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恐怖袭击阻挡不了民主的历史潮流——“911”事件十周年有感

十年前的9月11日,以拉登、塔里班团伙等为代表的、当今世界最极端,最野蛮的恐怖份子,在纽约劫持民航班机,以无辜司、乘人员的生命为代价,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恐怖的惨案。造成近三千无辜平民遇难,其中也包括有当地的华人同胞。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时—批中共官员正组团在美参访,这帮子“人”(请原谅,我用了这个引号),竟在人家国土上大肆举杯欢庆,结果理所当然被人家下了逐“客”令(天下哪有如此不懂起码道理的“客人”?)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离开了美国。而在中国大陆也有一群“专业爱国贼”就像对前不久日本的大地震和核泄漏事故—样的对“九.—一”事件公然大事欢庆。好在这样的人并不多,如果多数人都成了这“狼样”,中国人不被开除“地球藉”才怪。

今天当这个人类史上伤痛的日子十周年时,中国大陆的某些官媒体与御用叭儿,又像个不懂起码事理的笨蛋—样说出了一些不像人话的混帐话。

混帐话之—硬说“九一一”事件是不同“文明”的冲突。以新华社名义发表的《全球连线:“9•11”改变了什么?》,利用一些亲独裁的所谓专家的采访,将美国十年来的反恐,定为“以暴易暴”的结果,说很多时候反而令美国引火烧身,并将911归为“不同文明的冲突。众所周知所谓“文明”是指的人类创造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总和,而许多时候更特指的是精神财富。同时,文明也可理解为一种秩序。是不断进化的人类本性的具体体现。而九.一一事件中的恐怖份子,是一群根本丧失了人性的野兽,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丧失了人性的反人类罪行。他们怎能代表什么文明?是行凶劫机撞击大楼的“文明”?还是滥杀无辜生命的反人类的“文明”?把如此野蛮、凶恶的反人类罪行,称为是“不同的文明”,只能说明这帮子人,本身就是野蛮凶恶的恐怖份子的同情者,甚至是他们的“同志加兄弟”的“战略伙伴”。只有如此他们才会把那群野兽对人类的侵害,视为是“不同文明”的冲突。如按此逻辑,盗贼劫财,杀人放火,甚至豺虎伤人,岂不都可叫作“不同文明的冲突”了吗?

混帐话之二,是说这些恐怖份子是因为“长期处于绝望状态”才导至该事件的发生,好像还情有可原似的。按照这种混帐逻辑,岂不是一个人因为他穷,长期绝望,他就可以去偷、去抢、去杀人、去抢银行?因为他没有老婆,长期性饥饿而绝望,他就可以去强奸女子?这就是当年毛泽东赞赏湖南痞子运动“精神”称为“好得很”,后来文革中所谓“造反有理”的流氓痞子的逻辑。即便按此混帐的造反逻辑,那坐在民航班机里的各国旅客,那在世贸大厦里的无辜民众,也不能为他们这群罪犯的“长期绝望”负任何责任,为何对他们下此毒手?这不充分证明这些恐怖份子是一群根本丧失了人性的野兽吗?把野兽的“文明”,与人类的文明,称为是“不同文明的冲突”,这不知是不是极具“中国特色”的“发明”?

混帐话之三,是把九一一事件后,以美国为首的自由文明世界对恐怖份子实施的打击、惩处与防范信口雌黄的加以一笔抹杀。给人的印象似乎恐怖份子是不能进行惩处与打击的。越反恐,恐怖活动越不得了。这无异于说,小偷是抓不得的,越抓越多,强盗是打不得的,越打越历害。可能官方当局自己也意识到这样的话如果从官方的新华社和CCTV口中讲出来,不但有伤大雅,也可能伤害自身所谓“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于是只好让“贤”于财经类报刊或网站,以掩人耳目。

中国《国际财经时报》刊登题为《“九一一”十周年,世界更危险》的文章,竟然声称:“九一一事件十年,全球陷入更难以预测、更危险的世界;民众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到处弥漫恐惧被恐袭的恐惧,改变了生活方式;九一一也破坏了美国政治的多元化和容忍精神,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和危险中”。这种不顾起码客观事实的胡说八道,只能令人嗤之以鼻。

铁的客观事实是,九一一事件后,乔治W.布什总统毫不手软的对策划、支持、实施这次大规模恐怖袭击的本.拉登基地组织和当时统治着阿富汗的塔里班流氓恐怖政权,进行了及时而有效的打击。与此同时,阿富汗国内争取自由的人民也奋起配合。当时新华社旗下一向以反美而臭名昭著的《环球时报》竟吹嘘塔里班军队具有“魔鬼般的性格”是不可战胜的。结果这群名符其实的魔鬼,在美军与阿富汗人民的共同打击下,瞬间崩溃,美军几乎以零伤亡的代价便消灭了这个政权和它庇护下的拉登基地组织。正如布什总统幽默指出的那样:从前他们霸占着一个国家,现在他们只能拥有几个山洞(大意)。接着又联合英国一举摧毁了伊拉克萨达姆独裁统治,解放了伊拉克人民。现在阿富汗与伊拉克人民都在民主的国度中生活。女童可以上学,妇女可以工作。人们看到了美好的明天正在成为现实。人民再不必担心因为无意中污损了“领袖”的—幅头像,便会招来杀身之祸。不会因一个村内有人要刺杀萨达姆,便把一村的人都给“灭了”。这难道叫“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吗?当然美国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六千多名优秀而可敬的美国军人付出了宝贵的生命(还不包括其他盟国军人的牺牲)。更不用说庞大的军费支出了。但是如果没有美国及其盟友付出的代价,这世界已经不知被拉登、塔利班之流搞成什么样了。也许如出现这种情景才是某些独裁专制者及其帮凶、帮闲们,心想往之的“—帘幽梦”。

然而铁的事实粉碎了他们的“幽梦”。九一一后的十年中,不但在美国未发生一件恐怖袭击,在世界上任何国家中,恐怖份子也没能再实现九.一一那样大规模式的反人类的战争罪行。可是大陆上的御用叭儿们却硬要说“世界更危险”了,又何异痴人说梦?再看中国《财讯》网站的文章,其司马昭之心更是暴露无遗。标题是《“九一一”十周年祭:美国沉没,中国升起》。不但幸灾乐祸,且以一副《中国可以说不》的暴发户心态毫不掩饰地宣称,中国(实则是“中共”)借此机会“闷声发大财”了;更恬不知耻地宣称“中国的崛起借力于九一一”。好一个“借力”!好一个“借此机会”!这与一个流氓痞子,乘邻家失火,乱中捞到一箱钞票而沾沾自喜又有多大区别?

不可否认这些御用叭儿心里也是明白的,当“九一一”发生时,其时的北京在六.四的余波和“苏东波”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后,正处于内外交困,四面楚歌的状态中,已经奄奄一息。“九一一”反人类的恐怖袭击,确实帮了他们的大忙。就像当年日军大举侵华使毛泽东绝处逢生一样(这—点连老毛自己也在1972年与日本田中角荣的谈话中供认不讳)。所以如用日寇侵华拯救了延安,与“九一一”袭美拯救了北京来相提并论,不啻为“精妙绝伦”的“姊妹篇”,也是历史惊人的相似之处。

然而正如古希腊学者赫拉克利特所指出的那样“我们不可能再一次进入同一条河流”。今日的世界已不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世界,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己深入人心。还想在中国重演老毛“借力”日本侵华而“咸鱼大翻身”的悲剧,只能是痴心妄想。“九一一”事件虽然给世界争取民主的事业带来不小的冲击,迫使自由民主阵营不得不暂时放松对一些极权专制政权的制裁,至使其趁机坐大。但丧心病狂的恐怖袭击既警醒了文明世界,也使更多的人看清了极权专制是恐怖份子的忠实盟友。特别是阿富汗与伊拉克人民重获解放与建立起民主政权,更极大地鼓舞了许多在一党极权专制和恐怖暴政下被奴役的人民。今年春,从突尼斯一声惊雷爆发出的“茉莉花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紧接着,从埃及到利比亚,再到叙利亚,也门,遍及北非中东,一座座火山喷发,一顶顶王冠落地,—个个独裁政权呈多米诺骨牌式的倒下。历史事实已无情的证明,—切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独裁专制政权,都是貌似强大,实则极端虚弱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是反人民的。不但得不到本国人民的拥护,也在世界上得不到友谊与支持。他们花再多的钱去“树形象”,去“大外宣”,到头也只能成为笑柄。他们花比国防军费还要多的钱去对付自己的人民,到头来也只能是欲“维稳”,越“维”越“不稳”。所以从希特勒的德国到斯大林的苏联,从齐奥塞斯库到波尔布特,他们可能在某一时段,某—局部,某一范围,某一事件中,取得上风乃至暂时的强势、胜利,但最终必然走向衰落、败亡。原因就在于他们是反人民的孤家寡人,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独裁专制者。借用有些人当年挂在嘴上的—句口头禅就叫: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因此“九一一”反人类的恐怖袭击,可以让某些独裁专制政权得到一副补药,一片“伟哥”,一粒摇头丸。可以给它暂时壮壮“阳”,补补“肾”,暂时亢奋一下,但这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恐怖份子绝对不可能成为独裁专制者的长生不老药。恐怖势力绝对阻挡不了世界浩浩荡荡的民主潮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