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谣言”迭起的危险信号

今年3月10日,吴邦国在人大工作报告中把去年的“两个绝不”发展成为今年的“五个不搞”。然而, 3月14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便在中外记者见面答记者问时,高调首提中国发展道路的“新四个坚持”,即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社会公平正义;坚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温家宝曾以“天变不足畏 祖宗不足法 人言不足恤”为信条,大胆表达党内非主流声音。其实,他早在2008年两会记者招待会中,就提出干部要思想解放,需要“独立思考、批判思维和创造能力”。

中共十八大临近,太子党要“唱红中国”,中南海政局风向标大举左转。当此之时,总理温家宝却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特区原全国人大代表吴康民时特别强调:内地的改革所遇到困难,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喜欢讲大话,社会风气不好,应该努力纠正。4月26日, 北京学者茅于轼在《财新网》发表了《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要将毛“彻底赶下神坛”,接受公正评判。该文笔锋犀利,以千钧之力,横扫了毛左大本营《乌有之乡》上的腐朽之气。为此,茅于轼遭遇到毛左们倾巢而出,群起攻击。上演“唱红中国”背景下毫无法律常识的“群众公诉”闹剧,成立类似文革时期各地“红卫兵战斗队”那样的 “人民公诉团”。

2011年4月28日,人民日报曾以评论部集体名义,特别刊发一片耀眼文章《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旗帜鲜明地高扬“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普世价值观。近来,《人民日报》评论部多次发表系列文章,发出另一种声音,如呼吁执政者用公平正义消解“弱势心态”,并指出“希望杜绝一切非理性言行是不现实的”,以至于曾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的周瑞金认为,这“代表一种新的意识形态趋向,就是在十八大召开之前,意识形态应该更宽”。

然而, 5月25日中共《人民日报》却突然发表了署名“中纪闻”(即中纪委谐音)的“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的文章,与《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立场针锋相对。该文火药味十足地重提胡锦涛的“六个决不允许”令。即胡锦涛在十七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党的政治纪律问题时提出了“决不允许在群众中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与中央的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对中央的决策部署阳奉阴为﹔决不允许编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此文杀气腾腾地称,少数党员在一些涉及党的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我行我素”。

继上周《人民日报》发表《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后,官方新华社31日又发出2000多字的长篇报导《中共为什么重申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该文声称,党员有义务“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坚决反对一切派别组织和小集团活动,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文章专此引用苏联、东欧共产党丧失政权的“前车之鉴”,以及当前国际上一些动乱的“警示”,说明中共对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的一再强调更显重要和迫切,这体现了胡锦涛对苏东波“和平演变”的一贯“忧患意识”。

新华社的文章还指“西方敌对势力加紧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图谋,利用各种手段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思想领域的矛盾和斗争更加杂激烈。”海外媒评论普遍认为,此文矛头是针对中共总理温家宝为代表的党内人士。这充分力争了,中南海高层难保统一。

《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一出,再次引发毛左亢奋,他们纷纷将矛头转向温家宝,大批温家宝的“两股势力”讲话,是对薄熙来以及其它呼吁继承发扬毛泽东思想的左派的批判。他们攻击说,“ 没有温家宝的反文革的讲话,就不会出现茅于轼的反毛文章,茅于轼的背后黑手就是温家宝!”。随着毛派汹汹来势和团派的全面左转,倒温潮再次掀起。

记得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闭幕后,各中央级媒体曾针对温家宝8次高调倡导政治改革言论,联合推出反击“政改滞后论”文章,明火执仗地重新燃起“姓资姓社”争论的烽烟,进行“划清”“绝不”等反对普世价值的舆论宣传,似乎形成了一种官方意识形态的主流声音,大有当年要“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势头。去年从10月18日到11月2日,《人民日报》连发了5篇署名郑青原的文章,尤其是10月27日第3篇《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提出政改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不能空喊口号。

最近,中国一月内发生多宗爆炸事件震惊海内外,其中四川成都富士康厂房抛光粉尘引发爆炸,黑龙江哈尔滨天然气巴士加气时爆炸,陕西宝鸡氮肥厂焊接喉管时引发爆炸,属于安全生产事故。但江西抚州民众钱明奇,因不满拆迁问题10年都未解决,在市内多个政府机关引爆连环炸弹控诉,开创了中国特色“自杀式袭击者”抗议新模式,刷新了大陆官民对抗新纪录。此连环炸弹,加上29日四川成都公交集团非生产事故爆炸,不仅令政府官员胆战心惊,也让民众提心吊胆。刚刚过去的黑5月,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爆炸月”了

眼下,官民冲突频繁发生,愈演愈烈,大有燎原之势,特别是由上访、截访、侵害公民权利等酿成的冲突无以计数。仅仅5月期间,四川、北京、陕西等多地,接连发生抗议示威事件,特别是内蒙古示群众威抗议,这些事件概括的反映了中国社会日渐高涨的民怨沸腾。当此之时,胡锦涛亲自出面,5月30日主持中共政治局会议,下达了全面控制社会的维稳指令。胡锦涛在讲话中承认,中国“正处于社会矛盾凸显期”,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使社会管理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胡锦涛说,“事关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他要求各级部门把化解社会问题作为长期的和紧迫的任务,尤其要解决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通过协调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来有效应地对社会风险。胡锦涛在会上要求各地加强社会控制,包括互联网管制,以防止中国出现大规模的社会风险。

北京因恐惧当下内蒙的抗议运动会被理解成阿拉伯式的茉莉花革命,并波及内地,不惜代价,增派大批安全部队和警力,在内蒙古全境加强防范。据报道当地已经戒严,大学封校,气氛极为紧张。

眼下,由于中共“十八大”临近,其交接班引发激烈的权力纷争纷沓而至,政治形势诡秘多变,中共党内派系、路线纷争不止,多频道发声,有的借助民间“传销”,有的则借助海外报道。在此背景下,人民日报刊文《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要严查“谣言”。这标志着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发出了当今中国政治生态已经陷入危机的信号。

记得文革后期,全国各地泛起严查政治谣言波澜,随后导致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的群众怒吼。以史为鉴,每当中共进入严查政治谣言的紧张时期,都会激起民众对制造政治封杀令恐怖的强烈抗议与回击;而每一次所谓“政治谣言”频繁迭起,又都是党内高层纷争白热化的外向反应。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