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卡扎菲挨打,中南海不高兴

3月19日深夜,法国战机率先在利比亚开火,击毁利比亚政府军坦克和军车。英、美等国随后跟进,对卡扎菲空防与武装部队予以空中打击。此举,是执行联合国1973号决议,在利比亚开辟禁飞区。

该决议于3月17日通过:授权相关国家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保护利比亚平民免受卡扎菲军队攻击。在这里,“一切必要手段”,就是动武的代名词。中共方面,罕见地,没有行使否决权,而是投了弃权票,等于默许国际社会在利比亚动武。

但当法英美等国当真对卡扎菲政权开打之后,中共却陡然改变态度,先是由其外交部发言人出面表示“遗憾”,随后又升级为在其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上发表专文,高分贝批评和谴责联军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

中南海前后立场,何以自相矛盾?原来,面对利比亚乱局,中共彷徨四顾,它看到,不仅西方国家,而且阿拉伯联盟国家,都反感卡扎菲,都支持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中共不愿意与大多数国家为敌而再显孤立,故而表现“通融”:不投否决票,而投弃权票。上个月,同样罕见地,中共甚至投票“赞成”制裁卡扎菲政权。

事后,中共批评和谴责多国部队轰炸利比亚,却是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中南海实在不愿意让中国民众看到,国际社会开创了这样一个先例:某国民众和平请愿,遭独裁当局武力镇压;民众转为武装起义,独裁政权用战争手段围剿起义民众;国际社会介入,阻止独裁者暴行,解救起义民众。

按照这一行事标准,早在1989年,邓小平调动数十万中共军队,以坦克和机关枪血洗中国民众时,国际社会就应该挺身而出,阻止中共暴行,解救中国人民。

或许,那个时代,国际社会还没有进步到这等程度,对残暴中共,仅能怒目而视。或者,在未来,当同样事件重演于中国时,国际社会可以“补上这一课”,全力阻止共产党暴行。

尽管,国际社会对中共出手并不容易--毕竟,中共是如此凶霸、武装到牙齿、且拥有核武器的巨大黑势力,但至少,从理论上和先例上,国际社会已经建构武力攻打中共集团的合法逻辑。

卡扎菲挨打,中南海不高兴。反映的,不过是如此心态:当一个黑帮集团遭到扫荡,另一个黑帮集团必惶恐不安;当一个犯罪团伙覆灭,另一个犯罪团伙必心惊胆颤。相信此时此刻,心惊胆颤的,不止中共当局,还有北朝鲜、缅甸、津巴布韦、苏丹、古巴等大大小小的独裁政权。

中南海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这篇文章的标题,已经将其内心世界暴露无遗。这个标题是:“空袭利比亚,令人不安的军事行动”。令谁不安?当然是中南海自己。这个不是依靠民意和选票、而是依靠恐吓和镇压而强行把持国家的政权,其内心深处,从来就充满虚弱、恐惧、不安,一有风吹草动,就惊惶莫名、神经错乱。

国际军事介入利比亚,中共恐惧这一“干涉”模式从此成立,故意借国内报纸,对西方国家厉声谩骂。表面上,骂的是外国人,实际上,是骂给中国人听,要让中国民众听清楚:中共绝不允许民众和平请愿,更绝对防范民众武装起义,即便发生请愿或起义,中国民众也休想指望国际社会的支援和解救。到时候,中共照样大开杀戒。

可见,即便在舆论宣传上,也是对外软、对内硬,体现中南海为了维护自身政权,任何时候都不忘把玩软硬两手的厚黑惯技。

不同于突尼斯和埃及的独裁者,在民众抗议下理性退位,让国家步入和平过渡,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死守权力,竟悍然出动军机,轰炸和平请愿的民众,逼使民众武装起义后,又不惜一切战争手段,攻打、镇压和屠杀民众,还由此造成三十万利比亚人民逃离家园,沦为边境难民。

即使联合国通过建立禁飞区决议后,欧美国家仍然给了卡扎菲最后通牒,向他敞开和平谈判的大门,但卡扎菲诈称停火,却依然猛烈攻打反对派,自以为胜券在握,终于招致联军致命轰炸。

中共媒体,却对国内老百姓谎称:卡扎菲已经停火,西方国家依然轰炸。如此颠倒事实,只能证明:中南海心疼卡扎菲之至,恨不能与其同生共死。

有人说,中南海发飙,是因为中共在利比亚苦心经营多年,砸下巨大投资,拥有巨大石油利益,如今一夕化为乌有。

事实上,早在多年前,笔者就曾多次撰文阐述:部分非洲和中东国家,因极端专制统治而潜藏动乱危机。中共不仅在那里大举投资,还刻意与国际社会唱反调,以“没有附加条件”为名,纵容当地的独裁与腐败,阻扰当地人权进步。

针对此,笔者当时就指出:中南海短视,到头来,必鸡飞蛋打,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如今果然应验。

(自由亚洲电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