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近日,中国广电总局以“比赛严重超时”为由,叫停了湖南卫视的《快乐女声》节目,禁止湖南卫视在一年内举办这种选秀活动。广电总局的此次大动作使得舆论哗然,在互联网上立即出现了强大的反对声浪。作为意识形态主管部门之一的广电总局再一次踏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广电总局一直对选秀节目耿耿于怀

《快乐女声》的前身为《超级女声》,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八届。众多的草根女星从该节目中脱颖而出,在中国掀起了的平民娱乐化的狂潮。选秀节目并非中国首创,但是,自从引入中国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一种广受欢迎的娱乐形式。继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之后,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选秀节目。

在众多的选秀节目中,湖南卫视的选秀节目显然是最扎眼的,从《超级女声》到《快乐女声》,一直占据着收视率的高位,最高峰的时候,该节目曾吸引了中国四亿观众。《超级女声》之所以在后来变身《快乐女声》,同样是因为受到了广电总局的压力,不过,在变身之后,广电总局并未穷追猛打,让《快乐女声》得以存活了这几年。

广电总局此前对《快乐女声》的手下留情,并不能说明广电总局宽宏大量,事实上,广电总局一直对该节目耿耿于怀。如今,终于忍无可忍,所以必须将《快乐女声》除之而后快。《快乐女生》作为一档娱乐节目,为何令广电总局不快?这是一个令很多人都费解的问题。

《快乐女声》的三宗“罪”

在广电总局以及其它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看来,《快乐女声》这类选秀节目有三宗“罪”:

其一、他们认为这类节目具有颠覆性,因为其观众投票形式过于接近西方式民主。中共当局一直都在拒绝政治改革,拒绝多党制和民主选举,人人都可以参与投票的选秀活动显然和当前的政治生态格格不入,长此以往,必然激发民众的民主意识,对一党专制必然构成威胁。

其二、他们认为中央电视台应该成为权威的造星基地,湖南卫视作为一个地方台,将选秀节目办得如此火爆,势必会冲击央视的权威。从这些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看,即使李宇春、张靓颖等“超女”已是大红大紫,但并未受到央视的青睐。央视对她们的刻意冷漠实际上是为了表达对湖南卫视的嫉恨和维系自己的垄断地位。

其三、因为大型选秀节目的收视率太高,而广告收入也极为可观,所以和央视形成了严重的经济利益冲突。媒体集团群邑(GroupM)上周预测,中国电视广告支出今年将增长13%,至2010亿元人民币(合315亿美元),2012年还将增长14%,至2290亿元人民币。湖南卫视所占的广告收入份额位居第二,仅次于央视,这岂能让央视快乐?

央视是叫停《快乐女声》的幕后黑手

此次叫停《快乐女声》节目的虽然不是央视,但是却和央视有莫大的关系。众所周知,广电总局的官员一般都是从央视调往,跟央视的关系如胶似漆。《快乐女声》这类火爆的选秀节目对于央视而言,显然就是眼中钉、肉中刺,不管是从政治还是经济角度考虑,央视都会想方设法地将其排挤出局。从《超级女声》到《快乐女声》,每一年其主持人和铁杆观众都在提心吊胆,因为节目越是火爆,被广电总局叫停的可能性就越大。

果不其然,《快乐女声》终于被叫停,这看似偶然,实则是一种必然。广电总局看哪个节目不顺眼就可以为其量身打造一些规定。此次《快乐女声》被叫停的理由是“比赛严重超时”,“超时”的标准正是广电总局定的。其实,要取缔哪个节目,都能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看一看中国很多省级的电视台,不堪入目的广告和违反《广告法》的广告不知道有多少,还有不少电台一到晚上就开播下流节目,但这些统统不入广电总局法眼,广电总局叫停节目显然具有很大选择性和目的性。

《快乐女声》已成选秀舞台绝唱

虽然广电总局对湖南卫视举办《快乐女声》的禁令只有一年时间,但是,在期满之后,如果要严格遵守广电总局的规定,那么,这样的选秀节目已经不可能继续举办。显然,如果广电总局不松开对选秀节目的紧箍咒,那么,2011年的《快乐女声》无疑将为成为中国选秀舞台上的绝唱。

在面对《快乐女声》被叫停的厄运时,湖南卫视新闻发言人李浩表示:“只要音乐在,选秀就不会死。”选秀节目可能还会继续存在,但《快乐女声》却已然走入历史,要让《快乐女声》复活,或许要等到中国政治转型的那一天。

2011年9月23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