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丰:我之革命观

对于任何需要民主化的国家,民主化其实就是革命运动。也就是说,没有革命怎谈得上制度的根本创新。无论这革命是以改良或暴力性质实现的,终归它都是革命,是革故鼎新推陈出新,是从根本上推动社会变革与发展的必然手段,是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所发生的质变飞跃。

对于中国社会来说,革命究竟要革谁的命?笔者以为乃是专制独裁政体的命,也革那些死心蹋地维护这种政体的人的命。最根本的是革除一切封建传统恶习与陋习的命。这个几乎人人具有,只要在这种体制里长大成人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所污染。当然,也包括所有行使革命的发起者与行动者们。这便需要这些人在革他人命的同时必须不断自我更新、完善和发展,而与时俱进,否则也会被他人革命。

如此说来,革命其实就是创新。革命者都是先行者。革命与保守,恰恰相反,是背道而驰的。有革命必有保守,有保守也必有革命,革命与保守是死敌,必须只有以死相搏。因为革命必触及保守者的命门,而保守者必誓死捍卫之。一般情况下,因保守者都是现有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享乐者,高高在上的权贵所组成,因而这些人便利用职务之便手中之权,尤其借助正在掌握的国家公器对革命志士和人民群众进行无情镇压与血腥杀戮,以确保这种僵尸体制荫蔽下的私人利益无丝毫亏损。如果这种斗争激发众多人参与其中,就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萨达姆.卡扎菲都是如此的,固然,他们最终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如果统治者都象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胡耀邦和赵紫阳等人,在这大潮来临之际顺应时势而与时俱进,也许还会名垂青史根本遭遇不到被革命!但在我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英明领导人出现的几率似乎等于零。这便让绝大多数民主志士很失望。因而,很多志士便很冲动,率先倡导武装暴动了。

当然,倘若果真这样,也必须具备很多先决条件才能行得通。比如极为浩大雄厚的资金支持,严密高效的组织管理与浩浩荡荡的人力支持。由于三者在当前几乎均完全空白,根本无丝毫保障和起色,所以便寸步难行,一筹莫展,也便只有硬一阵嘴上的功夫,鼓吹一番武装革命或自杀性袭击而已,实际无丝毫意义。更何况,一百年来,当中国经历辛亥革命,二次革命,尤其也经历打着同样民主主义旗号的共产主义革命之后,不但让中国社会的社会管理制度根本无丝毫长进,甚至恰恰相反,更倒退、落伍和滞后,而把封建专制的传统统治手法发挥得淋漓尽致,酣畅自如,非常精致和周到。

在帝王时代,无需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欺世盗名蒙骗人民群众,但在党国天下,国家机器天天都这样混淆视听,让人民群众根本摸不清事实和真相。比如强权蒙蔽,愚昧欺骗,暴力威慑,小利诱惑等四大招就用之不爽,毫厘不差,固然,这种流氓统治手法确实颇见成效且极尽用场,否则,流氓集团何以执政半世纪多?

关于改良与革命,笔者这样理解,所谓改良其实就是革命,改良是吃药医治,慢慢杀菌消毒,这里的革命专指武装暴动,应属于外科手术式的。改良是慢死,革命是快死,总之都是一死;改良是慢慢立新,革命是快速立新,总之都是创新。改良借助保守势力--实质意义的反对派,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成功过,甚至遭到极为惨痛的失败。武装暴动虽然失败居多,但被阴谋家利用成功的也不少,很快又沦为新一代的反对者。毛泽东用马克思的话叫符合本国国情,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邓小平把此叫做中国特色。共产党得天下,愚昧欺骗而煽动暴民运动,尤其在苏联强大的资金与军火支持下,日本的大规模侵华战争的撕裂下,最终才赢得了成功。否则,如此愚昧欺骗的敲诈之术极难打下党王朝的天下。

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任何黑社会土匪性质的集团或组织,基本都是这样既暴力又阴谋而巧取豪夺抢夺天下的,成功之后都是为个人或集团专有。这实质就是李宗厚的《厚黑学》所归纳的,毛泽东才是厚黑的行家里手,称得上黑带级的最高手。

固然,这样的天下毫无民主真意可言,虽然也打着民主大旗。凡是中国人,尤其明白了共产骗局的人,最终都会明白这个道理。

如今的中国,正如清朝末年,改良与革命已相继出台。究竟是改良好还是革命好,当历次都是扛着民主大旗争夺天下的结局就很现实地摆在当今这类人士面前时,绝大多数有识之士都会认为,中国绝不需要任何再革命。无论小型的还是大规模的。因为,综合世界各国民主化,真正的民主政体,大多都是改良转型成功的。虽然在成功初期,不免也夹杂些许暴力,那已经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甚至是合法化地制裁所需要的必然措施了。这根本就不是革命。

暴力性质的革命是什么?首先要有武装队伍,武装的雄厚物资和军火弹药,还要完全独裁领导的军事严密组织机构,否则,缺一不可。孙中山所领导的辛亥革命不是很成熟健全的武装革命,而是煽动起来的内部军人的叛乱与起义。共产主义革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武装革命。

如今的中国,由于在统治集团不可能出华盛顿、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那么这自下而上的推动又将如何进行呢?

新近,当陈卫先生被重判九年,陈西先生被重判十年之时,再加正在狱中为民主煎熬漫长牢狱生涯的杨天水、许万平、刘晓波、郭泉、刘贤斌等人时,笔者便感慨万千。当然由此而导致的仁人志士们大谈特谈改良与革命的新一阵风波又再次悄然兴起。关于改良与革命,保守与改良,在中国历史上已多次发生:如戊戌变法前保皇派与改良派的争执,戊戌变法失败后改良派与革命派的争执,这应是最经典且最有意义的辩论了。拿到今天,正符合今天人们的辩论。

关于这个话题,在海外媒体早已展开最为激烈的争论,且多次发生着,今天又重提此话题,笔者也只好谈点个人观点。无论改良还是革命,都要有雄厚实力作为坚强后盾来充分保障,否则,谈什么都没用。共产专政是讲实力的。今天的民主化队伍果真有如此的实力,就会不战而屈之。否则,无论改良与革命,它都可以一并被扼杀在萌芽或摇篮中。所以,当前无论倡导改良还是革命,一律都行不通。

共产党打天下,靠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人海战术。那么作为真正属于全民当家作主,拿选票决定国家和政府最高领导人的民主社会,同样可以理解为形式上的人海战术,只不过这种战术不是由着某独裁性质的小集团所完全领导和把握的,而是由众多组织和个人不约而同地同时发力所促成的。

这便要求眼下正在为民主率先站出来做奉献的人,首先做好民主的启蒙工作。比如以事实为依据,具体案例为原型彻底揭穿谎言,启蒙民众,积聚力量。启蒙、启蒙、再启蒙,直到让全民觉醒,强权蒙蔽才会彻底瓦解,愚昧欺骗不再产生效力,暴力威慑不再吓住人,小利诱惑不再让人动心时,中国就真的民主啦。党皇帝们才能够真正被关进铁笼子里与庶民平等。人之兽性才不会被搬到公共平台上公然耍流氓!

但在眼下,陈卫和陈西被重判很正常,这说明我党专政绝不容侵犯,我党领导就是要当皇帝。同时这也说明民主抗争者人数太少,关几个就死水一滩太平盛世了。我党领导依旧可以高枕无忧任意淫威。如果如乌坎、海门一样有成千上万群众行动起来,就让你关你又能关得了多少?若中国有百万志士不怕坐牢,民主还会远吗?

谁都知道,天上绝不会掉馅饼。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流氓官员由奴民娇惯产生。有什么样的政府也一定必有什么样的国民,五千年独裁体制丝毫没有创新,历朝历代统治者只用强权蒙蔽、愚昧欺骗、暴力威慑、小利诱惑等四大招统治人民,维护窃国大盗的特权享乐。人民群众只有在大面积觉醒并积极参与抗争下才会迫使独裁者妥协或让步。

那么在眼下,我们只有先做好民主的启蒙工作了。无论这工作是独立参选,维权抗暴,散发传单,穿文化衫上街,组织演讲,创作文艺作品,撰写评论,或发起成立与公民社会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有关的任何组织或活动,在当局残酷打压下,其实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启蒙行动,绝不会产生任何立竿见影的卓著成果。但如果在全国范围内,各地的角角落落都遍地开花繁茂成长起来,岂不正预示着民主的尽快实现之日?

归根结底,启蒙实际也是一种革命,是慢性病的发生,绝不可能治疗好,只会让这个肌体彻底死亡,把邪恶的活组织活细胞一点一滴地消灭掉。

所以,这便要求,无论有名无名,站出来或隐藏着,所有民主志士们,都必须应该做到:要么撰写民主启蒙文章,创作各类文艺作品;要么为遭遇迫害的志士奔走相告大声疾呼;要么在背地里资助前线志士勇往直前,无后顾之忧;要么组织策划各类民主活动并积极实践起来;要么散发宣讲民主启蒙,反腐维权的文章;要么积极串联,从事各类民主的活动;要么编辑出版各类民主书刊等。

总之,中国民主化,需要全民皆动,全民尽力,而人人有责。在此时,凡是有意无意做着阻碍并扼杀民主志士及其正义浩荡行动的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是将来的罪人,民主法庭一定会一一给出公正的审判。所以,在此还希望这类帮凶们应为自己留后路,不但要停止作恶,而且还要多行善积德,不要把自己的后路全部斩断,彻底封死了。因为,民主这东西,说实现就实现了,不定还有几年,也许就是三五年?你也知道,多少组织和个人正在专业做着这类工作?在这信息化时代,世界民主大潮流下,我中国大陆的流氓专制政权,难道还不是一座正被汪洋大海完全掩没的孤岛,其内部被长久浸泡腐蚀,自动坍塌之日还会远吗?

2011-12-30于深圳贫民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