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谈未来10年千万中国人将成为环境难民

最近世界银行警告说,不断减少的水供给将激化中国的贫富矛盾、城乡矛盾;如果不大力改变用水方式,在未来的10年里,将有数千万中国人成为环境难民。

在这个警告中所提到的仅仅是水资源的减少,还没有涉及到更为严重的水污染、也就是水质性缺水。所以这“数千万人将成为环境难民”的估计,是相当保守的。

眼下联合国难民署估计全球范围的环境难民总数为1920万人,是不是另一类种族歧视呢?完全没有考虑到中国。

中国的情况如何呢?据中国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介绍,70%到80%的癌症和环境污染有关;有22个省市、1.86亿居民因生态压力,将被迫迁移;其它省市大约只能收纳大约3300万人,这就意味着中国将出现1.5亿环境难民。

这个1.5亿的数字远远高过世界银行估计的几千万,更高于联合国难民署估计的全球1920万。

以我对潘岳先生的了解,实际上他心里的数字远远不是这1.5亿,只不过在他的这个位子上,不便于公开发表会被别人攻击为耸人听闻的言论罢了。

10 月6号出版的《凤凰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借用潘岳先生的这句话“中国将出现1.5亿环境难民”。

文章写道:“最近,中国地质调查局有关专家在 国际地下水论坛的发言中提到,中国有90%的地下水遭到了不同程度污染,其中60%污染严重。

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揭露和防治淮河流域水污染的民间环保人士霍岱珊表示,由于各种化学和重金属污染,淮河两岸不仅涌现癌症高发村,当地村民不孕不育现象增多,而且后代中出现不少畸形儿。

“现在污染关乎的已不是我们 下一代人强壮不强壮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保住下一代的问题。”

这 篇文章的开头写得很好,请注意“中国有90%的地下水遭到了不同程度污染,其中60%污染严重”,地表水呢?没有说。连地下水都污染尽了,地表水不提也罢了。

在描述了中国整体环境污染之后,文章接着说:

“这种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增长方式造就了GDP数据的一时繁荣,但国人正在为这种‘繁荣’支付不能承受的代价——当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健康都随时随地受到威胁时,当生我养我祖祖辈辈的土地变得不再适于生存时,口袋里多出的那点钞票,又有什么意义?那些不惜代价追求政绩的地方官员、那些不择手段牟取暴利的企业家,他们损害的,是我们所有人的潜在生命;他们牺牲的,是支撑我们基本存在的神态系统;他们挥霍的,是 我们的今生和子孙后代的未来。他们所谓的发展,无异于谋害;他们口中‘造福社会’的功绩,其实是在犯罪。”“ 在‘GDP压倒一切’的指导思想下,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意识下,近十多年中国采取了一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增长方式。”

应该说文章写得不错,有事实、有分析、有义愤,但它所批评的“GDP压倒一切”、“一切向钱看”却落入了官方语言的陷阱。表面上看,官员们都在追求GDP, 而接下来再问一个为什么,就明白哪里有什么GDP?那是蒙我们老百姓的。在骨子里,他们所追求的还是千百年来的老一套:权力、金钱和女人。这根本不是什么 指导思想问题,是刑事犯罪问题。

还有,“一切向钱看”也没说到点上。中国的环境灾难是权力介入、权钱交易。几个小小不起眼的厂子,年利润不过几百万、几千万,但竟然可以污染一条河流、毁掉 上百、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在经济上完全是大大的赔本买卖,怎么能说是“一切向钱看”呢?这真的不能用经济规律来解释,这不过就是倚仗权势的公开抢劫。

而所谓“环境难民”,就是连土地、空气、水等基本生存环境都被这些匪盗抢劫殆尽的失去家园的人们。当然,我们这里所说的是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