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京城盛宴面面观——闲话“两会”

年年北京有件大事就是召开所谓“两会”,即全国“人民代表会大会”与“政治协商”会议。极尽豪奢,堪称盛宴,花销之大,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但具体数目却绝少向外公开。直到今年3月2日,在媒体记者的追问下,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大会发言人赵启正,在先是忸忸捏捏推脱说:“我还真没有数据。我想钱还是不少的”,后来又说“容我会后一两天内给你发个电子邮件或者短信告诉你”。五天以后,大概经过内部一番紧锣密鼓的“研讨”,才终于履行承诺,公布了去年政协全体会议的费用为5900万元。这个数字是否被大大缩水,肯定会令人质疑。但即便就是如此,其花销也够奢糜、够惊人了。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1年3月10日在北京发表的数据称:2010年中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人民币。你这几个政协委员在北京开了不过半个月的会,就花掉了一万个农民全年的收入。古人有诗云:富家一席酒,穷汉半年粮。现在你们这官家—场会,就花销掉了一万个农民一年的收入,岂止是“粮”?包括衣食住行全在内了。如此盛宴怎能不令人咋舌?

然而更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这个所谓的“政协会”,根本无什么“政治”可“协商”。完全是个摆花架子,作秀、做样子的“花瓶展览会”而已。单看其成员就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民间的草根代表。除了在职和退休的官员外,就是大企业大公司的总裁、经理、大款、大腕、御用学者、著名演员、体育明星……一句话,个个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不是“党家的人”就是党宠爱的孩子。而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是中共中央九常委之一,位在胡温之下,亿人之上。这些人谁敢不听他的话?谁会不听他的话?谁能不听他的话?贾主席说是啥,就是啥,还有什么可“协商”?所以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仉萍女士就说了一句非常可爱的大实话,她说:我从不投反对票、弃权票,不给政府添乱。我还在报上看见一位政协委员在发言中公然声称,他来参加会议是来“接受教育和学习的”。纳税人出了那么多钱,就是让你们去鼓掌、“学习”和“接受教育”的吗?这“学费”也太贵了—点吧!

这些所谓的政协委员,有的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抬高自己身价,靠钻营、巴结“上面”而取得的;有的是党派遣他来,以便使政协牢牢控制在党的领导之下;有的甚至就是因为演戏、唱歌成了明星或在体育竞技上多拿了几回冠军,为党争了光,因而将这个“政协委员”当成“奖品”一样“颁发”给他的。因人而异,故“表演”亦有所不同。例如电影明星巩俐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来当这个“委员”,交个“提案”竟题为“爱护环境从我做起”。被网友讥为“小学生作文”。而刘翔更绝,不是缺席、请假,就是来了也只当“收音机”,从无任何提案。由于他是大明星,记者们则似乎是要“逗他玩”似的,偏要去采访他。这可害苦了他,人家擅长的是如何起跑、上栏、加速、冲刺,这—套和“政治协商”八竿子也挨不着边,拿什么来接受你的采访?不过刘翔毕竟是聪明人,于是来个以己之长克“敌”之短。—见记者上来便拿出百米跨栏的冲刺速度,一溜烟的便不见人了。记者们哪是刘翔的对手?只好望尘莫及“瞠乎其后”。于是网友便将“酱油委员”的雅号赠与刘冠军。至于那些通过钻营、巴结才当上了这个政协委员,要来捞政治资本的,当然就不能学巩、刘的样,而应有点表现才行。能力差的就只好拿些鸡毛蒜皮的事来当提案。而“智商”较高的,便懂得党国历来有个优良传统,叫做“礼多人不怪”,或曰:越左越保险。所以在今年的政协会上,有人说的话,或所谓的“提案”,真是揣摩透了“上面”的心理,其巴结讨好的功夫令人叫绝。
例如,政协委员、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说:“房价上涨是因为老百姓手中的钱太多”。明明是官商勾结,通过垄断、炒作大大地抬高了房价,让普通百姓根本买不起房,论为“蜗居族”、“蚁族”乃至“鼠族”(只有住在地下室)。此人反说“老百姓手中钱太多”,好像对老百姓的剥削掠夺还太“手软”似的。当然这位马行长手中的钱可能是太多了,却没人去查查他怎么会有那么多钱的。又如按联合国的标准,人日均收入低于1美元即属绝对贫困。(世界银行的标准是1.25美元)照当前汇率—年应是2409元。而中国自定的标准是1196元。按此标准,中国的贫困人口为4300多万人,如按联合国的标准则中国的贫困人口是1亿5000万人。在此次的“十二五”规划中官方拟将此标准上调,可能接还1400元。仍远低于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的标准。明显是在掩盖中国官富民穷的真相。而中共政协委员、上海紫江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沈雯却吹捧说,这“彰显了政府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政策的人道主义关怀,会让我们更有面子。”明明是弄虚作假,却吹捧为“实事求是”,甚至什么“人道主义关怀”,真是乱拍马屁,拍得令人恶心。更有—位官拜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的王平竟称,“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按照王委员的意思,农民就该永运呆在农村,老老实实认命,当牛作马,当二等公民,否则就是“悲剧”。换言之,就是官员的孩子永远是当官致富,农民的孩子永远该种田受穷。这样的“政治”还何需“协商”,这样的混帐逻辑,肯定能与官方高度保持一致,但却根本不把纳税人当回事。

政协如此,“人大”会上同样是一派假、大、空的豪言壮语,既自我意淫,又相互娱乐。例如对于民众普遍最关心的官员贪腐问题,温家宝说“正在考虑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制,正在积极准备这项工作”。两个“正在”已差不多是“许愿”式了。可是中共中纪委副书记何勇,则对“许愿”也不买账。立即回应曰:官员财产公示制“出台时机尚未成熟,正在研究论证其中技术难题。”什么“技术难题”?据人大代表王全杰调查,97%的官员均反对财产申报公示。在今日官场贪腐已成常态的情况下,这个“技术难题”永远也无法解决,人家岂肯自己拿绞索往自己脖子上套?所以不久前的四中全会上,便把财产申报简化为“住房与投资情况申报”,还不进行公示。这不是—派假话、空话忽悠人吗?

从网上的资料得知,在人大与政协的代表与委员中,七成左右是各级官员,因而“人代会”、“政协会”被戏称为“官代会”、“官协会”。现在随着与时俱进的原理,这“两会”更成了超级富豪的俱乐部。据胡润富豪榜的资料显示,2010
年共有1363名富豪上榜,其中有80位是全国人大代表,76位是全国政协委员。在这样—个官、富一体,官、富结合、官、富主导的俱乐部里,你想要他们为广大工人,农民,劳苦大众着想、办事,不是缘木求鱼吗?就在这“两会”进行时,他们一方面满口仁义道德高谈“关注民生”、“低碳”大道理的同时,他们更“言传身教”的向大家作了一番“示范”的表演。据《南方都市报》2011年3月9日用整版的新闻照片揭露出了如下令人震惊的一幕:

两会期间,人去楼空后,人民大会堂各个讨论厅中依然灯火辉煌。最惊人的是上海代表团全团开会的上海厅,楼顶天花的吊灯密密麻麻星罗棋布,整个复制了上海的辉煌灿烂夜景。而湖北、福建代表团开会的湖北厅,福建厅,则是所有室内线条立柱皆是通体透明绚丽多彩……更有一幅关于两会餐厅的照片,则可见一条长龙的菜盆盛满精美佳肴,然而却无人光顾——多数两会代表皆另赴单独约会的酒宴。……

笔者住在一个中等城市的贫民区,我亲见我的邻居,晚上只敢用一个15瓦的小灯泡照明。他们到不懂什么“低碳”,是付不起高价的电费。而我们的官员为了向世界展示“中国真诚低碳”的姿态,甚至不惜在春节期间也拉闸限电。可是在作完“秀”以后,在他们富豪俱乐部的“两会”里,却将会议的“灯火辉煌”高于实际需要的一万倍。甚至散会了人去楼空之后,还不忘如此得意地炫耀。至于置“两会”的豪华盛宴于不屑一顾,而是去另赴单独的宴请。而那里的宴席又是如何灯红酒绿,美女如云,则是我们老百姓无法想像的。真是:再穷不能穷了官员,再富不能富了百姓。

更耐人寻味的是《南方都市报》的上述照片是出席两会的“南都”记者用手机拍摄的。为何不用专业相机拍摄,那画面效果不更好吗?这个只要不傻的中国人都知道,是记者装着打电话偷拍的。为啥要偷拍?还用解释吗?这就是中国的新闻言论自由,民主、人权状况可悲的现实。两会记者正常的新闻监督也像做贼似的,更何况普通百姓?所以本屈人大会上温家宝总理连什么“民主”、“政改”一类的空话都绝口不提了。我倒觉得不提也好,更接近真实一些。如此“两会”,使我想起了“解放前”一位文人讽刺国民党一首诗中的两句,不妨套改如下:

人权、政改,概请收起!
民生、民主,何必再唱?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