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正旭:转世党

转世党是指哪些因发表敏感信息而被删除ID的网友,重新注册新ID,在原用户名后加上二世、三世等字样的网友。

现在流行的转世党的主要体现的微博上,其主要代表人物就是著名学者萧瀚,他在新浪微博至少转到第一百世。据萧瀚说,他是新浪微博上第一个使用微博转世的方式注册新帐号以抗议他们删除ID的。而支持萧瀚的网友“啊修理”则转世了300多次。

此外,还有维权人士刘沙沙,转到第二十四世,网友“fish”转到第二十三世,网友墨香转到第十五世,网友叶隐转到第八世,维权人士胡佳转到第四世。

虽然转世党流行在微博上,但实际上早在博客出现时,就有网友使用转世的方式。如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就不断在搜狐注册微博,到目前已经注册到第十二个。2009年8月25日,浦志强律师在《继续低调,因为高调会被搞掉--浦志强律师的第十二个搜狐博客》(http://puzhiqianglawyer.blog.sohu.com/130359099.html)中说:“第八个博客昨天封了,第九和第十个早封了,第十一个注册不成,据说被占用了,只好用了第十二个,马上要将第十三到第二十注下来。博客序号里注水,忽悠网友,冤枉政府,我很抱歉。”

萧瀚在一篇题为《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的文章中称,“在这一年零九个月里,我被删除的帐号,总共达97个之多,因为转世期间,有人冒注过几个,我就隔空跳注。之前常用主号@萧瀚 (不是一开始用的那个,那个早被删除ID)是我在转世到四十世时应新浪微博编辑的要求而将关注者最多、因审核而停用的卅一世改的,当时新浪微博决心消灭一切转世微博而与我个人达成的合作,他们亦建议认证,但我拒绝了,我当时的要求是不得继续肆意审核、删除ID,他们答应了。但他们没有遵守诺言,仅仅在2011年6月这一个月里,就审核了两次,前一次因为榴嗣,后一次因为与环球时报某记者争论轮法功问题(新浪系统告知我是被举报了),在我6月29日离开新浪微博之前,这个月里能无审核正常发帖的时间不超过一周。因为审核,于是我从四十一世开始又进入新的微博转世历程,直到一百世,这期间有三个转世微博因被冒注而跳过,绝大部分新注册的转世微博在尚未使用时即被删除ID,那些使用过的,正常发帖条数通常也不超过十条。”

萧瀚还曾记录了他的微博阵亡过程:“@萧瀚微博五十一世 昨晚阵亡,@萧瀚微博五十二世 @萧瀚微博五十三世 @萧瀚微博五十四世 @萧瀚微博五十五世 @萧瀚微博五十六世 这些预备役微博也被删ID,……@萧瀚微博五十八世:顺便跟新浪说一声,指望我屈服,门儿也没有。”

胡佳也记录他的转世过程:“@公民胡佳二世36小时,@公民胡佳三世9小时,@公民胡佳四世1个半小时。估计当我注册@公民胡佳五世时将以分钟计了。到@公民胡佳六世就得秒杀。”

对于转世党,有网友甚至称:“不想做转世党的新浪微博用户不是好用户”。一位名为“亚细亚曙光”的网友在2011年8月15日这样说:“本人今晚荣幸地加入了转世党,深切感受到了党中央的关爱和同志们的热烈期盼。本人以后将为转世党的事业而奋斗终身!数分钟的转世让我感觉到的是如隔三秋,但庆幸老朋友们还在。我想死你们鸟。”

网友们转世的目的在于传播真相、普及常识。对此,北风认为:“转世党的策略很清楚,完全忽视所谓的精英名人,潜心构建转世党自己的信息圈和信息流,利用第三方平台交流转世信息对抗审查。目前看来是卓有成效,关注者成千上万的转世党比比皆是,话题深度广度影响力均超过2010年的中文推特。”北风还说:“新浪转世党大多又没有公开的体制内身份,基于核心价值的认同,所以在转发一些信息时不会瞻前顾后,显得更坚决更及时,往往几分钟内就能有数以百计的转发量,转发的信息也更具信息量,这股微博的暗流力量可能要大于台面上那些明星学者媒体人所表现出来的显流。”

不过,评论人士莫之许对转世党却不看好,“微博的出现总体改变了墙内的信息供应,但对于不同的个人,这个改变也是不同的,如果所FO之人局限于熟悉的圈子,那就依然接触不到足够的维权抗争信息;转世党在一定程度上扩散了相关信息,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断片式的,难以形成完整图景,做出准确判断。”

转世党们的行动主要体现在网络围观上。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在8月12日开庭审判之后,维权网曾发表一篇《大批新浪微博网友公开声援王荔蕻遭封博,“微博转世党”不屈不挠》的报道称:“自从王荔蕻今年4月被当局刑事拘留以来,大陆网民不断用各种方式对王荔蕻进行声援。而随着王荔蕻被寻衅滋事案的临近开庭,墙内声援王荔蕻的微博网友也逐渐愈发众多。8月11日,王荔蕻案开庭前一天,墙内新浪微博上网友对王荔蕻的声援呼声形成巨大规模,如浪潮一般风起云涌。而头像使用王荔蕻照片的博主也是遍布新浪微博各处。但从8月11日晚上开始,大批新浪网友的微博账号却集中突遭新浪官方的删除,数百以上的微博网友随之纷纷‘转世’,但新浪微博上的‘转世党’继续顽强地在‘墙内’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转世党’们有的已经转世三百余次,但由于微博开放的特性,即使‘阵亡’也能很快恢复‘战斗力’。而‘转世’这个词也逐渐在新浪微博上成为热点。……这是一段关于新浪精灵的传说,我宁愿称他们为转世精灵。因为新浪围脖上的一些博友经常无故被消失,为了标示身份,他们重新注册时就在原来的名字后加上X世。转世精灵的代表当推萧瀚老师莫属,已经轮回到三十世。这些转世党有自己的独立博客,有一份详尽的成员名单,如果你有幸被转世,可以来此登记成为他们的一员。我虽然专门辟组关注了一批精灵,不过此博初衷不涉及不和谐的东西,就不多赘述了。”

而在“自由陈光诚”运动中,刘沙沙、叶隐等维权人士和网友也纷纷利用转世的方式,传播网友探访陈光诚的信息,让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关注陈光诚,并参与到探访陈光诚的行动中。

还需要提及的是,著名艺术家、维权人士艾未未也曾使用转世。早在2010年3月9日,新浪微博将艾未未的申请512地震信息公开的帖子删除,并删除其名叫“未未艾”的微博。然后,艾未未注册了第二个新浪微博,然而这个微博还没说话就被删除,为此,艾未未调侃“新浪又贞洁了一次”。第三个新浪微博“艾XX”只存在两个小时。第四个新浪微博“艾未半”从未说话,登录即提示删除。第五个新浪微博“艾V未”也被删。

当天晚上,艾未未向新浪微博的网络审查发起挑战,号召网友以其名字“艾未未”的谐音或变异,在新浪微博注册,并调侃“感谢新浪让我们今夜一浪”。于是一时之间,以“艾巍巍”、“爱卫卫”、“爱娓娓”、“艾weiwei”、“捱未未”、“爱未干”、“唉未喂”、“A未未”、“艾為為”、“艾刺猬”、“艹乂一木一木”、“weiwei艾”、“艾义乂”、“老艾替身爱娓娓”、“艾大刺猬”、“艾VVVV”、“艾味味”、“艾威威”、“爱VV”、“微微艾”、“爱为为”、“艾半未”、“半半未”、“未艾未”、“半艾未”、“哀来来”、“唉萎萎”、“艾半未”“半半未”“未艾未”“半艾未”等新浪微博纷纷出现。而新浪微博为了应对艾未未发起的挑战,派了十多人在推特和新浪微博驻守。于是一些变异的艾未未微博纷纷遭到新浪的野蛮删除。据艾未未不完全统计,当晚酒有七十个以上疑似艾未未帐号被删除。

一位网友在《转世党的胜利》说:“我试了多次,发现新浪博客不再允许我登陆——总是出现登陆页面,无法登陆进去。也许这就是IP被锁吧。继三天封四个账号后,他们对我的打压又进一步升级了。这是因为我们的胜利。他们拼命删帖,想封锁真相,可草根网民却坚持不懈地发帖,并带动大V们参与进来,最后,探望光诚之事流布于全网络。可以说,在这场对真相的围剿与反围剿的斗争中,咱们打了胜仗。他们看似庞大雄壮,但因违法缺德,失尽民心,就连几个、十几个勇敢而坚韧的草根也压制不住。朋友们,不要低估自己!”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