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成余:药家鑫“激情杀人”的社会环境因素

拖延了半年之久,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在2011年4月22日上午,对轰动全国的的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作出了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

许多人称这是“法律的胜利”,我看倒更像是网民的胜利,是民意的胜利。如果药家鑫不死,权力就是唯一的赢家。但现在这种所谓的“胜利”,也只是一种惨胜、是一种悲壮的胜利。它不过是给穷人一线活下去的希望而已。就像当年如果没有网民持久而广泛的关注,当局对湖北的邓玉娇案,以及广州的孙志刚案的审理,就断不会迫于公众舆论的压力而勉为其难地作出令人略感宽慰的重大让步。



2010年10月20日晚11时,对于许多良知尚存的国人来说,简直是一个残忍的黑夜。

在西安长安区大学城学府大道附近,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的大三学生、21岁的药家鑫驾驶红色雪佛兰克鲁兹小轿车,在返回西安途中将同向骑电动自行车的女服务员张妙撞倒。药家鑫下车后,发现呻吟中的张妙在记车号,便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连刺八刀致张妙当场死亡。药家鑫后来解释他为什么要杀人时说:“怕撞到农村的人,特别难缠。她可能看清了我的车牌号,以后可能会没完没了地找我父母要钱,就想自己了断此事。”

本来被车撞倒,可想而知,张妙当时一定是疼痛难忍,可这时还要被人雪上加霜地刺入八刀。有网友愤怒地说,对蓄意谋杀的药家鑫,应该“用八条枪同时执行”。

什么叫“激情杀人”?意即药家鑫用他那纤细、修长,天生一双弹钢琴的手,习惯性地向下做连惯动作,也可能是重复性、机械性的动作,向受害人的要害部位连捅八刀。可以想象,他握刀捅人的姿势的确看起来富于希魔式的疯狂激情。因为希特勒早年也是学艺术出身的,但谁会想到他后来的屠戮激情曾让整个欧洲都为之颤抖!

而今,在我们这个古老的大地上,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不信再看看以下几番奇景吧。

●优酷网上有一条视频:宝马司机故意四次碾压儿童致死。视频重现了当时的场景:司机倒车时,不慎压倒一个名叫乐乐的小孩,当时司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麻烦了!与其麻烦一世,不如麻烦一时。这时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见那辆宝马车明显加速的环节,如果是自然地倒车离开,那么没必要加速到那个程度。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头骨还比较柔软,我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宝马在加速倒车时,乐乐的头部直接撞到了坚硬的地面上。这一下足以昏迷甚至致命。但宝马司机还不敢肯定儿童是否已死,又把车向前开了一下再猛向后倒车,来回连续几下造成了小孩被多次碾轧。这一切都是在短短几十秒内完成。

●成都一男童被二次碾压致死:卡车向后倒行了一下又向前开动了。右后车轮压烂了支垫的石块后再从男孩的身上碾压过去,卡在后车轮中间的妇女再次受伤。在人们的惊呼声中,卡车终于再次停住。人们奔向车底,但已经晚了,男孩身下早已鲜血如注,没了气息。

肇事司机如此残忍杀人的动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不想让伤者在以后一系列的医疗赔偿问题缠住自己而不得脱身。换句话说,赔偿金无论如何都比人命金贵。生命,在这些丧失人性的司机眼中,根本一钱不值!



药家鑫这个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的恶性杀人案虽暂时告一段落,但引发此案的社会环境深层因素更有必要引起我们的警惕。药家鑫蓄意谋杀凸显出这个我们社会教育的严重缺失。今天的药家鑫们其实都是很年轻的80后,都是这个社会教育环境制造出来的神奇动物。据凤凰网报道,药家鑫师妹李颖在得知此案经过后,竟然认同其师兄的捅人行为。“我要是他,我也捅……怎么没想到受害人当时不要脸来着?还记车牌。” 该同门师妹淡然地发出如此惊人之语之后。近日便在网上疯传开来,网友们纷纷指责李颖的冷漠。现在网民强烈要求西安音乐学院开除这个叫李颖的女生。但这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吗?药家鑫和李颖以及音乐学院的一群同学,正是被中共只要“爱国教育”而排斥公民教育的杀子文化所坑害。

据悉,药家鑫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也有网友人肉搜索到他出身在一个“军二代”的优裕家庭。药家鑫平日在校表现非常好,成绩优秀,得过13次奖励,在老师和同学眼中内向平和,是个好学生。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优秀的男生,在事故发生的一瞬间,却做出令众人瞠目结舌的狂人举动。

试想,什么样的中国式教育体制才能抚育出这样的人间奇葩?撞了人,还在受害者身上再插上几刀?如果一种教育不能把善意和宽容注入孩子们的体内,而是不断地用仇恨来电击他们的心灵,那么,这样在内心中装满凶器的“三好学生”今后还会在社会上不断涌现。

如果说药家鑫是凶手的话,那么正是当下这种药家鑫式的家庭教育和整个社会空气下轻视生命、唯钱是瞻的社会环境,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幕后元凶。

聊可一慰的是,面对如此冷血的“激情杀人”,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已良知泯灭。据悉开庭前,陕西省西安的庭审现场附近就有宣传部的便衣在警告记者,不让报道并严控记者进场,但仍有几位西安市民在高声演讲,提倡“护法”:“如果一个公民的生命、财产不能得到保全,那么法律将无价值。如果今天认定药家鑫激情杀人,那么明天你们也有可能被激情杀死!”——现场围观的群众掌声不断。有些群众还制作了画有血迹的T恤,上书“谋杀我,让中国流血”、“I am justice”,他们高呼“愿意支持正义的请签名!” 民众的围观和强烈抗议,等于也给当下所有放荡无羁的中国暴富群体上了一门忍无可忍的课:你们不能欺人太甚!虽然你们可以粘在既得利益的大树上剥夺我的财产,但是别轻易剥夺我的生命。这已经是最低的底线!可是现在,我们却连这一条底线也快守不住了。

让我们诅咒这种被邓氏改革毒化多年的社会环境吧,一个药家鑫只能杀害一个人,无数个药家鑫诞生出来,才是这个病态社会爆发社会动乱、血腥循环的根源所在。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