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东方》与“十二五”唱对台戏 ——从献礼片《东方》看中共相当于异族统治者
攻倒算

39集电视剧《东方》,自誉是“再唱国际歌”和“再唱东方红”的“双唱史诗”, 3月22日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隆重开播后,次日便有新闻——这一中宣部钦定的“建党90周年的献礼片”,“第二天就在全国37个城市获得了收视率第一的成绩”。

网上信息显示,全国民众的确在高度关注《东方》。这不仅因为剧中有“新闻动作”,刻意对皇储习近平之父和皇储竞争者薄熙来之父皆进行了拔高献媚,暗示“十八大”鹿死谁手还未定,更因剧情主线聚焦于对走下神坛的毛泽东进行重新神化,为“两个凡是派”招魂平反:以毛泽东“智斗”斯大林、藐视赫鲁晓夫,以回避毛发动合作化运动无偿剥夺农民土地与反右扩大化的罪责,将“头七年”中的毛泽东美化成完美无缺的圣人,公开否定了邓小平1981年6月27日主持通过的对毛泽东晚年错误的批判——《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强调,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始于1955年到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合作化运动”与“反右扩大化”。

《东方》如此以双片尾曲《再唱国际歌》和《东方为什么红》亮剑,公然向邓小平反攻倒算,让人们深感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共两派内讧,正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剑拔弩张——“归毛派”与“维邓派”,已图穷匕见,公开论战。

在《东方》1至15集,片尾曲题为《再唱国际歌》,其以再次发动“十月革命”的雄心扇动性地呼唤:“你在哪里?我的英特纳雄耐尔姐妹!你在哪里?我的英特纳雄耐尔弟兄!……我寻找你,相约英特纳雄耐尔之梦,坚定的信念不变的忠诚!……让岁月感动让光荣重逢!”

在《东方》16至39集,片尾曲变为《东方为什么红》,旨在将三十二年前的“真理标准讨论”对《东方红》的质疑与批判整个颠覆,以重弹“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的翻案诡辩,高呼:“再唱东方红,东方大地春!再唱太阳升,太阳心中升!今生认定跟党走,子子孙孙奔前程!……百姓有你享太平,复兴路上东方红,幸福中华太阳升!……”

《东方红》早已被民批臭

早在1978年开展“真理标准讨论”时,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就开始质疑《东方红》,批判其宣扬封建的个人崇拜。1980年10月7日,曾为中共七大代表的羊城晚报总编辑吴有恒,公开发表杂文《东方红这个歌》,以《东方红》一歌出笼的见证人身份,揭露《东方红》:既与马克思主义的《国际歌》背道而驰——“《国际歌》说‘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这个歌(《东方红》)却说有大救星。一个唱无神论,一个唱有神论,互相矛盾,唱了几十年。”又是一个阳谋包装的谎言——这民歌原是唱刘志丹同志的,有人将原词稍稍改动,变成了颂毛“大救星”,“我是亲眼见着他第一次唱这歌儿的,地点是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礼堂,他站在台上发言,说呀说的就唱了起来,何尝是站在山岭上见着东方红、太阳升?即此一端,亦已可见此事已由虚而伪。”

而今三十二年过去,却“一夜回到改革前”,中共的“归毛派”竟然以“双唱”颠覆全国人同对《东方红》的“个人崇拜”批判,放纵《东方》公然开历史倒车,所以者何?

“十二五”力推中共回归王朝

研究发现,《东方》意在与“十二五”规划唱对台戏。

资料显示,《东方》几乎与“十二五”同时酝酿——2007年12月,“十二五”将由过去的十一个规划追求“国强”转向追求“民富”的信息在社会传开后,有军方背景的投资人颜建国即邀请唐国强(毛泽东扮演者)和刘星(“系列毛剧”编剧)聚会,反其道而行之,要拍摄歌颂“强国圣人”毛泽东的电视剧《东方》。当场定下了毛泽东在戏中的标志性对白:“恩来呀,我把天点亮了!”

这一细节的背景,据说在于中共党内的“归毛派”觉醒壮大了,不能容忍“维邓派”继续将中共推向远离马列回归中国封建王朝的轨道——当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救党,实际上是让中共远马列归儒家。

中共相当于异族统治者

据说,邓小平所谓的“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依据其实是中国五千年历史经验——执政的力量在于文化根基,中国历代执政集团无非两种文化根基,或依靠中国封建传统文化(儒、法、道);或求援外来文化,如元、清、太平天国。历史似乎证明,凡是以外来文化统治中国者,多是短命;反之,依赖中国文化传统执政者,无论怎么腐败,常有相当长的寿命。

比方,元虽然以《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定国号,但基本上是以蒙古族文化为主来统治中国,所以只有89年的短命。而清代汲取了元朝的教训,采用了满汉文化混合,后来以“汉六满四”的方式统治,也就苟延残喘了268年。

表面看来,中共是以汉人为主的统治集团,但其本质却是借外国文化来统治中国,实与异族统治相同——所谓异族与否,根本区别在于其文化归属。中共以德俄的马列主义建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也就是以德俄文化治中国,如同德俄人统治中国。即使毛泽东将“马列主义中国化”,成为“秦始皇加斯大林”模式,也仍然是“汉四夷六”,可以说,中共仍然相当于异族统治者。其最相似的历史造反集团是太平天国——洪秀全依靠歪曲西方文化基督教创立“拜上帝会”,骗取民意割据南京等地称王,前后不过十三年,虽有平均地权男女平等口惠实不至的“先进”口号,终于败于以儒家传统文化为思想武器的曾国藩,留下了太平天国运动造成两千万人丧生的历史悲剧。

终于承认自己是中共王朝

邓小平在改革初期提出的将中国建成“小康社会” 口号,许多人忽视了其中最深刻的内涵——改革即回归于中国封建文化传统!须知,“小康”乃中国夏商周三代封建专制时的治国理念与传统,与马列格格不入。江继位提出“三个代表”,意在将中共由仅仅代表无产阶级扩大为代表全民,也就是要回归“天子为天下人君父”的“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之封建传统;胡继任提出“和谐社会”,更加鲜明地让中共回归儒家文化。而“和谐”指导的“十二五”规划,要以“富民”为根本转变,更是要与“以民为本”的“五帝”接轨——黄帝倡导“抚(富)万民”,帝喾力行“知民之急”,尧最关心“下民其忧”,舜极痛“黎民始饥”,期望“民各伏得其实(富)”,实际却只是与“武伤百姓”的夏桀之商朝家天下相仿佛。中共改革三十二年来高唱“小康”“和谐”“富民”,也就是终于承认自己实际上也不过是中国第二十七个封建王朝——中共王朝。新中国初期的那种自诩别树一帜脱离中国封建文化传统的心高气傲,早已随毛逝而终。毛与邓的区别,只是一个要以德俄异族专制文化治国,一个要回归中国传统封建王道专制。 由此可见,“归毛派”与“维邓派”,都不能让中国人与普世价值接轨,真正过上现代化民主生活。但“归毛派”的“红色恐怖”比“维邓派”的封建王道更令百姓难受。

此时须注意,中国也并非永远不能接受真正先进的外来文化治国,历史上外来文化失败于中国,只因其并非真正的民主自由共生宪政。以中国本由上百个民族和国家合成一体的共生历史,可以相信,中国必将与世界先进民主制度文化融为一体。

今日《东方》虽是代表重庆“唱红黑打”入主北京的强劲新动向,看似轰轰烈烈,似乎战胜了“十二五”和“维邓派”,隆重纪念了“中共九十周年”,大有重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之势,却必然只是又一次南柯一梦,回光返照——《东方》去年在莫斯科拍摄外景时,前苏联已灰飞烟灭二十年,就是明鉴。

2011年 4月3日 于深圳 早叫庐
(《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