣部下令各平面媒体不得对谷歌退出中国事件进行深度报导,而主管互联网新闻的国新办则发出通知,要求各新闻网站删除网友向谷歌办公室献花的图片和贴文。新浪微博已经遮罩并删除有关微博,百度百科、互动百科也删除了“非法献花”的词条.而百度贴吧中,非法献花吧也被关闭……

“谷歌退出中国”的消息几乎在各地主流媒体上绝迹,偶有报导也没有涉及网民对谷歌的声援和对官方的抗议资讯。《人民日报》称谷歌威胁撤出中国市场是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的一个策略。新华社主办的《参考消息》报头版透露了官方立场:“谷歌扬言要退出中国市场”,“藉口遭网络攻击发出威胁”,并称可能是“为其在华业绩不佳找台阶”。

保卫推特保卫谷歌保卫全搜索

平面媒体的报导虽然受到限制,但是在向来最活跃的自由媒体重地广州,包括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等在内的媒体仍然用个人评论的方式大打擦边球以支持谷歌。在一月十五日出版的《南都周刊》以〈网络整风〉作为封面报导,里面的六篇专稿深入分析了谷歌退出背后的中国互联网自由日益逼仄的现实,上百万中小网站及个人网站的生存空间被打压,网民自我调侃的“网路新生活二十二条军规”等,认为所有中国行业在这场互联网大扫荡中,恐怕都是输家。在某媒体召开的如何报导谷歌事件的会议上,一名女记者发言说:“Google不得不用如此悲壮的举措来坚守自已的信念和价值,追求人类文明社会最起码的言论自由,这无疑是值得每一个还有那怕一点点良知和正义感的人的同情和支持。同时,这也是对我们这个国家最大的悲哀。如果我们今天不支援Google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以后我们将永远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Google这种勇气正amyo我们中国企业所欠缺和没有的,它用自已的行动在诠释”不自由,毋宁死“信条.”

平面媒体大都不能发声,於是对谷歌这西方首家知名企业以公开方式抗议中国罔顾人权自由行动反应最热烈的还是在网络上,网民用各种方式来支援谷歌的义举和对中国网络自由受到打压的不满.

在知名微博客推特(Twitter)上,网民意见几乎一边倒地站在谷歌一边,谴责中国限制网络自由政策,呼唤言论自由。推特上的中国网民建立起了“献花”网站(flower.heroku.com),让支持者除了到谷歌在中国各地的办公室献花外,还可以选择到网络上献词.一些网上“献花者”说:“向谷歌献花,支持Google努力维持Don't be evil的原则.”“这场仗需要的不全是来自外界的力量。请保持你们的企业价值。”“从Google离开的那一刻起,一座丰碑已经在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心中默默凝结起来,直到他回归的日子。”连外国网民也来此献花支持。

有网民改编《保卫黄河》的歌词为:

风在吼,狗在叫,谷歌在咆哮,谷歌在咆哮!马勒戈壁万丈高,卧槽泥马TG疯了(TG,大陆网民流行词,“土共”的谐音),绿霸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互联网里,草泥马们逞英豪!端起了手机电脑,挥动着键盘滑鼠,保卫推特!保卫谷歌!保卫博客!保卫全搜索!

有网民制作对联:上联:Google,Baidu,新华网;下联:不作恶,帮作恶,专作恶。横批:天堂地狱.

在国内的大型社交网站上,有网民发起了谷歌别走││挽留谷歌万人大签名活动,称“真诚的期望谷歌能坚持下来,留在中国,中国人并不都是无知疯狂之辈,给有理智的中国人一些希望!”

在各大网站BBS上,许多网友发出“不向权势低头,好样的!终於有搜索引擎勇於站出来为资讯自由和个人隐私说话”、“向伟大的Google精神致敬”、“Google,你一定会再回来,在一个不需要卑躬屈膝、低眉顺眼的时代!”、“孩子,咱国家曾经有一个网站叫做谷歌”等动人呼声。在网易的一万四千多人网上调查中,约七成八的人不愿谷歌退出中国市场。草根网的结果是超过九成的人希望Google留下,凤凰网的投票结果是超过百分之八十三的人支持Google,其总投票数超过十五万.

谷歌挑战中共监管网络的背景

在新浪微博上,“不作恶的结果就是被作恶,不服从显规则,又不服从潜规则,结果只能退出。世界互联网界的悲剧,中国社会和网络界的悲剧,一扇看世界的窗户被关闭了,改革的悲哀,开放的悲哀,利益集团的胜利”、“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极力赞成Google的决定,让中国各方面都能感觉到我们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倒车”、“从商业上这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从信仰上它的确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其”不作恶“的口号的确不是装B”、“如果因为言论自由的原因而退出中国,只能证明是专政体系下民主的倒退”、“谷歌别走……通往朝鲜之路,由我们每一个人的沉默所铺就”等网友言论不断被热推。

知名博客写手、《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小峰在博客上分析了网民对Google认同的原因:股沟(网民对Google的亲切称呼)在贵国落地不过几年,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大部分网民的认可,贵国的任何一家公司都做不到。如果有一天李彦宏说明天把百度关掉,我相信会有很多人击掌相庆,这就叫差别.崇拜是源於对价值观的认可,跟任何东西都无关.

一家外国公司宣佈在中国的退出引起网民如此大的反应不是偶然的。在刚过去的二○○九年,中国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作为中国民众唯一能真正发出声音的互联网,在素来以掌握公众舆论工具和控制言论为目标的政府看来自然是加强治理的重灾区,同时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逐渐做大,各种利益部门以官权作为后盾也开始介入以抢分蛋糕,在“政治正确”去佔领互联网舆论战场的政策带领下,整个中国互联网在二○○九年的自由空间已经逼仄,“国进民退”成为主旋律。“草泥马”的整治互联网低俗化、绿坝事件、关闭饭否、屏蔽推特、中国互联网讯息中心(CNNIC)停止了大陆个人功能变数名称註册、网站白名单制度、关闭清理BT下载类网站等等一系列整治措施出台,网络一片风声鹤唳。

值得指出的是,有别於以往的是,官权的贪婪和肆无忌惮,使得目前的网络整治已经从网络服务商、网站开始向个人网络用户转移,从公众领域转向侵入私人空间.今天中国的网络环境已经不能用“贫瘠”来形容了,可以说是“盐碱地”。对打压网络自由的不满已经开始从以往只有一小部分觉醒者到向现在的普通网民中蔓延,捍卫自己已经习惯的网络生活方式成为主流的网络民意。无论是草泥马的流行,对绿坝的抗议,还是到中国网民佔领网路柏林墙上愤怒谴责GFW(中国国家网络防火墙),都体现了官权与民权的紧张关系.在此背景下谷歌作出这样一种挑战中国政府的网络舆论监管的姿态,自然得到了民间的高度认同。

现在网络上被网民流传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是谷歌退出了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了世界”。一个限制人民自由获取资讯、限制人民自由地表达思想的国家,一个连作为人的底线的普世价值也可以批判的国家,不是正在退出这个开放的世界、这个变革的时代吗?

然而问题在於,大门已经打开,人们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亮,还能再待在黑暗中吗?门还能轻易关上吗?

(《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