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浩成:继承、超越,还是背叛、倒退——今日中共与辛亥百年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会於10月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除了一身兼三职(中共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头号人物胡锦涛作了主要讲话外,还找了两个名字从未见报,人们十分陌生的人作了发言,作为陪衬,一个作为民主党派的代表,一个作为海外华侨的代表,扮演政治花瓶的角色。正像毛泽东画像一直高挂在天安门城门上方,孙中山画像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挂出来做个样子,点缀一下。

中共对这次纪念辛亥百年的宣传,依然是老一套的手法,故技重演。即一方面严加封锁控制,禁止一切不同的声音。从十一前起即对网络严密封锁,至今仍未解除;一方面自说自话,老调重弹,对近年以来媒体和网络上揭露出的诸多历史事实真相,充耳不闻,视而不见,采用自己编造的一套谎言掩盖。大言不惭,竟然说自己是什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核心力量”,引领中国人民“找到了正确道路,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口口声声说什么中共所作所为“继承了辛亥革命”和“超越了三民主义”,但是他们这些言论纯属谎言,完全经不起事实验证。

大家都知道,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的胜利创造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是,中共通过“解放战争”即国共内战於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却只是徒有其名,实际上倒退到辛亥革命前的帝国。当然皇帝不是慈禧、溥仪,而是不叫皇帝的皇帝毛泽东、邓小平了。毛泽东曾称自己是秦始皇加马克思。美国记者索尔斯伯里也写过《新皇帝》一书,以此称呼邓小平。一党专政和领袖独裁的国家同帝制、帝国如果有区别,只不过一个叫皇帝或太后,一个叫总书记或主席而已。固然,国民党蒋介石根据孙中山关于建国“军政,训政,宪政”三时期的主张,也搞过一党专政(即训政),提倡过“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但国民党始终声称要“还政于民”,而且在1946年通过“中华民国宪法”,退到台湾后,蒋经国宣布开放党禁,开放报禁,的确实现了民主宪政。而中共则说自己一个党的专政就是民主(毛泽东私下里说过:我们搞的事实上就是国民党的训政)。难怪近来有不少人说:现在的国内形势好像又回到了清末。严家祺在为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写的《中国向何处去?》一文中说:“海内外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思考,在讨论,中国会不会发生‘第二次辛亥革命’?”不少人已经认识到,如要真正继承辛亥革命的精神,就应该“废除专制、再造共和”。

新民主主义是否超越三民主义?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新民主主义与旧民主主义(三民主义)的区别主要在于有无共产党领导。“领导”一词实际上等同“专政”,中共从来喜欢搞文字游戏,怕一党专政不好听(过去自己也批判国民党一党专政),故意拿“领导”一词相混淆。中共领导人最怕失去权力,把共产党领导当做通灵宝玉和护身符。1982年通过新宪法时,邓小平坚持把四项基本原则写入宪法,并说其中党的领导一项是最重要的。朱?基在私下里说过:只要是党的领导,我们搞什么都可以说成是社会主义。

毛泽东在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即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宣传提纲》,1956年宣布社会主义制度完全建立,实行计划经济和农业合作化、公社化。其结果是生产力下降,经济衰退,以致民穷财尽,文化大革命后期已经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于是开始改革开放,改行市场经济,虽然名义上仍称社会主义,实际已经又回到资本主义,但是由于政治上坚持专政,不肯改革,在专制政治与市场经济结合下就形成为特权资本主义(中共则死要面子,紧紧抱住“社会主义”的名称不放,美其名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如严家祺所说:“这是一种私人财产不受保障的‘资本主义’,少数特权者可以在‘社会主义’的名义下凭借政治权力和裙带关系摄取大量财富,同时‘国家’可以在‘社会主义’的名义下凭借政治权力随意掠夺人们通过劳动得来的财富。”这就使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底层民众怨气日深,官民矛盾冲突加大,贪污腐败现象愈来愈严重,人心不平,社会秩序失控,乱象纷呈,整个社会已处在大变革的前夜。

正如人们常说的“爱国主义往往是专制主义最后的避难所”,由于马克思主义已经越来越在人心中失去信仰,于是近来中共愈来愈热衷以爱国主义自我标榜,这次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更加提高“复兴中华”调门。但他们从建党之初就不讳言他们是第三国际的一个支部,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为口号,声言“工人无祖国”。当日俄战争在我国东北开战时,中共提出“保卫苏联”的口号,后来又同意外蒙独立。而国民党至今拒绝承认,仍将外蒙划入中国版图。毛泽东、周恩来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擅自将我国东北长白山一半割让给北朝鲜,江泽民在九十年代瞒着全国人民将我国黑龙江北,乌苏里江东大片领土(据说有几十个台湾的面积)割让给俄罗斯。爱国还是卖国?事实胜于雄辩,他们把这些事实完全掩盖起来,制造铁幕,严密封锁。1945年抗日战争后期,苏联红军进入我国东北参战,强奸妇女,搬走大批工业机器的犯罪事实,全国人民也被瞒的死死的。作家肖军当时已回到哈尔滨,在他主编的《生活报》上加以揭露,反被中共批为“反苏”(见刘芝明《肖军批判》一书)。云南“起义”将领龙云等多人在1957年也是因为反苏被订为右派分子。在整个八年抗日战争期间,毛泽东确定“消极避战,保存实力,徐图发展壮大”的方针。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重创日军,反而受到毛的批评。中共一直反诬“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上,日本投降后才下山摘桃子。”近年来这些论调才不得不收起来,但是仍然硬说“中共是抗战的中坚力量”。总之,中共总是把其一党利益置于国家利益至上。他们口中的“爱国主义”是要大打折扣的。

在胡锦涛的讲话中,对海峡两岸统一问题,没有什么新的提法。大陆和台湾大多数人都认识到两岸统一必须和平,并且一定要在民主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大陆政治民主化之前,两岸统一将难以实现。大陆当局对此可能也是清楚的。加上美国不管出于意识形态还是国家利益的考虑,从未放弃对台的保护,决心维护两岸关系现状。中共领导则忙于国内维稳,对外应付诸多敏感话题,自顾且不暇,两岸问题也只能同意维持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的现状。

北京大会上还出人意料的上演了一幕僵尸又跳出来的插曲。这一幕似乎象征着中共在衰亡前的回光返照。大陆现已处于大变动的前夜,相当多的人已感觉到时代前进的脚步声响了。

2011年10月10日

(网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