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中:六一,我们给儿童什么礼物?

这是一个城市儿童一天的生活写照——早晨六点半,他或她,被差点失灵的闹钟催醒,揉着肿泡泡的眼睛,打着哈欠,套上假冒耐克运动鞋,披上校长吃了回扣的校服,再背上比电工包还沉重的书包,洗漱完毕,匆匆出门,买根地沟油油条,啃个苏丹红咸蛋,就着一盒三聚氰胺牛奶挤上公共汽车赶到学校。中午,学校食堂供应加了瘦肉精的猪肉、多种农药蔬菜以及人造鸡蛋汤,就着一碗石蜡翻新陈米饭总算填饱了肚皮。傍晚放学回家,母亲慰问孩子,饭桌上不可谓不丰盛,但却不经意间买到一条避孕药鱼,外加尿素豆芽、石膏豆腐、染色馒头。饭后水果,就是那种差点被膨大剂引起爆炸的西瓜了……老话说“病从口入”,吃了这些东西,纵然不死,很多孩子也是疯长、早熟或呆头呆脑,有民众戏言:“不吃怕饿死,吃了怕毒死,最后,只能等死——除非胃里有座综合各种毒物的化工厂”。农村孩子上学,先要割一背兜猪草,再走很远的崎岖的山路赶到学校。午餐或饿肚子,或啃几个烤土豆、红苕将就,家酿老咸菜是佳肴,不干净的生水当饮料。由网友和部分媒体人发起的川、黔、滇、桂山区孩子的免费午餐活动,因政府不牵头、不拨款、不支持,放任自流,且造舆论说私下募捐“非法”,已有难以为继之虞。再说,很多农村孩子,纵然在半饥饿的状态下勉强完成了学业,也升学无望、就业无门,只能回到家中继承老一辈的光荣传统:“面朝黄土背朝天”修地球!大陆“三公”开支几千亿元,却只有低于非洲乌干达的人均教育拨款,还被层层克扣,农村老师常被拖欠微薄的工资,不少学校濒临关门……这,就是六一儿童节当局给孩子们的“见面礼”!然而,身体上的戕害还是可见的,有的疾患尚可后天治疗;而心灵上的毒害则更加隐蔽、更加可恶,也更加无药可救了。

上午语言、算术,讲的还是董存瑞、黄继光、邱少荣的“英雄事迹”,5•12没有救过人的“抗震小英雄林浩”上了书,外加“朱德的扁担”等老掉牙的革命故事。老师要求学生学习的楷模,是官媒吹嘘的武汉市“五道杠”少先队总队长黄艺博被其父拔苗助长的“先进事迹”:两岁看CCTV “新闻联播”,7岁读“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至于数学老师,从不敢出大陆物价上涨了多少的计算题,偏要学生算一算父母的工资增长了多少?国家的GDP又是几何?下午的音乐、体育课,反复翻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的祖国”,等等;体育老师会要求学生学习国家女排,背颂一段“长征”七律,模仿中国男足在旗杆下向祖国人民宣誓:“锻炼身体,保卫祖国!”、“锻炼身体,建设祖国!”这,就是六一国际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当局给孩子们的第二个“礼物”——充斥党文化党八股的填鸭式的奴化教育。此外,利用电影电视荼毒青少年可谓煞费苦心,考虑到少年儿童接受《建党伟业》《东方》这些歪曲历史的影片确有困难,特在六一前的5月27日,将所谓的红色经典《西柏坡》搞成动画片在CCTV放映。

5•12汶川大地震三周年前夕,大陆当局丧事当成喜事办,非但不准纪念死难者,反而大红大绿地歌颂党的领导,令人十分反感,但敢于秉公直言的《南方都市报》一篇社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却道出了人间真情,文章特别怀念那些死于豆腐渣工程的孩子们。社论中,笔者用诗一般的语言,隐晦地追问了造成学童大批死难的深层次原因,他们虽是耍笔杆子的媒体人,却也作了许多被捕良心文人艾未未所作的事情。社论其中一段为:“我们答应过要念念不忘,要生生不息。我们做了很多,又做得太少。迷途不返的人,你们在哪里?我们点燃的光能否照亮你们的路?我们无法做得更多,只好摆上铁做的12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征且祭奠你们凝固了的生命。”据介绍,用铁铸造的12生肖圆明园兽首和无数瓷做的瓜子,是艾未未团队批判当局的现实主义行为艺术品。可恨,就连艾未未、谭作人这些真心哀悼5•12地震死难学生的好人都要被抓,除了一党专政、强权和镣铐,共产党还会为中国儿童准备什么好的节日礼物呢?

大陆当局给孩子们的第三个“礼物”,是日趋恶化的生态环境,这是一个难以逆转的严重问题,非第一、第二个“礼物”那样可以逐步解决——如果当局改弦更张的话。关于食品安全,只要制定严格的法律、法规,有关部门加强监管,与不法厂商利益脱钩,严惩制假、投毒犯罪,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减轻有毒食品的严重危害。意欲取缔奴化教育,前提当然是摆脱党天下的羁绊,脱离党文化的惯性,一句话,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方可在学校教育方面允许兼容并包,给学生们开创一个自由发展、生动活泼的学习环境。然而,生态环境的改善难以一蹴而就,因为它是几十年野蛮开发积累的恶果,吾侪已经透支了子孙后代的资源,给他们留下了一个蓝天白云越来越远的烂滩子。

提到生态环境恶化这个生死存亡的大问题,首推臭名昭著的三峡工程:随着时间推移,三峡工程破坏生态环境的严重后患不幸被水利专家黄万里言中。自从工程竣工以来,洪涝、干旱、滑坡等灾害频频曝光,纸里包不住火,本月18日,国务院总理终于忸忸怩怩地变相承认三峡工程失败了,说什么“三峡工程在突出带来了巨大综合性效益的同时,也必须解决那些迫切性的问题,如顺利地安置三峡移民、地质保护及防止地质灾难”, 云云。其中,三峡工程所谓的成绩只是照本宣科、老生常谈,事实上,就连中共官媒也已逐渐降调,从可防“万年一遇”、到“千年一遇”再到“百年一遇”,最近又说防洪“不能完全指望三峡”了。好容易,他们总算说出了他们自己不愿说出的事实。迄今,100多万三峡移民留下的后遗症难以解决,因很多移民经费没有到手,不少移民生活困苦,上访又被无情打压。若干年来,有的移民几次搬家,折腾来折腾去,仍生计无着,移民们与政府的对立情绪一触即发。另外,坝区地质灾害频仍,经常发生大面积滑坡,影响航道安全;库区淤积,造成洪水泛滥,跷尾现象抬高了上游水位,丰水期的矛盾尤其突出:“开闸放水淹武汉,不开闸放水淹重庆”。枯水期恰恰相反,上下游争水用,难以兼顾双方利益。长江下游,特别是今年夏季的干旱现象非常突出,已影响到大型船舶沿江上溯的里程,多次发生船只搁浅的事故。昔日洪湖水不再浪打浪,洞庭湖区水稻无法播种,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水面缩小10分之8、9,四周杂草丛生,湖底可开汽车,鱼虾大量死亡,养殖专业户损失惨重。原来需要乘船过去的落星墩景点,如今可以步行到达了。总之,鱼米之乡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空中楼阁。而此时此刻,上游的三峡电站还在蓄水发电……

三峡,只是大陆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一个缩影,其它危害国民的极端例子还不少,如重金属污染,据浙江在线消息,台州市椒江区峰江街道上陶村的200多名村民终日惴惴不安,由于蓄电池企业非法生产和超过标准肆意排污,致使村中过半村民都出现了血铅含量超标的现象,个别人身上的血铅含量甚至超过了安全线3倍。受害者中,儿童有35人。人道是,儿童是祖国的花朵,儿童是人类的未来,儿童是我们事业的接班人。难道,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这样来交班的吗?!答案,当然不在我们普通老百姓身上。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