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最近,网上曝出最牛纪委书记医院施暴事件。10月2日,有患者及其家属到安徽省桐城市人民医院去看病,因与工作人员有点小摩擦,便大打出手,将医院的急诊科医生杨辉打伤。杨辉身上多处严重受伤,左肩胛骨骨折,左肩锁骨脱位。其中一名打人者声称:“我是纪委书记,我怕谁?打不死你!”事件经网上曝光后,有网友人肉搜索后称,打人者系桐城市范岗镇纪委书记李成富。

在去年,“我爸是李刚”曾一度成为网络流行语,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不知道有多少人“恨爹不成刚”,因此,有人将这个时代戏称为“拼爹”时代。古往今来,父贵子荣、夫贵妻荣都是人们默许的规则,但是,在今天,因为父亲有权有势,所以儿子便目空一切的大有人在,显然,这已经不仅仅是父贵子荣了,而是父贵子狂,从李刚到李天一,类似的狂人层出不穷。

按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讲谦卑的,我们有“满招损谦受益”的古训,虽然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喜欢谦卑的人,但是,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能做到虚怀若谷的人寥寥无几。西方文化中不讲谦卑,只讲诚信,但是,我们不难发现,西方人远比中国人要谦卑。中国的富人、官人每到国外去旅游,出手都非常大方,成为了奢侈品的主要买家。在国内,他们在一般的民众面前往往表现得不可一世。

在当今中国,懂得对别人尊重的人太少,尊重往往需要建立在你有身份、有地位的基础之上,否则,即使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会在别人的眼中微不足道。“笑贫不笑娼、认钱不认人”已经成为了这个社会的潜规则,有平等观念和平常心的人屈指可数,在中国人中,最常见的两种心态就是自大与自卑。

“风水轮流转”可以说是家族命运的必然规律,没有那个有权有势的人敢保证自己的子孙后代都可以超凡脱俗,然而,虽然这个道理非常浅显,也非常容易验证,但是,中国社会的各种歧视却泛滥成灾。狂傲实际上就是以对他人的歧视为基础的,如果不是因为歧视他人,自然也不会狂妄自大。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专制极权国度,官员的权力并非源自民众的选票,而是上级官员的任命,所以,官员,尤其是基础官员,在民众的面前显得尤为高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中国官员比历朝历代的官员官僚主义作风都要严重,“我是官员我怕谁”的癫狂心态在很多官员的身上都得到了真实的体现。

常言道:“满罐子不荡半罐子荡”,的确,不难发现,中国的高官虽然不如美国的高官那般有亲和力,但是比起地方上的芝麻小官来,还是要平易近人得多,越是小官,越是官架子大,越是不懂得对普通民众的尊重。桐城这位暴打医生的官员只是一个小镇的纪委书记,没想到他竟然在暴打医生的时候,口出“我是纪委书记”的狂言。原以为他起码是个地区级的纪委书记,没想到最后被网友人肉出来只是一个小镇的纪委书记。这样的级别在古代连官都算不上,只能算小吏。

李成富显然也不是民众选举选出来的,他如此癫狂,估计在当地官场上,他还有强大的靠山,所以才会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不受制约的官员权力实在是太可怕,不仅可以用来贪污受贿,而且还能用来恫吓普通民众,并且为自己实施恶行增加胆量。李成富这样的官员连基本的社会道德都不遵守,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去开展纪委工作的,如此这般品质低劣的人在一个讲民主和法治的社会,不可能走上权力阶梯,在中国,他称得上人渣,在国外他更是人渣。

据悉,10月7日,经桐城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李成富采取停职检查措施。并确定由市纪委牵头,成立由宣传、公安、卫生和范岗镇等单位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对李成富依法依纪处理。虽然李成富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代价,但是,只要官员的政治生命不能由民众的选票来控制,而官员的权力又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那么,患上权力癫狂症的绝不会只有李成富一人,在今后,还会陆续出现官员权力癫狂症发作的情况。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