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吉文:解读市长的“黑话”

据新华网郑州4月21日报道,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1日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深圳市人民政府原市长许宗衡受贿案。该院指控称许宗衡在2001年至2009年担任中共深圳市委常委、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3318万余元,不日将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法庭宣布此案将择期宣判。其实从前不久翻船的广东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被双规等事实即可推断,在这个一党专制的官场里,所有的市长、书记无一不是贪官。只是看北京高不高兴查办你而已。所谓“反贪防腐”只是针对个别人而言,如果要动真格的,恐怕各省、市的政府大院就没几个人能上班了。

听话和不听话的贪官

民间对中共的反腐秀曾如此解读曰:中央政府在反贪的谋略上采取的办法是,让听话的贪官来反不听话的贪官。不听话的贪官们卷铺盖走人了,听话的贪官又会“你方唱罢我登场”地接踵而至。这就是中共的反贪潜规则。

原市长许宗衡一走,新市长王荣上任后就在深圳市委五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闭幕大会上说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前一阶段,因为许宗衡的案件,在扫尾时候,有些线索要跟少数同志核实一下,仅此而已,不存在新的大案查案,而且这项工作也已经结束或者基本结束,就是核实,核实之后就完了,所以各位同志,尤其是干部之间不要相互猜疑,当事人也不要有过多顾虑,如果是自己的问题,接受教育,感谢组织的信任,放下包袱,用我们的努力工作回报组织。这既是中央对省委的要求,也是省委对深圳的要求。”新市长的这段话,千真万确是官场的“黑话”。就像医生开的处方,只有行内的人才听得懂。因为这里面涵盖的信息相当丰富,可能让你越读越有味道。官场的“黑话”,自有它约定俗成的一套话语体系,虽然外面的人听不懂,但内部的人一听就明白:

上面说了,我们这次就整许宗衡他一个人,别的人我们这次就不整了,你们现在没事了,大家放心干活去吧!

第二层意思可以这样解读:此前贪污受贿的,只要没立案没双轨,上面打算既往不咎了,我党会保护大多数腐败干部的,因为这是我党的一贯方针嘛。

第三层意思呢,就是暗示你:以后在我王某人的主政下,兄弟们还可以继续捞的,能捞多久算多久,只要我王某人还在位,当然不会亏待你们的。

第四层意思就是说,你们以前干的好事,组织上其实都很清楚。所以你们要感谢组织放你一马。你们有事的,从今往后也不用背包袱。只要跟着我好好干,就有出路。

第五层意思则是说,这次的事就这样了,我党还是要保护大多数腐败干部的。若真要认真彻查,大家都知道咱们这个党怕是不存在了。所以基于咱们共同的利益所在,我党反贪当然还是会有分寸的。你们就不要整日价提心吊胆的,听懂了吗!

对于新市长这番耐人寻味的“黑话”,我想台下的官员们一定会心领神会。能听懂上面的意思,对于中共官场中的人来说,直接关系到你的乌纱前途和个人命运能走多远。因为中共官场权力的来源,不在人民,而在上级。所以,是否听得懂上级的意思就非常重要;而民间的吁求则不用太在乎,因你的乌纱帽根本不由市民授予。

二、贪官的示范作用

看起来好像所有的人都痛恨贪官,可是如果谁家有人真做了官,他的亲属、还有他的朋友首先就会把他改造成一个合格的贪官。正如前不久广州那个刚刚进入小学殿堂的六七岁孩童,在面对记者回答“将来的理想”这个提问时,孩子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非常认真地说:“想做官。”当记者问他“想做什么官”时,那位小学生想了一下,毫不犹豫地说:“贪官!因为贪官有好多东西。” 这个孩子无非是说了“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真话,贪官利用权力并以此拥有好多东西足以羡煞今天的孩子们。但这条消息却足应让所有的大陆为官者为此而脸红。

生活中,这种自相矛盾的思维方式的确无处不在:我们对贪官恨之入骨,可同时我们又不顾一切的报考公务员,梦寐以求的要做官;我们对垄断国企骂不绝口,可同时我们又削尖脑袋地想到那里求职就业,拿不合理的高工资;我们对办事情要找关系送东西深恶痛绝,可一旦自己要办事,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找关系送东西;我们对特权车愤愤不平,可是当我们偶然有机会坐在里面风光一把的时候,却又觉得无比的痛快和神气活现……

一句话,我们觉得愤怒,并不是因为我们觉得不公平,而是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愤怒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方设法要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其实,我们许多人骨子里甚至是喜欢、迷恋、崇拜这种不公平的。

有位近年在网络上十分红火的博客作家在谈到贪官的环境因素时,这样跟我分析道:“如果我做了他那样的大官,那一定也是贪官,很可能比他还要更贪!” 听罢此言,我始而讶异,继而认同。的确,在那种特定的官场游戏规则中,如果只有你一个人不贪不嫖,那么,就等于你破坏了那个大家已经约定俗成的官场游戏规则。大家一定会难以容忍你的特立独行,一定会群起而排挤你的生存空间,直到把你赶出那个权力圈。

有权就有钱。这在中国的现有体制下,绝对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2003年落马的正省级大贪官——河北省前省委书记程维高,晚年在不断反思自己的为官历程和自己当年的言行时,很难得地反思到了中国的政治制度设计上。有个友人曾问程维高一个问题:“你告诉我,在现有体制下,一个省委书记权力大到什么程度?副厅以上的领导干部,你个人能不能说了算?”

性情耿直、直率敢言的程维高痛快地回答道:“绝对没有问题!我要看中了谁,一般操作是这样的,把组织部长叫过来,说我上一次在某某地方见到那谁,感觉他思路不错。其它都不要说,这个话朝这个地方一落,马上组织部就会按照干部任免的程序去考察,然后会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

他曾说,“我是很霸道。但是,这一切都要放在政治体制上来观察。这个体制让我有权力霸道,但是,现在我却没有任何机会去申诉、去说明自己的冤屈啊。”诚哉斯言!
今年初因贪污16亿而落马的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在接受调查时称:“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凭什么专整我?真让我交代,我能交代三天三夜,把茂名官场翻个底朝天。中国不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腐败分子反腐败吗?”他说的这番话,简直是肺腑之言。有网友因此而调侃道:“市委书记罗荫国应该再加一条大罪——犯了‘泄露国家机密罪’”。

现在谁的官不是买的?买官是投资,卖官是回报。这是官场的明道理。不掏钱就想当官的,那也太不厚道了。

由此回想到深圳新市长王荣说的那段“黑话”,可能话中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现在地球人都知道,许宗衡的官帽是花大钱买来的。今天他落马了,是他自己不小心。谁叫他和上面领导结怨的?上面说了,此事不能牵扯太多,所以大家要先感谢组织的信任,放下包袱,继续谨慎地捞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