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7月18日凌晨2时30分,深圳市南山区大新社区花屋巷的数百居民在睡梦中被惊醒,亮灯后发现家里的地面、墙壁、蚊帐上爬满了成百上千只蝎子。截止18日下午1时,蝎子基本被清除,路边的蝎子尸体被打扫成堆,粗略称重后得知,这些蝎子竟有20多斤。

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俗称“五毒”,一般人在看到这些毒物的时候都会胆战心惊,尤其是在碰到蝎子或者蛇的时候,相信不少人都会惊出一身冷汗。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面积越来越大,城市居民也越来越多。如今,要想在城市里一睹“五毒”的风采,估计是难于上青天。就像我这样的生在农村的人,也只见过“四毒”,和蝎子一直无缘相见,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五毒”均有较高的药用价值,蝎子作为五毒之首,在中药市场上更是供不应求。在一般的城市,除非是在市场上,在一般的地方,几乎不可能看到蝎子。深圳大新社区为何在一夜之间出现这么多的蝎子?显然,这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为的恶作剧。在看到成百上千只蝎子时,社区居民的第一反应就是,此为开发商所为。

据悉,该社区的居民房屋都很破旧,开发商一直觊觎这块地,虽然经过了多次谈判,但最终仍未达成一致,双方没有签署拆迁协议。居民们之所以不愿意搬迁,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舍不得那块地,而是开发商愿意付出的补偿金太少,如果同意搬迁,拆迁所得的补偿费用完全无法满足他们购买新房的需要。全国各地的拆迁纠纷,原因几乎都和这类似。

在这个意识形态僵化的一党专制时代,中国人普遍缺少创新力和想象力,不过,中国人在为非作歹和弄虚作假方面的水平却堪称世界第一。在经济飞速发展的这些年,全国各地都在大兴土木,拆迁、征地的事情数不胜数。很多中国人都知道:“穷不可跟富斗,富不可跟官斗”,虽然不少民众的房屋被强拆,土地被强征,但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不过,在民众权利意识不断觉醒的今天,仍然有不少民众不畏权势,勇于抗争。

为了达到成功获得土地的目的,开发商苦心孤诣,想出了各式各样的逼迁方式。或是威胁,或是暴力袭击居民,或是断水断电,或是挖壕沟和堆放垃圾。以上这些方式还算仁慈,有时候,开发商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拆民房,放火驱赶居民。近两年,开发商更是想出了一般人想不到的奇拳怪招,那就是放毒物逼迁。在深圳的毒蝎逼迁事件之前,广州等多个城市就曾出现过毒蛇逼迁的骇人听闻。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在《捕蛇者说》 一文中讲述了捕蛇者的悲惨境遇,里面有一句千古流传的名句,那就是“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如今,这句话可以改成“开发商之毒有甚是蛇者”了,因为没有蛇蝎心肠的开发商,是绝对干不出放毒蛇、毒蝎逼迁的事情来的。

大新社区的居民证实了公众的猜测,毒蝎果然系人工放置。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凌晨2时许,我看见一名二三十岁的男青年手拿一个木桶,把里面装的东西倒在花屋巷拆迁户的门口和窗台上。我觉得可疑,便找来手电筒一照,发现满地都是大大小小的蝎子。”有居民怀疑,放置蝎子的男青年很可能是开发商指使的。显然,这种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事后,相关开发商坚决否认派人放毒蝎子,声称他们跟广大居民一样,都是受害者。他们认为,这是有人故意嫁祸,别有用心。而目前作案者可能有几方面:一是有开发商看见有肥肉到手,故意搅局,争抢项目;二是不排除有村民为了获得更高赔偿,自导自演“放毒蝎子进家里”;三则有可能为了报私仇。开发商的想象力和辩解力太强了,第一条说明房地产开发的确可获得暴利,否则就不会有人搅局;第二条显然是在以己度人,开发商自己卑鄙龌龊,便把居民想得和自己一样;第三条更是荒唐可笑,谁能和社区的上百家居民有仇?如果真的有,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仇恨?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今的中国更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别人做不到的,这从开发商的逼迁手段便可见一斑。在继毒蛇、毒蝎逼迁之后,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毒气逼迁的事情,只要房地产行业继续维持官商勾结的这种现状,我想,毒气逼迁,甚至是暗杀逼迁的事情就不会太遥远。

2011年7月21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