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中:开会,还是奔丧?

春意盎然,两会开锣,为了扫清一切“不利”因素,当局实行了大规模的坚壁清野,安保队伍几近百万,如临大敌一般。本来,趁着无限好春光老百姓该去欣赏大自然美景,得过荨麻疹的我却踟蹰不前,往年去逛桃花会或梨花会回来,往往满身骚痒,医生说是花粉过敏引起的荨麻疹;好在市场上有价廉物美的息斯敏,保准药到病除。息斯敏别名阿司咪唑、安敏,是一种作用强而长效的特效药,被临床广泛应用于荨麻疹、过敏性鼻炎等病症。

然而,不是花粉过敏引起的“恐花症”可就不大好医了,而共产党恰恰得了这种不大好医的“恐花症”。君不见:北京地铁口,一对情侣拿着一大束鲜花准备上车,保安却把他们拦在外面不让进入,理由是“鲜花不能带上地铁”;情侣问保安为什么,保安只反覆说“这是上级规定”,始终道不出个像样的理由。显然,当局的“恐花症”发端于内心空虚,觉得日子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心病还须心来治,世上可没有特效药啊!把开两会搞成奔丧般悲情,这就是日前发生在大陆的情景剧。

提起“恐花症”,此病源远流长,自从一党专政与人民对立以来,当局就处境艰难,而引起“恐花症”暴发的变异病毒则是来自1989年那个悲惨的6月4日:中国军队向和平示威的北京学生和市民开枪,造成了震惊世界的大惨案。迄今,时过境迁22年,刽子手已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为了巩固政权,中共后继者不愿正面平反,总想让时光抹去血痕,却想不到被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来了个旧事重提,并以此作为他血腥屠杀利比亚群众的样板和借鉴。俗话说:逢到月亮莫说光,逢到癞子莫说疮,中东狂人的“失言”让中共处境十分尴尬。须知,执政者如何对待群众,就是文明与野蛮的试金石,血腥的6•4,并不是两会空喊民生就能掩饰过去的罪恶,迟早,历史总会清算的。

启眼大陆两会前后的现状,处处透露出悲观的情调。中共为了防患于未然,采取了很多措施,例如:弃车保帅,抛出民愤极大的贪官污吏,如铁道部长刘志军来转移视线。强化互联网控制,因为互联网在组织群众、动员群众方面能发挥巨大作用,中共恨不能除掉这个高科技的宠儿。在突尼斯和埃及革命中,外媒的客观报导功不可没,尽可能切断外国媒体应是中共的不二选择,如在王府井粗暴对待外国记者就是证明。面对危局,他们还居心不良地嫁祸于法轮功,说什么近期有“邪教”插手中国事务。依本人观察,如果真有“邪教”插手中国事务的话,这个邪教就是马列主义,岂是“近期”,都快插手90年了;最后一招,当然是加强控制军队,如加薪40%进行拉拢以防倒戈——军队是独裁者唯一的杀手锏。

文明的人们可以看到,在3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铁青着面孔的大陆外交部女发言人姜瑜,在回应警方与外国媒体冲突时那吵架式的所谓“回答”,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丑恶表演,引起现场记者的强烈不满。姜瑜说:“在没有发生任何事的情况下,大批记者没有理由长时间聚集并扰乱王府井步行街”,她还倒打一耙说什么“这条街道很繁华,人来人往……这么多记者前往此地是受了何人指使?谁叫他们聚集并逗留在那里的?”好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那么,反问一句,不准记者逗留又是谁下的命令?为什么?怕什么?

当今世界,一方面是中共始终将一党专政奉若神明,另方面,过去的苏联老大哥却将马列主义视为粪土了:今年3月2号,本是前苏联共产党末代总书记戈尔巴乔夫80岁诞辰,有鉴于他在职时摒弃共产党从而导致冷战结束,和平解体了苏共和前苏联,曾在1990年荣膺诺贝尔和平奖。戈尔巴乔夫80大寿前夕,全球多国政要致电祝贺,俄罗斯民间团体也发起了“感谢戈尔巴乔夫”的群众运动,让其不朽功绩载入史册。与当今世界潮流相反,惟有中共视戈尔巴乔夫为眼中钉、肉中刺,非但只字不提,竟在官媒上再掀造神运动,妄图让中共的衰弱躯体趁两会召开而借尸还魂。除了重庆薄熙来唱红打黑、一心一意想挤进政治局外;那个傻子将军毛新宇,又借两会鼓噪要在毛泽东家乡韶山建立变相的毛泽东思想学院(美其名曰“党员干部学院”)并建议多拍纪念幽灵的电视剧。相较于俄罗斯有人要求将列宁墓迁到中国的调侃,相较于将毛泽东水晶棺赶出天安门的呼声,这个傻子将军的建议,是多么地不合时宜和绝妙的讽刺啊!

必须指出,为了拉拢民众,两会清谈民生……事实上,大陆工资水平的提高完全赶不上飙升的物价,民间流传的形容词是“工资像眉毛、物价是头发”。为了掩人耳目,当局就用修改统计权重的办法来保持CPI始终低于可怕的5%,成了自欺欺人的把戏。一个根本不懂得何为通胀的老太太面对高不可攀的菜价,叹息道:“天天说生活水平提高了,政府该把冰箱接到电视上”。如两会代表有知,这个老太太的笑话就是你们最好的提案,可别学“酱油”委员刘翔形式上参会、实际上逃会,用110米栏的高速跑步来躲记者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