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对儿童的保护意识折射出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据凤凰网消息,11月16日9时40分许,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一辆满载幼儿的校车与一辆车号为陕D-72231的大翻斗运煤货车迎面相撞。截至11月16日15时20分止,此次事故共造成20人遇难,18人重伤,26人轻伤。遇难者中,包括司机和女教师两名,其他死伤者均为幼儿。另据甘肃省庆阳市安监局通报,发生事故的面包车核定荷载9人,实载64人(即司机、幼儿园教师各1人,幼儿62人),涉嫌严重超载。报道最后总会照例来一句百无一用的老生常谈:“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感谢这个互联网信息几乎所向披靡的时代!此次重大伤亡事故发生后,与此有关的微博、图片和视频信息已在网上被飞速传播着,因校车事故深深刺痛了我们公众的神经。网友们在持续关注众多幼儿遇难的真相。

在中国,超载现象存在已久。不仅是最不该超载的校车,而且长途巴士、各种货车的超载现象也比比皆是。为什么中国的校车会普遍性的超载?这是因为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司空见惯的校车,在我们国内仍属“稀缺资源”,因此超载就成了“家常便饭”而不以为怪。何况即使是配备了校车的学校,也普遍缺乏与此相关的严格监管。

一辆核定载客9人的面包车,居然塞进了64个人!这无论如何超出了普通人的常规想像。这简直不是塞人,而是野蛮地塞进了一只只牲畜,甚至连牲畜的待遇都不如。牲畜至少还有一个个铁笼加以保护,而这64个幼小的孩子只能横七竖八地挤在这样一辆密不透风的、极限超载的小小面包车里。

许多人都知道,我们中国很多穷乡僻壤的县镇政府,早已悄无声息地盖起了雄伟壮观的办公大楼。那些肥硕傲慢的大楼公仆们早就互相攀比似的换了一辆又一辆高档气派的公务用车,而所谓公务车,实际上都是“公车私用”的代名词。但是,无论何处的县镇乃至省市的政府部门,都从来吝啬于从他们庞大的财政预算中分出一杯小小的残羹来用于支助那些破烂不堪的公办或民办学校设施。我注意到今天已有网友在微博爆料,当地庆阳政府的官员——人大主任开的居然是 “丰田霸道”4000专车。而校车的外观和排量是远不如前者的。一个是舒适安全的官员专车,一个是改装过的面包车拉了64个孩子。网友们调侃说,人大主任的专车叫“丰田霸道”,学生们的校车始终叫“面包”。

温家宝总理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会议讲话时说,2009年底,中国免除了50个穷国的256亿元人民币债务。有学者在《如此国际主义为哪般?》的文章中指出:中国的失、辍学儿童人数世界第一;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还在针对初、中等教育征收高昂学费的大国,而其他大国早就免费向她的国民提供基本教育了;中国九亿农民中几乎没有任何医疗社会保障,而中国政府却不顾民众的实际生活质量,只管用大把金钱来买他国的欢心。

我们常常从电视里看到各级政府官员挺着肥胖的身躯,伸出那双或许刚刚还在二奶娇嫩的柔肤上尽兴遨游过的肥白大手,装模作样地握一下那些诚惶诚恐的“屁民”之手。然后让身前身后忙得不亦乐乎的记者、随从们通过舆论一律的报纸、电视或政府网页,煞有介事地宣传党官的虚伪形象。

一辆脆弱的小面包校车就轻而易举地把这么多幼小的生命送上了黄泉路,这不由让我想起今年5月在美国各地看到的校车。不论是在东岸还是西岸,美国的校车在外形和颜色上都采用统一的外观设计。这说明他们的政府对校车早有成建制的规定。外观看起都像黄色的“长鼻子”,驶在路面上明显让你感到霸气十足。而这种霸道的感觉,已在前不久看到的一张美国校车车祸图片中得到证实。正所谓“有图才有真相”,一辆黑色的悍马从左后侧方向狠狠地撞在校车的屁股上,但出人意料的是,很受伤的不是没什么名气的校车,而是结实耐用、不可一世的悍马车。从照片中看出,悍马的车头部分包括正副驾驶位置都彻底报废了,而校车尾部看起来似乎只要稍加矫正便又可完好开走。以这种猛烈碰撞的实例来看,坐在校车尾部的儿童完全不会受到任何身体上的伤害。甚至连皮外伤都不会发生。如此强悍的牛车可真是让彪悍的悍马都不得不低眉顺眼。据说美国的校车还无惧烟火呢。美国人用这种坚如坦克的校车来保护儿童,可见他们对弱小生命的重视和对国家未来的关爱程度。

记得在日本访问时看到的校车也很有意思。虽然看不出美国式的霸气,但却充满着别具匠心的外观设计。乍一看,整个校车活像一个头上长角,眼睛会动的滑稽小丑。日本朋友告诉我,这种极具特色的幼儿园校车,是从早年的宫崎骏著名动画“龙猫”中的猫咪公车,到风靡日本数十年的HELLO KITTY,再到近年暴红的卡通明星“皮卡丘”身上借鉴来的灵感。所以日本这种校车索性命名为“皮卡丘校车”。日本人之所以要把校车设计成这么可爱的外观,是因为考虑到对小朋友坐校车一般都有长时间离家的感觉,小朋友常会感到害怕。因此为了降低小朋友对幼儿园的可能恐惧,就特意把校车改装成容易让小朋友接受的卡通外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这种可爱的卡通车跑在路上很容易成为其他车辆注目的焦点,而极易被那些审美疲劳的司机们提前发现。故在日本交通事故通报中,这么多年来都听不到校车被撞的新闻。

要让这个一遇灾害到来就首先高喊 “让领导先走”的国度,真正倾注对孩子生命的关爱,至少现在看来还只能是不切实际的奢望。此时此刻,我只剩下唯一的祈望:希望那20个可怜的小朋友们在天堂能够快乐而安宁,因为天堂里才没有夺去他们小命的车祸。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