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薄熙来树“权威”打“异己”谋上位
——重庆批“和气”反“包容”剑指谁?

今春以来,中共十八大临近,太子党要“唱红中国”,中南海政局风向标大举左转。特别是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整肃律师,出尽风头,使重庆掀起了一股要波及全国的倒退逆流。当此之时,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特区原全国人大代表吴康民时特别强调:内地的改革所遇到困难,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喜欢讲大话,社会风气不好,应该努力纠正。这也许正是温家宝不去重庆为薄熙来“唱红打黑”背书的原因。

近些年来,温家宝不仅多次极其鲜明地发出政治改革呐喊,更是多次主张社会包容。2008年3月1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中外记者,温家宝就曾发出“要有比大海还要宽广的包容”的宣言。这也是导致人民日报评论部今年自4月21日起连续发出的提倡“以包容心态对待‘异质思维’”系列文章的党内清流声音。今年6月27日,温家宝更在英国皇家学会发表演讲谈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开放包容,才能发展进步。唯有开放,先进和有用的东西才能进得来;唯有包容,吸收借鉴优秀的文化,才能使自己充实和强大起来。

正是在此背景下,2011年9月15日 ,重庆日报发表《薄熙来批“和气是福”论 强调追求真理直面矛盾》文章,与温家宝主张锋芒相对。该文称,市委、市府召开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暨“六个一”社会实践工作座谈会。市委书记薄熙来针对性极强地指出,一些人提倡包容性、多样化,但再包容、再多样,也不能没了“主心骨”,迷失了方向。薄熙来说,这些年,市委、市府提出了一些新的工作,受到社会关注,但也有些议论。比如“打黑”、“唱红”,又如“共富12条”,总有些说三道四的。现在有些干部,倾向于回避矛盾,还喜欢说“和气是福”,主张“少招事”。大家想一想,我们的革命先烈为了追求真理,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舍生忘死,今天我们也要为人民拿出追求真理的勇气,直面矛盾的胆识。

重庆日报曾报道,薄熙来回应外界对重庆卫视打造“红色频道”质疑,声称要“反其道而行之”。薄熙来针对网上有些人说风凉话说,“不怕别人说三道四”,“要反其道而行之,共产党人就是要坚持真理,而坚持真理必须旗帜鲜明,就是要有这个勇气。对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就是要横眉冷对,这是我们党的宣传干部应有的政治品格。”今年 9月17日,重庆晨报又引用薄熙来的话称,“共产党不唱‘红’唱什么?难道唱黄唱黑?” 据了解,“唱红”最初确以市委宣传部“红头文件”形式(《渝委办发〔2008〕26号》,发至各机关单位,由单位党政一把手来抓,当地居民都用“政治任务”来形容唱红歌。重庆不容多元化。

其实,从薄熙来的所作所为看,他向来都不政治“包容”,一直都在借打击异己中树立自己的权威,重庆因报复律师揭露“黑打”黑幕,制造震惊全国的“李庄伪证案”,就是一个最经典的例证。今年4月22日,因“李庄伪证案第二季”检方被迫撤诉后,重庆有个网民在微博上编造了59个字的故事,讥讽薄熙来“唱红打黑”拉屎,王立军吃屎,便被政治迫害,判劳动教养一年。此案随即引发舆论轰动,导致网上恶评如潮。为此,今年 7月5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线与网友交流时,极有针对性地提出“为什么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此“骂娘论”一出,即被外界视为是汪洋刻意剑指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言论治罪,迫害异己,在民间赚来了不少的彩头。更令人咂舌的是, 薄熙来自知重庆“运动性打黑”,整肃律师,树怨太多,众怒泛滥,导致官民矛盾大大激化,便把重庆警察作为维护权威的工具,推向官民矛盾冲突的最前沿,成为公民个人与群体事件对抗的直接对象。这便导致了2010年10月24日重庆晚报《6大政法单位专家呼吁出台袭警罪》文章报道,声称重庆将要另立地方规定,以“准司法解释权”,挑战国家立法权威,出台本地针对老百姓的惩罚“袭警罪”措施,目的是恫吓百姓,惧怕警察。

不仅如此,薄熙来的得力干将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还要对负面报道的报社和记者进行所谓“双起”。他说,“今后,凡是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单位起诉当事报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个人,且造成后果的,民警拿着证据到法院起诉记者,相关部门和民警所在单位要支持和协助。这就叫‘双起’,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我们不是不懂政治,因为政治上我们没有驾驭权。但他如果把政治变成法制,这是我们的强项。如果他要把法制过程当中的问题变成案子,咱们搞了这些年案子,他行吗?搞政治我们只有一半的主动权;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这事变成案子,他就是观众了。” 他的讲话内容一经公开,便引来万众炮轰。

薄熙来借打击异己树立自己权威的更有利见证,是他眼看着重庆市内挂起"人民英雄薄书记:全国人民向您们的队伍致敬","胡总书记英明,温总理卓越,薄熙来了不起"等巨幅横标,不加制止,其个人崇拜欲望颇有点像毛。就在温家宝达沃斯再提政改讲话之后的,9月16日,重庆红色教授马上“不甘示弱”造势表示,“薄熙来黄奇帆像毛泽东周恩来组合”,薄熙来的风格有“邓小平的特点”。

9月18日,薄熙来在重庆为了“公关”需要,招来600多位参加《第六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海内外华媒代表,网络消息称会后重庆都给“礼包”,根据媒体影响力的大小,分发的红包有严格的等级区别。据悉对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尤其下功夫。2011年9月19日,市长黄奇帆在与新华等官方大网站老总座谈交流时,特别强调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经验,为他们提供吹捧他们的素材与思路。 更值得一提的是,最近薄熙来的重庆连续两天在党委机关报《重庆日报》头版上与邓小平弟及胡锦涛堂弟的互动,借他们之口称赞重庆模式与薄本人, 给人造成邓胡两家都支持其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假象。由此可见,薄熙来树权威,打“异己”,批“和气”,反“包容”,为中共十八大政治上位,似乎有点急不可耐的味道。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