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 九路冤魂清明立“汤誓”——亿万冤魂逼九旬中共改纪念为反省

自从中共年初不断宣称要隆重纪念“中共九十周年诞辰”,1949年来死于中共专政下的各路冤魂,就开始同气相求,“物以类聚”,相约于清明共同鸣冤,以此劝告九旬中共改“九旬纪念”为“九十周年反省”——辛卯(2011)年的清明节将如同1976年的清明,又是一个“汤誓讨夏桀”的冤鬼聚会节。

女教师临终嘱儿勿忘四冤

早在2月中旬,离清明还有一个多月,北京许多“冤二代”就忙着清明鸣冤—— 北京某公司负责人协君告知朋友,今年要在清明回四川老家隆重祭母——其外公唐重俭1950年农历11月初二被诬“反革命罪”镇压(时年45岁),其母唐贤辉因此在19岁沦为“反属”,一生惨遭土改、肃反、反右、文革等无数次运动清查折磨,虽然1979年平反后获得“优秀人民教师”称号,但几十年来,她不得不屈从专政高压,强迫自己下嫁一个毫无爱情的“红色子弟”以保家族平安,以致长期心理压抑导致四个孩子有一个先天聋哑,27岁就病死,一个因生活贫困而长期重病!她更是在一边种菜养猪,一边给乡村孩子上课,在天天接受各种侮辱摧残的极度痛苦中患下多种疾病,终于2001年1月10日含冤病逝。此次祭念,既祭母亲病逝十周年,更祭奠镇反运动中冤死六十年的外公等人——建党九十周年的中共,更应该反省专政六十二年制造了亿万冤案冤魂:仅仅协君一家,就有外公唐重俭、外叔公唐重介、唐重责、二姑公周愚溪四人冤死于镇反运动的非法镇压!半个世纪来,吴协君母亲从未敢将家庭冤情向儿子透露一句,但临终前却不顾一切,回忆了唐氏一门四冤的惨烈真相。可见即使如唐贤辉这样忍辱负重斯文善良的弱女子,其内心深处也依然深藏着向专制者讨回公道的坚强意志。这就警示“伟光正”,不要以为历次冤魂皆化成了白骨青烟,“申冤自有后来人”——专制者一日不彻底反省,冤魂的后代便会结成“冤二代”,如愚公挖山不止,永远申冤不止。

协君在武汉的朋友周兄,受到其清明鸣冤计划的启发,也立即着手写祭文——也要在今年清明祭祀死于1951年1月11日“镇反”的外公张仲篪。

一时间,六十年前“镇反”制造的无数反属,“相逢何必曾相识”,都因“建党九十周年诞辰”而悲愤祭奠自己冤死的亲人。

当此辛卯清明之际,九州反属,天下风走。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都点燃了一缕缕祭奠“反革命”的香火青烟,如四面楚歌,如“有夏多罪”,惊天地,泣鬼神!

九路冤魂于今为烈

研究者分析,像唐重俭、唐重介、唐重责、周愚溪这样的“镇反”冤魂,只是中共专政六十二年来九路冤魂中的一路——1950年12月至1951年10月,中共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镇压反革命运动”,其巩固新生政权的目的可以理解,但其不审而诛、滥杀无辜的暴政手段却必须清算!毛泽东虽在1959年“庐山会议”坦承“镇反”杀了100万,但中共一直没敢承认百万反革命中至少有九成是冤杀或罪不致死。今日不少专家证实,当年的“镇反”,主要是因为抗美援朝怕后方不安,不得不“宁可错杀百万”。

除了“镇反”冤魂,其它八路冤魂是: 肃反冤魂、反右冤魂、大跃进冤魂(三年自然灾害饿死者)、“四清”冤魂、文革冤魂、六四冤魂、法轮功冤魂、上访冤魂。

这九路冤魂合计至少有亿万:第一冤魂群体是大跃进冤魂,达三千八百六十万(2010年2月,著名党史研究专家金冲及在《二十世纪中国史纲》一书中首次披露);其次是文革冤魂群体,资料表明,十年文革,非正常死亡者也在二千万左右;其三是上访冤魂群体——

六十二年来,中共面对了四次上访高潮。第一次是1957年——因镇反、肃反和1956年强行社会主义改造制造的无数冤案,1957年春出现了建国后第一次信访高潮,以中南海每月都收到上访信二万余封推测,全国访民在五百万左右;

第二次是1963年,当年9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名下达的《关于加强人民来信来访工作的通知》显示,由于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大批农民,全国访民再创高峰;据1969年9月8日周恩来在《关于群众向中央写信遭受打击报复情况的报告》上批示,这一阶段的上访者多被戴上“阶级敌人”帽子冤死;

第三次是1979年,1979年至1981年出现了1949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来信数量最多、上访人数最多的申冤潮,全国接待上访的干部就达20万,仅中央机关就有千人专门解决上访人的要求和问题。

第四次是2003年以来,以GDP赶超外国为“科学发展”的胡新政,打着“和谐社会”旗号禁止百姓申冤,造成“信访洪峰”年甚一年,这期间,无数打工者被殴致死,如27岁大学生孙志刚因没有随身带暂住证而被广州公安黄村派出所收容并于3日后殴打致死(2003年3月),后来更有众多“拆民”被迫自焚,如成都市居民唐福珍因阻止政府强拆迁而被逼自焚死亡(2009年11月),2010年更出现教师上访人数增长几十倍和公安干警也上访的怪象。网上统计,胡新政九年,国家信访局竟将三十万上访的老百姓认定为“精神错乱”!

综观四次上访潮,除第三次(1979年)处理较有理性,其余三次皆留下了无数冤案。其中最近的第四次,胡新政对上访者的处理基本上照搬文革经验,将一切上访者都入另册,视为危害社会稳定的恐怖分子(阶级敌人)进行监控压制。九年来,不知多少上访者被打死、气死、病死、饿死、冻死!试看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新坟多是上访坟,九路冤魂今为烈!

无冤不成“伟光正”

九路冤魂中,毛泽东制造了镇反冤魂、肃反冤魂、反右冤魂、大跃进冤魂、“四清”冤魂、文革冤魂六大冤魂,邓小平制造了六四冤魂,江泽民制造了法轮功冤魂,胡锦涛制造了上访冤魂。可以说,中共代代造冤案,无冤不成“伟光正”——中共无论是革命时期,还是改革年代,从没有中断制造冤魂。就是曾经饱受文革之冤的邓小平,也在一面平反文革冤案时,一面又制造后文革冤案,先是强行将林彪的部下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人打成“叛国害毛”集团,继而制造了华国锋“洋跃进”冤案,胡耀邦自由化冤案。正是这种继续制造党内冤案的行径没有得到及时监督制止,所以才有了六四开枪杀民的更大冤案。 然而,今日胡新政不仅没有深刻总结历史教训,反而欲借隆重纪念“中共九十周年诞辰”肆意美化冤案。其近期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仍然继续编造“大饥荒”只死了一千多万人的谎言,继续将文革责任主要归结于“林彪四人帮”。

如此倒行逆施,不但百姓通不过,许多高级官员的后代也愤然而起。据悉,一向谨小慎微的华国锋家人、胡耀邦儿子,此次也皆加入了鸣冤翻案大潮,多年按兵不动的“林彪反党集团”后人——黄、吴、李、邱的儿子们,也纷纷在香港出版父亲回忆录或传记,痛斥邓小平以摄政王身份制造了新冤案——林彪反党集团根本是子虚乌有,而所谓“四人帮”,不过是仿照舜诛浑沌、穷奇、檮杌、三苗四凶的古例而圈定替罪羊。

可以断定,今年清明立“汤誓”的九路冤魂大队中,也必有刘少奇、华国锋、胡耀邦、林彪和黄、吴、李、邱等众多党国高官的后裔们,朝野“冤二代”们一起高呼:“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与其这般大溃败,何不改纪念“九十周年”为反省“九旬”,乘时射利来个“党主立宪”,彻底改变“以天下之病而利一党”?!

2011年 3月3日 于深圳 早叫庐
(《动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