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中:假冒伪劣《建党伟业》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电影离不开商品属性,在确定一个主题后,先要找人编剧、投资拍摄、经放映收回成本,再在影片给人们带来精神愉悦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增加票房、观众和电影衍生品,最后才由多方分成赚取利润……这应该是每部电影的基本要求,也是一切电影人所追求的共同目标。然而,作为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献礼片的大制作《建党伟业》却无视市场经济原则、背离赚取合法利润这个航道,独断专行、我行我素,成为中共一手炮制的假冒伪劣政治赝品。

首先,它被中宣部人为地赋予政治说教,影片完全没有一部电影引人观赏的情节魅力。故,被大陆人蔑称为党片或红片:党片者,充满党文化、党八股腐臭味也;红片者,充满屠杀、鲜血之谓也。当局用填鸭式洗脑的办法,强迫当代国人还去接受100多年前那个来自欧洲上空的幽灵和莱茵河畔的鬼魂——卡尔•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真的!此乃异想天开。人所共知,马列主义这个完全反人性、反人类的强调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的所谓学说,实为共产主义撒旦邪教,它在剥夺了上亿人的生命后,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早已步入死亡之谷。中共利用建党契机自欺欺人地来为这具僵尸招魂,只能落得个头破血流的可耻下场。

在参演的200来位明星中,不乏动辄就要10万100万出场费的大腕儿,但在此片中出演任何角色却不给片酬。他们或者是迫于政治形势和官方压力被迫就范,用自己的票房号召力来谄媚当局,如港台的一些演员就出于打开或站稳大陆市场的考虑;或者本来就是红皮黑心的款爷,甘愿为中共火中取栗,如赵本山之流;或者出于政治投机想要借此取悦中共,以便日后不受打压或少受打压,如出演《色•戒》后被封杀两年多的汤唯;或者,就是纯粹的“片内损失片外补”心理,先混个脸熟、再挣钱,这就和争上春晚的演员们的目的如出一辙了。显然,这种拍片方式违背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原则,若制片人韩三平没有官方背景和恶党撑腰,是决不可能得逞的。更可悲的是,有些大腕劳而无功打烂烟囱,由于一部电影的片长时间有所限制,他们所拍之片往往被删除,如汤唯最终就没能入戏,韩三平只能用加映“拍片花絮”和上网来补偿他们的失落心情。实在好笑!

差不多两年前,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董事长韩三平就以这种无本万利的方式炮制过另一部红片《建国大业》,从而,使其个人在政治和金钱上都狠赚了一笔,受到中共青睐,频频接受颁奖。此次他又故伎重演。然而,当年的《建国大业》却在观众中乏善可陈,尤其诟病他起用拥有外国国籍的中国大腕儿担当重要角色;此外,当局不惜工本对外拉风的《中国国家形象片》,更一下子用了20来位外籍中国血统演员,被观众讽刺为《非中国国家形象片》。这些演员,连他们自己都不热爱自己的祖国了,怎么能够帮助共产党建国呢?在观众的嘲笑声中,吃一堑、长一智,这次韩三平就不用或少用这些“叛徒”(文革称谓)恰又出了历史性差错——共产主义本来就是外国人“演”的舶来品!30年代,赣、闽红色割据区域称为苏区,地方政权命名为县、市苏维埃,江西瑞金的国中国竟被称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就是毛泽东,这不是地地道道的汉奸卖国贼是什么?

1921年成立的中国共产党,是由共产国际直接委派的洋大人马林操纵的别动队,13个成员中4个掉了脑袋,陈公博、周佛海两个当了汉奸,除去脱党、叛党之人,政治上能苟活到49后的只有毛泽东、董必武;而毛泽东是个什么东西?随着大量史料之披露,还用我来饶舌么!正如著名作家铁流先生所说,事到如今,毛泽东应该“腐尸出堂,画像下墙”了。今年7月1日是中共成立90年,明年中共还将召开权力交接的18大。人们清楚:从今年7月到明年18大这段时间,是中共各方政治势力释放政治信号敏感期,《建党伟业》就是极左毛派释放的信号之一,值得各方留意。最近北京高层圈内人士透露,中共7.1后必然全面向左转,新班子将从重庆地方势力手中夺过左派旗帜,继续强化一党专政;当然,也会制造“还富于民”的假象,杀几个土老财来平息民愤,以使政权平稳过渡。

正如一生投身教育的父亲汪伯衡老先生土改中被镇压、自己又在峨边劳教虚掷25年光阴的汪孝直先生,在他所著的《沙坪茶场》一书(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发行)中所说:在共产主义“这面《革命》旗帜下,先后有10多个国家、上100个民族和近20亿人口,遭受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蹂躏和奴役。人亡、物毁,多于2次大战!”现如今,苏联、东欧历史的一页虽然翻过去了,但在中国和朝鲜少数地方,共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既得利益之徒还在觊觎将来!我们要记取沉痛教训,决不让苏俄的历史重演!若我们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就会使“独夫之心,日益骄固”。这便是我以重病之身笔耕不缀的原因之一。《建党伟业》的出现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警惕啊!善良的人们。

目前,为毛泽东招魂的《东方》、歪曲历史的《中国1921》等党片红片,正充斥各地银幕和荧屏,就连小朋友喜欢的动画片,也生拉活扯搞了部《西柏坡》。意识形态的疲劳轰炸,甚于文化大革命。由这些影片作者搔脑壳编造的情节更经不起推敲、荒唐得令人汗颜,如毛泽东的一篇励志文章,就让大烟鬼刘根翻然悔悟投身于革命,居然当上查禁鸦片的排头兵。果真如此容易,建议全国戒毒所集体学毛选。在这类影片中,前后共有6个漂亮女孩饰演杨开慧,她们毫无例外地围着“情种”毛泽东旋转,全然不顾他始乱终弃的流氓行径。毛泽东与杨开慧、陶斯咏搞三角恋;杨还在狱中,毛就匆匆忙忙与贺子珍姘居的丑事,一点没有反映。

《建党伟业》在发行上更加霸道,中宣部恬不知耻地强令全国人民集体洗脑,从机关干部、工人到学生,或由单位工会出钱、或由学生家长买单,无一例外都要去看《建党伟业》。女儿单位已下通知、孙儿学校开始收费。韩三平则利用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董事长职务之便,不仅强要全国主要影院系统同时于本月15号开始放映《建党伟业》,而且,只要观众少于3000万、票房尚未达到预期的8亿元人民币,就不准任何中外影片占用档期,其蛮横无理的嘴脸让人想起文革时“8亿人8 年看8 个样板戏”的文化荒漠。我在想,如果规定不看《建党伟业》就不准吃饭的话,何止3000万观众、几可达13亿人,因为谁也不能不吃饭嘛;如果规定学生不看不发文凭、工人不看不领工资, 别说8亿、要达到80亿票房又有何难?这使人想起满清初年“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武断与毒辣。然而,辛亥革命快100周年了,启眼观之,当今中国还有几个猪尾巴?就连满清末代皇帝最终都被汉化了,那么,今日中共文化专制主义还能折腾到几时呢?!

须知,“经济利益决定政治观点,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没有理由相信今后会改变”(前印度总理尼赫鲁语)现在的中国人处于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水深火热中,当局大员个个都是脑满肠肥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一意孤行地灌输党史、强奸民意,其目的无非是要保住他们的“胜利果实”。结果,没有果子吃的老百姓必然是怨声载道、怒火中烧,直到激起更大的民变。除非,你能在每个人的脑海里植入宣扬共产邪教的芯片,概由中南海大佬掌握鼠标,也许才能让中国人随着你的节拍俯仰腾挪翩翩起舞。可惜呀!你没那种超前的能耐和技术!岂不悲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