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从台湾总统大选对比海峡两岸政治制度的差异

我今天评论的题目是“为什么不应期待中共民主?”台湾今年的总统和立法委员大选,不仅是牵动绝大多数台湾人的大事,也成了国际关注的焦点话题,尤其是大陆民众中能够了解情况者的关注,真有血浓于水的那份真情。而台湾这次大选所展现出的民主风范倍受各界称颂,并令人深感民主对社会进步、规范的巨大作用。

台湾从解除戡乱法、追寻民主程序以来,历经了5次总统大选,一次比一次成熟,显现了宽容与理解。这让许多人认为,台湾给大陆作出了榜样,并将堵住中共反民主的嘴和促进大陆民主进程。毫无疑问,台湾这次大选让大陆有相当程度了解的民主选举,令中共反民主的说辞理屈词穷、原形毕露。

中共反民主的说辞主要有两点,一是中国人素质差,搞民主不符合中国国情;二是民主乱糟糟、闹哄哄,没有效率,只会出丑。台湾与大陆同为中华文化、且地处边陲,台湾这次民主选举受到世界称颂,令中共的“中国人素质差”、“民主不合中国国情”的谎言,不攻自破。

另外,台湾刚开始民主选举和民主议会时,比较情绪化,常常成为中共的教材,以此丑化民主制度、并否定民主制度。但是,台湾这次大选却表现出良好的风貌,尤其是落选的民进党蔡英文所展现理性、宽容、遵循民主规则、以及对社会负责、对民主制度负责的态度,使她虽败犹荣,获得了一致赞许和高度评价。

台湾开启民主体制不过20多年,社会、民众和政党能有如此大变化,说明民主制度对社会有巨大的提升和规范作用,丑化民主者只能是自我出丑罢了。中共的反民主言论面对台湾这次大选,可以说败得体无完肤,惟有落荒而逃。但是,以为因此能或者促动中共进行民主改革,则是对中共的历史和现实缺乏清醒的判断。

中共对于这次台湾大选,除了宣传、吹嘘马英九获胜是台湾民众对两岸政策的认同外,对民主的优势和深入人心,则是掩耳盗铃式的装聋作哑、一声不吭。而中共对大陆的实际统治中,不仅变本加厉进行暴虐的统治,而且更是肆无忌惮地采用流氓黑社会手段,将大陆社会推入无法无天、谁拳头大谁老大的黑暗中。可以说,今日的中共掌权势力之中,不存在一丝一毫民主改革的动力。

一般而言,专制社会进行民主改革、尤其是从权力体制内推动民主改革,是需要有民主改革意愿的掌权者,也就是必须有掌握实权的权威来推动。在中共历史上,一言九鼎的独裁者只有毛泽东,充其量邓小平也算有能力推动变革的实权人物。不过,这两个人要的不是民主,而是血腥的专制。至于今天中南海里的中共掌权者,并没有能够推动政治改革的大权在握人物,而只是一伙相互扯皮、牵制的利益角逐者。他们最大的核心任务,就是所谓的维稳,也就是维持中共现在的黑恶统治。因此,今天中共的所谓决策层——中央政治局,实质上不过是一个只图延续目前统治的维持会。

一个社会进行民主改革的另一个重要条件,是要有必须进行民主改革的强烈意愿。但是今天的中共权力团伙和社会主流不但没有这种意愿,反而排斥、压制任何民主努力。胡锦涛作为中共的头号人物,说暗无天日的朝鲜、还有古巴,经济虽然不如大陆搞得好,但政治正确是大陆应该学习的。中共总理温家宝多次发表讲话,一再表示大陆需要进行民主改革,但在大陆得不到中共内部和社会主流响应支持,反而在中共的宣传喉舌上遭受到不点名的批判、嘲讽。

实际上大陆现在强烈要求民主改革的力量,只是遭受残酷打压的异议人和遭受侵权迫害的维权人士。中国大陆这样的政治现实,令民主改革变成了难以期望之事。大陆可能需要在灾难性的经济来临时,在中共权势团伙掏空了社会财富,黑恶暴虐的流氓统治伤及到绝大多数中国人,才会促使整个社会认真地思考体制问题,并产生强烈的改变专制统治的意愿。

(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