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
——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2010年12月17日,由突尼斯公民非暴力抗争演化成一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然而,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竟对公民抗争大开杀戒,引发全国性的流血反抗,并由此而导致卡扎菲政权完全失去合法性。卡扎菲在为自己辩护时曾谈到22年前“六四事件”时说:“天安门事件发生时,坦克开进去对付示威人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尽全力保持国家统一。站在坦克前面的人,都被碾得粉碎。中国的完整和统一,重于天安门广场的人们。”这不仅让世界舆论为之哗然,也让中共当局极为尴尬。

北京对“设立空中禁飞区”前提心知肚明

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在没有一票反对情况下,通过1973号“人道主义干预”决议,授权成员国“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保护利比亚平民不受暴力袭击。记得联合国针对津巴布韦、缅甸和苏丹这类国家侵反人权而要采取制裁措施时,北京惯于使用否决权阻止决议通过,或者降低制裁的力度。然而,在国际社会长期高喊“人权是内部事务”及“不干涉内政”陈词滥调的北京当局,这次却遭到“人权高于与主权”的新文明时代潮流摒弃。北京因担心再度被国际社会孤立,沦为卡扎菲同类而声名狼藉,不得不对联合国1973号决议投弃权票,以确保其顺利通过。

然而,正当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奋力制止、讨伐反人类罪犯卡扎菲及其屠杀人民的犯罪集团之时,北京却因与卡扎菲同病相怜,在其明知1973号决议“设立空中禁飞区”前提是要首先解除卡扎菲的对空军事能力情况下,不是堂堂正正地投反对票阻止决议通过,而是事后专窥国际联军空袭把柄,无限放大“灾难后果”,并大肆渲染利比亚官方造假的平民伤亡数字,以对国际社会“人道主义干预”妖魔化,并借世界上极少数专制国家之口,对执行联合国决议的正义之师大踩脚后跟,其阴阳手法及龌龊表达,令世界舆论大跌眼镜。

中国官媒对国际联军发起舆论抹黑、攻击

3月20日,当美英法联军执行1973号决议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即连续表示不满与遗憾。从3月21日开始,国内各党政喉舌轮番展开“舆论导向”攻击。“新华国际”发表时评《空袭利比亚令人不安的军事行动》,歪曲国际联军攻击民用目标;2011年3月22日,新华网刊文《西方国家继续空袭的黎波里,国际社会反战呼声日渐高涨》,极力放大国际分歧。同一天,人民日报海外版以变本加厉的攻击力度,刊文《空袭利比亚,他们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文章称,“西方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高举“人道主义干预”大旗,并在波黑、伊拉克身上试验过,但从未成功过。” 继而,新华网又刊文《与卡扎菲曾经亲近的西方政要们》;中国新闻网则发文《普京不满美国军事介入利比亚,称美国“没良心”》等,借前苏联克格勃官员出身的普京之口,痛斥西方“是十字军” 。而“新华国际”3月22日,则刊文《消灭和肢解利比亚是西方既定战略》;人民日报海外版3月23日又刊《西方国家双重标准只为“油”》文章,重弹西方是为石油而战的老调。2011年3月25日,新华网刊登新华社记者受命文章《国际舆论质疑打击利比亚军事行动》;3月27日新华网主页再次置顶刊登来源“新华国际”的高调涂鸦政治文章《空袭利比亚,全球批评声音为何越来越多?》;接着又同时在主页同时转载荆楚网《美英法空袭利比亚是一场野蛮的入侵战争》,四川新闻网《正义与邪恶仅一“炸”之遥!——浅说轰炸利比亚》,北方网《面对霸权主义,我们需要擦亮眼睛反对霸权》,东方网 《自强是硬道理》等大批“五毛”文章,对国际联军尽心轮番轰炸。

如此同时,中央电视台也开足马力,采用惯用的摸黑伎俩,片面选择、罗选丑化联军的信息,并加以背离事实的宣传。特别是在央视四频道又天天借助一些御用“专家”做客解读,误导民众。他们不惜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把卡扎菲猛攻班加西后造成的平民伤亡的画面,当成是联军的“战果”。为了避免穿帮,画面没有配音。中国臭名昭著的“纸上谈兵家”张召忠,再次丢丑央视,为卡扎菲辩护,称联军不顾政府军宣布停火,介入人家“兄弟事务”,要邦瘦子打死胖子,失去道义。张召忠此论随即遭到网民恶评如潮的炮轰与嘲讽。新华网发展论坛有贴“张召忠少将因在伊战中预测战局符合‘挺谁谁死’的‘央视定律’而得名张哈夫”。3月22日,大陆论坛“猫眼看人”有网民揭露,CCAV又开始在公开造谣了!同一场景照片,央视一会儿说是反对派鸣枪,一会说是支持者鸣枪;网民分析,“CCAV几乎满篇都是颠倒是非,指鹿为马,主要目的是系统地、全面地混淆国内民众视听”。

当下,一些站在独裁者立场上的声音,正在借助两种貌似冠冕堂皇的政治陷阱帮助卡扎菲:一是要联军可立即停火,这样独裁者便可卷土重来;二是要“利比亚人民自己解决”,这等于是在人民被专制的国家里,只能由卡扎菲解决。

北京与国际社会主流唱对台戏为哪般

其实,今日北京为何要不惜与国际社会主流唱对台戏,绝不仅仅是由于其声音被国际社会边缘化而愤满,更是由于当政者对利比亚情有独钟和与卡扎菲同病相怜。利比亚长期以来,也“高举社会主义大旗”,国名全称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其政治制度也是一党执政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委员会。1977年3月2日,卡扎菲发表《人民权力宣言》,宣布利比亚进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的民众时代”,“取消各阶级政府,建立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同时,宣布实行公有制,国进民退。这在政治制度上与中南海的“五个不搞”竟如此的相映随形,也可以说是准“社会主义大家庭”小弟兄。2011年3月23日,人民日报针对利比亚当前事态,再发对号入座文章:《动乱往往是国家的歧途、人民的悲剧》。同一天,新华网首页异乎寻常地配合重发了以前的《中国不是中东,想把中东乱局引向中国的图谋注定落空》和《中国政治社会稳定具有坚实的基础》两篇置顶文章,就是最好的佐证。

从经济利益上看,卡扎菲面对国际制裁时就曾明确表示,要把西方在利比亚的利益转给中国、俄罗斯,而美英法联军执行1973号“人道主义干预”决议后,其石油官员星期六更是特别表示,利比亚考虑向中国以及印度等“友邦”提供石油合同。中国官方舆论一直宣传,西方军事介入利比亚的原因就是石油。但人们不会忘记,当年联军空袭独裁者伊拉克时,中国喉舌也是这么说的。伊拉克获得自由后,那里的石油一直归伊拉克新政府管理,美国没有获得任何额外的石油。然而,事后中国却在伊拉克石油开采与购买中,比牺牲了许多士兵的美国人,占有更大的便宜。伊拉克石油部官员表示,伊拉克政府将与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牵头的一个财团签署最终协议,开发该国南部储量25亿桶的Missan油田。据专家分析,从自由民主的伊拉克石油中得到最大好处的应是中国。如今,北京已不提美国空袭伊拉克是为石油了。

中南海还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其实,从事物的本质看问题,“五个不搞”者们,长期以来一直站在国际文明潮流的反面,背对世界,反观历史,倒映现实,螳臂挡车式地抵制“人权高于主权”的人类普遍价值观。他们不仅过去曾一直站在斯大林,齐奥塞斯库、金日成,布尔波特等反人权立场的一边,而且冷战后,也同样站在反人类的萨达姆、金正日、米洛舍维奇等人的一边。

然而,正如央视“挺谁谁死”铁律一样,北京与谁称兄道弟,谁就恶运当头了。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被自己的国民处死;原民主德国领导人昂纳克,客死智利;原扎伊尔总统蒙博托,客死摩洛哥;菲律宾前总统马可斯,客死檀香山;埃塞俄比亚前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被秘密处死;尼泊尔前国王比兰德拉,在著名的王室惨案中毙命。如今,“老朋友”们,除了朝鲜的金正日和古巴的卡斯特罗,大都不在人世了。北京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可称之为“铁哥们”的了。

眼下,国际社会对利比亚的“人道主义干预”,虽然带来一些负面反应,但这绝不是应不应该干预问题,而是国际因难寻一致,而反应滞后,导致其干预行动成本加大,隐患凸现,以至于丧失卡扎菲屠杀人民之初,迅速解除其武装,让人民在正当性抗争高潮时趁势将卡扎菲绳之以法的最有利时机。事实证明,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干预”的新文明共识尚不成熟。其实,在一个“人权高于主权”的新文明时代,无论哪里发生残酷统治,侵犯人权,强奸、强暴民众的事实,所有有正义感的国家都不能坐视无睹。今天,美英法联军执行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名正言顺,理直气壮,正可谓“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只有那些蔑视人权的国家,才会专事踩前方付出代价的正义之师的脚后跟勾当。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