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宵小不在多,一蚊便扰人
——从日本地震看—群“丑陋的中国人”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仙台等地发生了罕见的9级大地震。接着又引发了大海啸,不仅使成千上万人罹难,民众房屋财产遭受巨大损失,更殃及福岛核电站,造成核泄漏。在如此罕见、巨大的自然灾难面前,日本广大民众,表现坚定沉着,处变不惊,秩序井然,互相救助,体现出—个伟大民族崇高的品赁,赢得全世界民众普遍的尊重。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是积极负责,不说空话,高效运转,应对有方,同样获得各国的好评。

就在全世界普遍对日本大地震表现出同情与关怀声中,惟独在中国大陆却涌现出了一批、用台湾作家柏杨先生的话来说就叫“丑陋的中国人”,其表现之变态、丑陋,可以说是既无同情心,更毫无人性,甚至到了疯狂的程度。实在令人作呕,更令人愤怒。

表现之一,是所谓“庆祝式”。—群毫无人性的无耻之徒,竟在网上发出“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的狂吠声。笔者以为说这种话的人已根本失去了“人”的资格。是猪狗不如的东西。大家知道即使稍有灵性的动物(例如猴子、猩猩)看见其同类的死亡,也会表现出伤感之状。何况为“万物之灵”的人。更不用说日本与中国不仅同为亚洲、同为黄皮肤黑头发的黄色人种,更是—衣带水的近邻。说这话的人无异于说“热烈庆祝隔壁邻居失火”—样的愚蠢可恶。说他是疯子或白痴都高看了它。所以笔者不愿再费口舌予以驳斥。

表现之二,是硬把日本的天灾说成是“人祸”。日本此次遭遇的是九级地震,地震所释放出的能量比中国的唐山大地震与08年汶川大地震都要强大得多。可是我们从电视画面上,看到当地各种建筑并未大量倒塌,及至继发的海啸袭来,才把一座座完整的房子冲得东飘西浮。假如没有海啸,日本当地的建筑不但没有“豆腐渣”工程,而且抗住了九级的大地震。但是硬要把别人遭受的天灾说成是“人祸”的人,却毫无根据地说,日本这次大地震“据说是日本在海底进行核试爆”造成的。好一个“据说”!“据”在哪里?纯系信口胡诌,而且连起码的常识都不具备。那核试爆又不是放个鞭炮,关起门来人家就不知道了吗?如真有其事,早都被监测到了,还需要你根据“据说”而发现“新大陆”吗?

表现之三,根据上面这类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一位超龄粪青,竟将日本大地震这场天灾诬为“人心不古遭天谴”、“又见上苍嗔怒时”,不但装神弄鬼,而且吟诗作词,发到网上。笔者之所以将此人称为“超龄粪青”是因为这位“花诗人”,早已不属“青”,而是年逾古稀的“老”,但其“粪”(愤)情却老当益“粪”(愤)。谓予不信,不妨一读其诗:

倭国巨震叹 花月初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本州岛近海发生里氏九级大地震,并触发海啸和福岛核电站起火爆炸,造成核泄漏。无数财物损毁,万千生灵涂炭、不尽辐射遗患,实乃“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天灾耶?人祸耶?

又见上苍嗔怒时, 山摇地动欲何之。
本州浪溅灾民泪, 福岛火烧核子堆。
黩武穷兵有何用, 归真反朴岂为迟。
人心不古遭天谴, 悖逆自然天必诛。

对其几个注释,因意义不大在此姑且略去。只其中一个注释称此次地震“据说是日本进行海底核试爆引起的”。一派乱骂,有辱斯文,更不成“诗”。

首先称日本为“倭国”,就是愚蠢而夜郎自大式的“天朝上国”心态,视别人为“蛮夷之邦”。更可况日本明治维新后国民体质迅速提高,早已不是什么“矮人国”。而我们广大贫苦农村,民众营养不良,儿童发育欠佳,“倭人”并不少见。城市好一些,却是胖墩墩、近视眼,比比皆是。中国国民体质大不如日本。日本人平均身高已超过中国。更糟糕的是中国社会目前物欲横流,道德沦丧,有目共睹,素质普遍差。尤其官员和富人更差。看看人家这次大地震,日本民众镇定,团结一心,没有混乱,没有抢购。在广场上避难的人离开时地上无一点垃圾。赢得世界的叹服与尊重。而反观在日本的中国人却吓得魂飞魄散,大闹成田机场,抢着登机,不守秩序,出尽了丑。这都是些中国的所谓精英、成功人士、“有钱阶级”,也“穷”得只剩下了有钱,却是没有—点道德的自私鬼、胆小鬼,让全世界侧目而视,嗤之以鼻。被“洗了脑”的花月初不知道吧?而日本地震更吓得大陆的人去抢购盐,而且遍及全国各地,闹了个天大的笑话。花月初,有嘴说别人无眼看自已。尤其令人齿冷的是花月初对人家发生自然灾害,一幅幸灾乐祸的丑态。什么“上苍嗔怒”,“天必诛”。那么汶川大地震,舟曲泥石流又是谁“怒”了,谁在“诛”?

表现之四,挖空心思造出各种离奇的谣言,不但充满幸灾乐祸,更充分发挥了“革命浪漫主义文艺创作”的想象力,编得来不是“科幻”,胜似“科幻”。请看:

“日本东部地区遭受核辐射严重影响,基本已不在(再)适合人类居住生存。日本同中国商讨工业及居民移民计划,2012年先期派遣1000名技术员前往海南实地考察,2013年增派10000名日本各行业精英移民中国海南,同期日本将本国高科技产业陆续迁移海南,作为回报日本当局承认台湾属于中国一部分、钓鱼岛归属中国所有、每年将向中国按照日本国内生产总值10%支付租费”。

今天笔者邮箱中就一连收到几封与此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群发电子邮件。群发的收信人数少则几十名,多则上百位。有的还冠以“最新特大消息”、“特大好消息”。好像日本马上就要跪在北京面前俯首称臣,并呈上“贡品”台湾与钓鱼岛。我对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爱国者”只好送他一句北京的谚语:梦里娶媳妇----尽想好事情。“爱国”热情可佳,但如有可能不妨去给他测一下体温,大概不会低于摄氏42度!

为了不与这些“爱国者”沆瀣一气,本人不得不说几句很不中听的实话: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日本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民族。二战失败得那么惨,国内几乎成了一片废墟,被核轰炸所造成的辐射,是这次核泄漏的十万倍也不止。曾几何时?不过短短二、三十年就把中国大陆远远抛在后边。至今按人均计算的GDP仍高出中国近10倍。这次这点困难能把日本压垮?人家会来中国大陆寄人篱下讨饭?你的愿望是“好”的,只是属于自我意淫的一场梦罢了。这些人之所以如此变态、可笑,无非就是以过去日本曾侵略过中国为口实,但这早已是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和现在的日本人不能混为一谈。若按此逻辑,中国的许多邻国不是也可以说,你们的汉武帝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也如何侵略过我们,你愿为此担责吗?其实这些人只记得南京大屠杀的30万死难者,却忘了被毛泽东滥杀无辜、政治迫害以及活话被饿死的几千万中国冤魂。这样的苦难远胜于日本的侵略。那杀人的魔头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们就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要去膜拜晶棺里的腐尸,并“献花”。真是情何以堪?!

2009年秋我曾接受了日本一家电视台记者钟川崇仁先生和邢飞小姐的采访,并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此次大地震后,我立即给他二位发去了E-mail邮件以示关心慰问。第二天就收到了他们的回信称:

鐘川崇仁 发送至 我
显示详细信息 3月16日

严先生

您好。非常感谢您发来邮件慰问。

我们都很安全,东京方面目前还比较稳定。虽然这次地震以及之后的核泄漏危机前所未有,但目前我们的生活还没有受到过大的影响。希望这次灾难能早日过去。
再次感谢您的关心。您也多多保重。

钟川及邢菲

我非常相信中、日人民是友好的。日本面临的困难一定会被伟大的日本人民克服。那些变态的、丑陋的中国人其实在中国人中也只是“一小撮”而已。但“宵小不在多,一蚊便扰人”。故草成此文以讨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