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磐石:真正的中国模式——周期性的社会崩溃

当前天朝的经济飞了,但这不是什么新的模式,远的如英国的工业革命、1930-40年代的德国,近的如亚洲四小龙。因为工人“不老实”,经济发展在民主体 制下反而可能是效率低的,只是可持续性较好,而在独裁体制下,主人们可以死亡威胁来强迫工人“好好干”,效率可以是最高的,而科学技术是中性的,民主社会 可用它,在独裁社会也好使,独裁与科学技术的结合会产生最高的经济效率。北朝的经济不飞多是因为没有充分使用中性的科学技术和市场技术。风险只有一个,就 是底层工人可以接受盘剥,最起码不会实施真的有效反抗。天朝当前的所谓模式就是100多年前的英国工业革命:独裁加工业化。因为工业化,生产效率急增,社 会总体财富急增,各阶层的财富的绝对值较以往都有增加,但各阶层的增幅不同,底层增幅近于零,顶层增幅则无穷大。

再来看天朝“劳动者” 的思想水平。因为人性,人人都想不劳而获,全人类皆如此,不独我族。但是,这里有个选择问题,即是否首先争取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而争取利益最大化。天朝人 选择了不择手段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即使自身利益不保也甘愿。结果是,尽管风险较高,但特权的收益率最高,人人追求特权,而对特权相当地容忍和理解,因 为他(她)也追求特权,而且他(她)获得特权后也那么干。受欺压的媳妇终日想着有朝一日也成为婆婆欺压下一个媳妇,而不是想着被平等对待和平等对待下一个 媳妇。所以,人们虽然对“婆婆”不满,却对“婆婆”相当“理解”,并且都做着“婆婆梦”,对特权、不平等有几乎无限的忍耐力,极限是到真的饿死为止。果真 是与别人不同!果真是与别人有不同的大脑和智慧。这才是真正的中国特色!这才是洋人不能理解国人,以至他们那些大学者和政客对天朝屡测不准的原因。当前有 些人企图发动埃及事件,当权者虽然有些紧张,却可以以嘲笑的口吻回答洋人记者和“埃及人士”,因为他们的确还稳坐钓鱼台:底层还没有饿死人,不但没饿死, 而且“粮食”比以前更多了,只是相对地,比以前少了很多。当权者真正担心的是底层人民的觉醒,改变想法,一旦这些人不但要“粮食”还要平等(而不是特 权),事情就大了。一旦以平等为目标,即使还有饭吃,人们也会痛苦不堪、愤怒不已。只有几个“埃及人士”觉醒、要平等无伤大雅,而且他们内心是否真的追求 真的平等也还有待验证。若以特权(而不是平等)为追求,则当前的被欺压是可以被理解和忍受的,不过“胯下之辱”而已。只要天朝人民对“特权鸦片瘾”不弃, 天朝就不在民主的方向和道路上,的确走了一条与其他人类不同的道路。只要天朝人民喜欢“特权鸦片”而不是喜欢平等,民主不但不需要,而且它是个全民的毒 药,因为民主不但毁灭了当权者的特权梦,也破碎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特权希望。独裁不但不妨碍而且可能有助于经济发展、民族繁荣,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 世可以作证,所以,当权者可以理直气壮地说,稳定(真名叫独裁、特权、不平等)是振兴国家之需,也是人民之需、人民之选,只是社会财富会越来越集中,而且 集中在上层。独裁体制是一个梯级电泵抽水系统,把底层的水逐级向上集中,直至底层被抽干,系统崩溃。“理性的”独裁者可以控制电泵马力,使底层泉水的出水 量与抽水量达到平衡,这样,独裁就可以万世不竭。可惜,到目前为止,天朝还没有出现过“理性的”独裁者,终以泉竭人亡结局。

在真正的中 国特色(人人不择手段追求特权、行使特权、不守规则)之下,出现了许多符合逻辑的发展,人人都企图和有机会获得特权,也就人人都可以侵犯和被侵犯,人人自 危、人心慌慌、没有安全感,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发生“抢盐的踩踏事件”,互不信任、说谎不眨眼、坑蒙拐骗、腐败横行,无所不用其极,而大家都很理解和容忍这 些“看似不正常的”现象,习以为常。在这种环境里生活会练出超高的智商,不独当权者与民众之间尔虞我诈,民众内部也是如此。一个大的结果是,因为独裁,人 性贪婪无限,最终当权者把最底层的农民(在工业出现后增加了工人)全“吃死”了,揭竿而起,再现一个新的农民皇帝,开始一个新的周期。一个洋的马克思主义 历史学家说,“在古代两河流域、古埃及、古印度、古罗马,鲜有记载提到下层阶级对统治者的起义反抗,而在中国则层出不穷”(Chris Harman,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World, 2008, p. 60)。人类历史上的战争几乎从未停止过,但多是不同民族之间的侵略、征服战争,如雅利安人征服古印度、古罗马人征服地中海地区、蒙古人征服欧亚大陆、女 真人(满洲人)征服汉人、藏人、日本人征服东亚、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英格兰、英格兰人征服苏格兰人、威尔士人和爱尔兰人、欧洲人征服美洲和全世界,唯独天 朝人(汉人)不断地玩自己人“征服”自己人的游戏,直到1989年还在上演,“征服者”并且恶狠狠的大喊“征服有理”。

天朝民主化的必由之路是全体或多数民众要改变观念,从追求特权转而追求平等。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民间人士冒险教化民众,但因当权者强力阻止(不独当前红潮),并且施以蒙 汗药,解药效果极慢,疗程太长,二是从上而下,由统治者立地成佛,如蒋经国,反过来引导民众改变观念,这条路更快。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两条路都看不到希 望!而因为独裁、特权、权力不受约束,最终官员集体狼吞,把底层民众集体“吃死”的前景却不是太远,而且有传统套路,中国模式的周期性社会崩溃完成又一个 轮回才是自然的而又符合天朝人特色思维模式和理想追求的预期和必然结果。真正结果如何,只看天朝民众脑子的造化了。

(华夏快递)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