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薄公子为什么不回来唱红歌?

作为中国太子党标志性符号之一的薄熙来,继在大连的主要街头大树其恩主江泽民的巨幅画像之后,近年又在重庆弄出了更大的动静——“唱红打黑” 的新花样。

至于以“打黑”来排斥不听话的异己就暂且不论了。“唱红”,则属于纯粹的政治倒退。当人们看到重庆街头巷尾满眼都是红色海洋的时候,当人们再次听到过气的革命歌曲此起彼伏的时候,思绪就会不由自主地被拉回到毛泽东的文革岁月以及那一穷二白的痛苦年代。

当海外几乎公认现在的中国已经进入“非毛化”之际,薄熙来却反其道而行之,让毛泽东时代的落后记忆死灰复燃。这在外界看来,人们也许以为薄熙来的内心自有一股毛泽东红色价值的心结,其实那只是停留在表象的观察。如果都可以看到他背对公众的另一面,人们也许就不难看穿他表里不一的虚伪面目了。

人们或许还记得, 2009年薄熙来的公子——薄瓜瓜从英国贵族学校——“哈罗公学”闪电返国,然后在“有关方面”的安排下,特意在北大做了一场毫无价值的演讲秀吧。那前呼后拥的保镖阵营,堪比国外政要,着实令北大学子们大开了眼界。

6月27当天,当北大英杰交流中心距离正式开场尚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大厅正门口已有四个彪形大汉矗立两列,白衬衫、黑裤、黑皮鞋,留着短发,带着麦克风,面带冷峻。他们比一旁穿着制服的北大土保安,足足高出半头。保安工作据说是接到上面指示临时加强的。学生们一看见这阵势,心理上已经被“中南海保镖”的震慑感所笼罩。北大的组织者还匠心独运,特意在每个座位上发送了一张“活动须知”的小纸条。第一条即规定有“如有媒体、报刊等要采访或对此活动及相关内容进行报道,请与活动组织者联系,并经同意方可报道”的宣传纪律。这可是连外国元首都享受不到的特殊待遇。

其实,这些年,从英美学成归来的“海归”多了去了,不到22岁的薄公子何德何能竟可在号称中国第一学府的北大高调开讲?还搞出如此夸张的护驾阵营,不就是因为他有一个太子党老爸——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现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官衔吗?

薄熙来既然要向人们展示他不忘革命前辈的高尚情操,何不索性把自己远送西方镀金的少爷叫回来和大家感受一下父辈的红色价值观呢?我想即使薄熙来愿意,薄公子也绝不会乐意而从。因为他已经享受惯了西方世界无忧无虑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据早前百度网上疯传的“薄瓜瓜夜店风流”的留学生活照片来看,人们如何能把薄瓜瓜的乱情表现与出身又红又专的红色后代联系起来?

这还不算,据海外报道,薄瓜瓜入读贵族学校——“哈罗公学”的巨额学费就是由薄熙来在大连的爱将——大连大商集团董事局主席牛钢出资的。“大商集团”正是在薄的授意下,让东北不少国有商业网点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大商”后,牛钢这才一步步发达起来。

至于英国的“哈罗公学”,凡了解一点英国教育机构的人多少都不会太陌生。哈罗公学不是一般中国留学生敢问津的地方,因为它是英国最富盛名的私立学校之一,入读者多为本地区以外的富家子弟。这种贵族学校连英国一般的富人子弟都不敢奢望,何况中国人如非等闲之辈更是连门都没有!你只需知道英国几乎有四分之一的首相都来自“哈罗”就够了。对许多英国老百姓来说,能进这样的贵族学校的当然都是牛人。但也有例外,这所贵族学院对于能够赞助学校一座实验室,或一个科研项目,抑或赞助很多英镑,那就另当别论,一般都会直接被录取,在校期间还会受到各种特殊优待。当然,这个赞助费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

薄熙来既不缺钱也不缺门路,他要妻子专门送儿子到英国伦敦,为的是带着他11岁的宝贝儿子,专门在英国高薪雇请家教补习英文。代价则是他在大连主政时期大笔一挥暗助大商垄断着大连商业。当然,大连大商集团的回报也很丰厚。终于,后来哈罗公学同意了16岁的薄瓜瓜参加面试,这算是哈罗公学500年来首次愿意接收第一个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中国学生。

但这个高干留学生在英国贵族学校却并没怎么安下心来认真读书,而是很快适应了西方放浪形骸的夜店生活。更何况他从来就不差钱。据报道,薄公子在英国期间根本不屑于住学校提供的学生宿舍。他自己在外面租了很大的一套房子。现在又飞去美国了。去年,薄熙来还深有远见地准备帮儿子促成一桩“新时代政治婚姻”,与中共元老陈云的孙女——陈晓丹联姻。目前陈晓丹在美国读MBA,而薄瓜瓜则就读肯尼迪政府学院。长久以来,中国革命家族的 “太子党”后代们就乐于通过政治联姻来保住家族的权势。

而今,当薄熙来刻意在重庆制造大唱红歌的政治奇景之时,真不知那些应声嚎唱红歌的人们如何看待薄大人让自己的公子尽情享受西方奢华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呢?薄瓜瓜作为薄家的“红三代”,就可以独享不唱红歌的特权?

当然,就薄熙来这套言行不一的鬼把戏而言,其他大小官僚的家属也大抵无出其右。并非薄熙来一个人特有的现象。如果有心人愿意历数一下现任中共高层权贵的亲属,一定会惊呼,原来号召我们不忘老本、艰苦朴素、学习红色价值观的领导们,自己却千方百计地利用职权之便,为自己的家族子弟大开通向西方自由生活的方便之门。哪里还有一丁点儿言行一致的诚信可言?

现在官员和富人纷纷移民,通常是因为对暴富的财产缺乏安全感;而穷人之所以也想方设法移民,则多是因为他们在这块土地上活着而感受不到作为人,和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尊严感。而对比薄熙来放任自家少爷在海外潇洒风流的浪荡生活而言,他如今在重庆大张旗鼓地发动唱“红歌”之举,简直就是一出以近乎复古的方式愚弄百姓的现代版荒唐政治闹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