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不应按中共官方史料去考证真伪
——评章立凡先生“《中苏密约》真伪考”

章立凡先生在香港《开放》月刊2011年8月号上发表了题为“《中苏密约》文本真伪考”(以下简称“真伪考”)一文。称:《开放》“七月号刊登《中苏特別條約曝光》一文,作者署名铁流。稍後編輯部更正,作者是朱忠康先生。遺憾的是,朱文引用的所謂來自“前苏联解密档案”的十九条密約《中苏友好同盟特別協定》,其实是伪造的”。

章先生之所以认为这个毛泽东在建政初期与苏联斯大林当局签定的这个密约(共19条)并无其事是伪造的,因为章认为它“实际上只是冷战时期常見的宣传品而已”。但“真伪考”也同时承认该密约“曾收入台湾学者吴相湘的《俄帝侵略中国史》和張玉法的《中国現代史》”两本史书中。也就是说是有史籍可考的。并非朱忠康先生凭空捏造。但是章先生却以—句中共党文化中常见的用语:“实际上只是冷战时期常見的宣传品而已”便将其一笔抹杀,全部否定。接着章先生更出语惊人,称:“张玉法先生还健在,可以向他质证,我相信如果他的书再版,上述引文不会保留”。在这里章立凡先生竟然以“我相信”为“根据”就“代表”张玉法先生“表态”了,认为人家一定会认为是“伪造”,因而“不会保留”了。章立凡先生的“我相信”也不免太草率了吧。而且这样随便就让张玉法先生“被代表”了,这只有在中国大陆才是司空见惯的怪事,动不动开口闭口人家就要“代表中国人民”、“代表十三亿人”,这是不折不扣的霸道。请问章先生如此“霸道”依据何在?难道仅仅依据“我相信”就得出结论了,这样的“结论”有什么说服力能让别人“相信”?由此,我不禁想起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先生在回应七.二三撞车大事故诸多疑问时的那句“经典名言”:“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相信”。真不敢相信学者章立凡竟把自己降低到王勇平的水准了。

下面我们不妨再剖析一下章先生所谓的“冷战时期的宣传品”。所谓“冷战”,就是从“二战”结束后不久,到苏联灭亡、东欧重获自由这四十多年中,以美国领导的民主自由世界和以苏联为首的独裁专制阵营之间在政治、外交上的对抗、冲突和竞争。章先生所谓的“冷战时期的宣传品”,是—个含糊不清十分模糊的概念。也根本没有是非、善恶之分。在章先生眼里似乎在“冷战”时期全世界的人都在说谎,谁的话都不可信。这样的“虚无主义”实在叫人不敢恭维。而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是,当时以苏联为首的独裁专制阵营散布了大量的谎言,以欺骗的宣传颠倒是非,指鹿为马,为其使用暴力向外输出“革命”,推翻他国合法政权服务。而另一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则针锋相对坚决揭露这些谎言,反对输出“革命”。支持他国合法政府,维护世界和平。众所周知的例子不胜枚举。如明明是苏联支使其走卒发动侵略韩国的战争,他们却大肆造谣说是“美帝发动侵朝战争”。明明是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组成联合国军制止斯大林与北韩的侵略,他们却说什么“唇亡齿寒”必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进而拿数十万计的中国人的生命去为输出“革命”充当炮灰。这样的“冷战宣传品”当然是欺骗,是邪恶,是不可信的。然而反过来自由世界揭露侵略,揭露那些邪恶的欺骗,难道也是章立凡用一句“冷战时期的宣传品”,就可以“各打五十大板”—概否定吗?同样的例子又如1956年匈牙利人民的反抗独裁暴政,与同年波兰人民反抗本国亲苏傀儡政权的斗争,柬埔寨人民反抗波尔布特集团反人类的战争罪行……等等等等,都被独裁专制阵营的御用宣传家肆意诬为“反革命暴乱”,“帝国主义的走狗”。对此,自由世界正义的舆论理所当然要予以反击,也就是章所谓的“冷战宣传品”,按章立凡的高论,岂不都可以说因是“冷战时期的宣传”都不可信了吗?所以章立凡用这种不分善恶是非的所谓“冷战时期的宣传品”,便一笔抹杀别人的史学著作与资料,甚至“代表”台湾学者“表态”,只能令人感到太草率,太离谱。也是章先生自己就在运用中共的“冷战思维”来判断是非善恶,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至于章先生认为“中苏密约”,是伪造的,根本不存在的,就是因为在中共的“党史研究资料”或“冷战史研究”资料中没有找到这些东西,所以必须以中共的“研究资料”为准。章先生是中共培养的史学工作者,出于党性的原则,他这样讲,既在情理之中,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过笔者作为非党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对此却持质疑的态度。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中共隐瞒真相,不说真话的例子,从过去的历史到如今现实生话中实在太多太多,举不胜举。例如抗日战争,它自称‘领导’了八年抗战,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早已成史学界的笑柄。又如至今仍在坚持所谓抗美援朝的“必要性”与“伟大的胜利”;又如“土改”、“镇反”的滥杀无辜;又如1957年“反右”迫害了上百万人,其中许多人被迫害至死,最后党的“历史决议”竟然是“反右是必要的只是被扩大化了”。而按中共自己公布的数据是被“扩大”了99.99%是谎言还是笑话?“文革”的十年浩劫,在建国六十周年与建党九十周年的史话中,成了被遗忘的角落。至于什么“亩产万斤”,“三年自然灾害”究竟“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他们至今说过几句真话?所以章立凡先生—切要以中共的官方史料为准,认为这才是最可信的“权威”资料,非中共的官方史料,就是什么“冷战时期的宣传品”,这只能是章先生的政治标准,难以服人。因此我曾致信章先生建议他先别忙着下结论,可作“悬案”再作探讨。却为章先生断然拒绝。

可能章先生也知道中共在对待许多历史问题上遭人诟病的事,因而其史料的可信度并不高。于是在其“真伪考”中说,提供这些史料的沈志华先生为“体制外”的“独立学者”,言下之意并非中共官方人士并且说“毫无根据的指责,是对我们的污蔑。有些先生挨整多年,不知不觉被体制同化了,一副苦大仇深、捨我其谁的气概,对不同意見搞起了誅心之论。对此,我只有表示惋惜”。章先生之所以如此怒发冲冠,据说章先生在与朱忠康先生通信对话中,朱先生曾对章说:
“沈志华先生的证据是不可信的。甚至說‘共产党員能提供不利於自己党的证据嗎’”?(章先生在其“真伪考”中也引用了朱先生这句话)。那么沈志华当真是如章先生所说的非中共官方人士的“独立学者”吗?只要在中共的“百度”上轻轻一“搜”便可见这位沈先生系中共高级干部,已官拜中共“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章先生对此辩解为是沈先生的“学术职务”。这只有拿去哄海外那些根本不了解中国大陆“特殊国情”的外国人和港澳同胞。在大陆这个一党独裁专制的国家里,什么“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这样党的高级宣传领导官员决非什么“学术职务”,而是为党服务,给民众洗脑的、宣传工具。这是公开的秘密。你不靠近党,不与党保持一致,别说主任,¸更不要说极“敏感”的“国际冷战史”中心的主任,任你什么学者,若不与党“高度保持一致”休想坐上此位。请看焦国标,余杰,何清涟.,戴晴、高瑜……哪一个不是著名的学者、名记者?只因“不听党的话”,不替党说话,别说主任,书也教不成,记者也当不成。党有权叫你立马“下岗”,成为“无业人员”。有的只好被迫流亡海外。这难道不是铁的事实吗?章先生说别人指出沈志华是为党说话的人,是什么“对我们的污蔑”。章先生言重了吧!难道您认为靠近党,忠诚为党工作是一种耻辱吗?不然何言是对“我们”(章先生与沈主任)的“污蔑”呢?岂不是章先生自己心虚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由此可见朱忠康先生说“共产党员能提供不利於自己党的证据吗”?既不是章先生所指责的什么“诛心之论”什么“被体制同化”而是中国严峻的现实。中国老百姓说了不利于党的真话,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林昭、遇罗克、冯元春、李九莲……)何况你当着党的官,是“党家”的人,你就没有什么“独立学者”可言。这就叫“中国特色”。如果章立凡先生不健忘,当年令尊大人章乃器部长就是说了被老毛认为是不利于党的话,虽然他不是共产党员,结果朝为部长,暮作“右”囚,九死一生。我这个当年的“小右派”都还记忆犹新,难道章先生会忘了不成?如今却头顶着“大右派儿子”的光环,旁征博引党史资料,为老毛洗刷丧权辱国的罪名,如此“大义”忘亲,一副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是被“体制同化”还是更重视现实利益,笔者不敢妄评。但章先生在其“真伪考”一文中为老毛的辩护词却是十分苍白无力的。例如章先生称:

从所谓的中苏“十九条密約”的內容看,其荒誕部分,亦可以佐证其虛伪性。第三条“將中国人民解放军改編為国际紅軍,由紅军最高統帥直接指挥”,对于“枪桿子里面出政权”的毛泽东来说,是根本不可能将军事指揮权拱手让人的。当时共产国际已经解散,苏联后來也未在华沙条約組织之外,再搞什么国际紅军。

若这“密约“发生在1953年斯大林死后,可以视为不可能。但别忘了,那是1949年毛泽东一帮人在斯大林面前还是地地道道的“儿子党”的年代,当时的老毛不过就是个20世纪版的石敬瑭。一切得仰斯大林的鼻息,还得靠苏共“供奶”。“暴君的另一面就是奴才”,在弱者面前他是专横的暴君,在比他更强者面前他就是温顺的奴才。何况一切还得靠人家,就没有什么价钱可讲,没有什么交易可作,除了服从,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再看事实,外蒙古本是中国的领土,斯大林要叫老毛承认其从中国分裂出去“独立”,实际就是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老毛就乖乖签了字,并在其“登基”之初便迫不及待的与外蒙“建交”。更有甚者,1949年9月通过新华社和1950年2月24日在《人民日报》上,用郭沫若署名,相继发表文章,公然赞美外蒙古从中国分裂独立出去。声称“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比我们觉悟早”,还说“我们不应以宗祖国的心态去对待外蒙”,“是我们对不起人家(外蒙古)”还说独立后的外蒙古会“更加幸福”。甚至大骂反对外蒙独立的中国人是“反动份子”。没有毛的授意,郭沫若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如此讲。如此丧权辱国、媚苏,丢丑,比之“密约”有过之而无不及。章先生难道认为这也是“荒诞”和“不可能”的吗?

再看事实,旅顺是中国的领土不假吧,苏联就要在那里驻军,成为苏联在华的军事基地。老毛也乖乖答应了。苏军—直霸占旅顺到1956年。再看韩战,斯大林命毛泽东出兵北韩,支持金日成发动的侵略战争,苏联人出武器,中国人、北韩人当炮灰去打一场对外输出“革命”的战争,这不是在没有“第三国际”的情况下,“国际红军”的翻版吗?历史学家的章立凡不会不知道这些历史吧,这与“密约”又何其相似乃尔!更可笑的是章立凡还说:“苏联后来也未在华沙条約組织之外,再搞什么国际紅军”。看来章先生也承认华沙条约组织就是国际红军组织。该条约已基本上把苏联的卫星国都拉进去了,中苏已是军事同盟,除此之外,还去找谁?因此国际红军既然可付诸“实践”,1949年为何不可“密约”?

至于章先生以什么毛泽东的“人口观”和主张“人多好办事”,因此认为不可能与斯大林密约“减少—亿人口”。毛一向口是心非,满口仁义,一肚子坏水,是早为世人所知。他的话根本无可信度。而且他的“人多好办事”,第一件大事就是要对外输出“革命”,这就需要拿人去死,因此“以人口众多自雄於天下”。而“减少一亿人”不是少生育,虽然毛也大量滥杀无辜,但不可能拿—亿人去枪毙。而是要通过对外输出“革命”的战争,以“人海战术”去既打败自由世界,又大量减少人口,一箭而双雕。这就是毛的“人口观”。所以只能是“密约”,所以称“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行定之”。韩战就拿了上百万人去作个“小试验”,后来由于斯大林一死,新的苏共领导开始“变”了。否则毛泽东还想要蛮干下去,借此减少更多的人。所以斯、毛如此“密约”双方心照不宣,一点也不奇怪。

因此通观章立凡的这篇“真伪考”,其资料都是中共官方认可的党史、“冷战史”一类资料。章先生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当然可以“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相信”。而他个人提出的反驳立论,如上所述是苍白无力经不起推敲的。因此根本无助于澄清历史的真相。
2011年8月12日完稿


附章立凡先生原文于后

《中蘇密約》文本真偽考•作者: 章立凡
更新於︰2011-08-05

編者按﹕開放雜誌七月號專題《中共建黨真相》發表朱忠康先生《中蘇特別條約曝光》後,引起相當大的爭論。我們隨即求教於各方學者專家,希望弄清該協定的資料來源。現發表北京學者章立凡的回應文章,盼有助探討真相。

《開放雜誌》七月號刊登《中蘇特別條約曝光》一文,作者署名鐵流。稍後編輯部更正,作者是朱忠康先生。遺憾的是,朱文引用的所謂來自“前蘇聯解密檔案”的十九條密約《中蘇友好同盟特別協定》,其實是偽造的。

一、1950年有一個《中蘇秘密協定》

1950年2月14日中蘇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同時簽訂的除《關於中國長春鐵路、旅順口及大連的協定》和《關於貸款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協定》兩個公開協定外,還有一個秘密的《補充協定》,全文如下:

《關於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補充協定》

根據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簽署的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為了保證兩國的國防,蘇聯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達成本補充協定:

無論是在蘇聯的中亞共和國和遠東地區的領土上,還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滿洲和新疆境內,都不給外國人提供租讓權,並不允許有第三國的資本或這些國家的公民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參與的工業的、財政的、商業的及其他的企業、機關、公司和團體的經營活動。

這個秘密協定產生背景,是談判期間(2月6日)國軍戰機襲擊上海。中方要求蘇提供空中保護。斯大林答應給予支援,條件是簽訂一個秘密《補充協定》,意圖乘機將東北、新疆變成蘇聯勢力範圍。中方被迫接受,但要求將蘇聯中亞共和國和遠東地區列入,以示對等。當時中方要求公佈《補充協定》,但蘇方堅持不得公開。事後毛澤東曾多次表達對《補充協定》的不滿,認為「按照斯大林的提議,滿洲和新疆實際上變成了蘇聯的勢力範圍」①

上述秘密協定內容,冷戰史學者沈志華的《中蘇同盟與朝鮮戰爭研究》(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已收錄。同時可參考維琪百科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詞條。除上述一個條約三個協定外,迄今所謂的“十九條密約”。

二、「十九條密約」文本來自網路

我曾為此致函朱先生,指出“十九條密約”是偽造的。他也承認所引文本來自網路,但堅稱密約的存在,並出示了從博訊網下載的《中共黨刊證實:中蘇1950年確實簽訂賣國“秘密協定”》。②一文,其中所謂的中蘇“十九條密約”內容即刊於開放雜誌的《中蘇友好同盟特別協定》全文(見開放雜誌七月號)。

此全文轉載自海外大紀元網站,題為《震驚:中共毛周賣國密約曝光原文在此》③,發表日期為2010年9月17日,博訊網稱:中共黨刊《當代中國史研究》2004年第3期發表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與〈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之比較》,證實了1950年中蘇十九條秘密協定的存在。

但是,剛好這篇論文作者欒景河博士是我的前同事,文章以前就讀過,根本不存在十九條秘密協定的內容。這篇論文前後於2003年、2004年發表過兩次,分別有34、24個注釋。博訊將欒博士的論文與大紀元的“十九條原文”嫁接在一起,是不對的。

三、「密約」母本:冷戰時期宣傳品

經檢索,“十九條密約”在被大紀元、博訊發佈以前的更早版本,是2009年1月12日聚友博客的一篇博文④,此時已形成十九條文本。

這個所謂的“十九條密約”,其母本皆出自20世紀50年代的冷戰時期宣傳品。其中包括1947年5月《哈爾濱協定》十三條⑤、1948年12月《莫斯科協定》七條⑥、1949年12月26日《中蘇協定》十三條等等,收錄於靳宗岳著《史達林征服世界陰謀的解剖》。作者靳宗岳說,前兩份文件1949年8月16日中央通訊社發自東京,後一個版本為1950年7月16日中央通訊社報導「美國對華政策協會」所公佈的《中蘇協定》。

這三個文件的共同特點,即發佈者均為國民黨官方「中央通訊社」,消息來源據稱都來自國外,均無可質證的同時期證據材料,實際上只是冷戰時期常見的宣傳品而已。其中前兩份文件,曾收入臺灣學者吳相湘的《俄帝侵略中國史》和張玉法的《中國現代史》,此外再無國內外研究者引用。張玉法先生還健在,可以向他質證,我相信如果他的書再版,上述引文不會保留。

其中第三個文件,即所謂《中蘇協定》十三條,是當下流傳的中蘇“十九條密約”的直接前身,內容如下:

一、蘇軍駐防中國以應付第三次大戰。
二、中國海空軍基地交付蘇俄,東北各港口交蘇軍使用》
三、由中共負責征服東南亞。
四、中國軍隊應置於蘇聯統帥之下。
五、中國設置海軍交蘇聯管理。
六、中蘇以貨易貨,中國土產,特別是糧食,應儘量輸俄。
七、蘇聯在中國享有特別貿易權。
八、蘇聯享有東北鐵路管理權。
九、蘇聯控制中國的礦權,包括整個中國領土。
十、蘇聯在中國劃定若干居住區,蘇聯人民有自由居住權。
十一、中國將內蒙新疆西藏讓予蘇聯。
十二、中共應徵發勞工一千萬人供蘇聯使用。
十三、中國應設法減少人口一億人。⑦

我們再來對比一下所謂的中蘇“十九條密約”,在所謂《中蘇協定》十三條中均已存在,可以說“十九條”是《十三條》的擴展本。

四、「十九條」文本的荒謬之處

從所謂的中蘇“十九條密約”的內容看,其荒誕部分,亦可以佐證其虛偽性。第三條“將中國人民解放軍改編為國際紅軍,由紅軍最高統帥直接指揮”,對於“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毛澤東來說,是根本不可能將軍事指揮權拱手讓人的。當時共產國際已經解散,蘇聯後來也未在華沙條約組織之外,再搞什麼國際紅軍。

第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人口,因目前資源缺乏,非減少一億,決不能支持,其詳細辦法,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行定之”,毛澤東一貫以人口眾多自雄於天下,減少一億人口的方案不符合毛澤東的人口觀。1949年建政之初,中國人口政策仿效蘇聯提倡多生,毛主張「人多好辦事」,人口增長迅速;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是國策錯誤,而不是預定的陰謀。

第十七條“內蒙,新疆,西藏,建立各民族的人民共和國,由雙方共同負責扶助其獨立”,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共自“二大”以來的歷史文件,均主張聯邦制和民族自決。1949年秋起草《共同綱領》放棄民族自決,採用民族地方自治制度。此“十九條”在《共同綱領》通過之後四個月,居然出現“建立內蒙、新疆、西藏共和國”內容,顯係作偽。當時毛澤東還向斯大林提出,希望蘇軍航空團“繼續留在中國,為給準備進攻西藏的劉伯承部隊運送食品提供幫助”,斯大林的回復是:“你們準備進攻,這很好。必須把西藏拿到手。”⑧

“十九條”中諸如中長鐵路、貸款、口岸使用等內容,係將與《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配套的《關於中國長春鐵路、旅順口及大連的協定》和《關於貸款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協定》中的公開內容,當作秘密條款嵌入了“十九條”。

五、還原歷史的前提是真實性

中國人的“國民性”中有一些很極端的思想。一曰非此即彼;二曰不擇手段;三曰黨同伐異。還原歷史的前提是真實性。我曾提示朱忠康先生,既然他說“十九條”來自“前蘇聯解密檔案”,就該“誰主張,誰舉證”,結果他提供了一篇來自網上的未經證實的文件。有朋友建議他瞭解一下沈志華先生的觀點,我也在信中附上了沈先生的論文,但朱先生的回答是:沈志華先生的證據是不可信的。甚至說「共產黨員能提供不利於自己黨的證據嗎?」

文明社會的價值觀,尊重任何面對真實的人。長期以來,沈志華先生和我均為獨立學者,毫無根據的指責,是對我們的污衊。有些先生挨整多年,不知不覺被體制同化了,一副苦大仇深、捨我其誰的氣概,對不同意見搞起了誅心之論。對此,我只有表示惋惜。
2011年7月28日風雨讀書樓

【注釋】
①沈志華:《關於中蘇條約談判研究中的幾個爭議問題》,《史學月刊》2004年第8期
②博訊網:《中共黨刊證實:中蘇1950年確實簽訂賣國“秘密協定”》,2010年9月26日。
③大紀元:《震驚:中共毛周賣國密約曝光原文在此》,2010年9月17日。
④魚子:《1950年中蘇友好同盟特別協定(認真看唷)》,2009年1月12日,MySpace 聚友博客。
⑤所謂《哈爾濱協定》內容如下
一、蘇俄允諾在外交及軍事上,全面支持中共。
二、蘇俄中共全面合作,發展東北經濟。
三、中共承認蘇俄對於東北陸路與空中交通,享有特殊權利。
四、蘇俄允許經常供給中共軍用飛機五十架。
五、蘇俄允許將日軍投降繳交或擄獲之日軍武器裝備,分兩期全部給予中共。
六、蘇俄允將現在東北由蘇俄控制之彈藥及軍用物資,全部平價售讓中共使用。
七、中國紅軍在東北局勢緊急時,可取道北韓退入蘇境。
八、蘇俄軍隊一旦遇國民黨軍隊對東北發動兩栖登陸攻勢時,應秘密協助中國紅軍作 戰。
九、蘇俄允許中國紅軍在北韓建立空軍訓練站。
十、中共應對蘇俄提供有關國民黨及美國在中國行動的情報。
十一、中共應以東北產物包括棉花大豆以及其他戰略物質,除去本地所需用者外,全部供應蘇俄。
十二、蘇俄協助中共,奪取新疆的控制權。
十三、遼寧安東等省,特別規定區域,劃歸北韓軍駐紮,在將來適當時期併入朝鮮。有研究者指出,這個所謂協定簽字者中的謝覺哉和彭真,當時都不在東北。
⑥所謂《莫斯科協定》內容如下:
一、中國領土內的礦權,應優先給與蘇俄開採,組織中蘇共營的中華商業公司。
二、蘇俄可以在東北和新疆駐軍。
三、在另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中國紅軍應和蘇軍並肩作戰,由蘇俄選派最高統帥。
四、建立共同的中蘇空軍。
五、遠東共黨情報局設在中國。
六、一旦大戰在歐洲爆發,中共應選派遠征軍十萬人,勞工一百萬人助蘇。
七、蘇俄在最近期內,裝備並訓練中國紅軍十一個師。
⑦靳宗嶽:《史達林征服世界陰謀的解剖》,
轉引自:http://go.paowang.net/news/3/2005-05-18/20050518223118.html
⑧斯大林與毛澤東會談記錄(1950年1月22日),《關於1950年中蘇條約談判的部分俄國檔案文獻》,《黨史研究資料》1998年第4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