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国特色与普适价值

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彻底破产,其标志之一就是,它抬出所谓“中国特色”,以拒绝普适价值。

为什么说中共拒绝普世价值意味着它在意识形态上的彻底破产呢?因为共产主义从诞生之日起就以普适价值自居,共产主义运动从一开始就是国际性的运动。如今,中共却拒绝普适价值,只讲中国特色,这岂不是自己否定了自己吗?

我们知道,所谓普适价值,一般含有两层意思。

其一是指该价值具有普遍适用性,不分宗教、国家、民族,都适用。马克思主义自称发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方志敏在诗里写道:“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信奉的主义是多么的普适。

普适价值的另一层意思是,该价值在大多数地方被很多人共同发现和认同,哪怕这种发现还很模糊,哪怕这种认同并没有表现在外部行为上。列宁指出:“每个民族的文化里面,都有一些哪怕是还不大发达的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文化成分。”早在春秋时代,中国就有人提出了“天下大同”的思想;近代则有康有为写下《大同书》。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里说:“康有为写了《大同书》,他没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条到达大同的路……唯一的路是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这就是说,共产党所追求的价值,并非纯粹的舶来品;追根溯源,早在中国古代就被发现了,可见其普适性。

众所周知,第一个共产国家是苏联。不知人们注意到了没有,苏联这个国名很特殊,甚至独一无二。一般的国名,总会告诉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渊源,或地理位置,或民族特性。印度共和国之所以叫印度共和国,因为在古代就叫印度。美利坚合众国,一望而知是在美洲。埃及的全称是阿拉伯埃及共和国,由此可知其主体民族是阿拉伯人。如此等等。

唯有苏联这个国名与众不同。苏联的全称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维埃是俄文сове́т 的译音,意思是“会议”,因为俄国1905年革命时出现过一种由罢工工人作为罢工委员会组织起来的代表会议,简称苏维埃。苏联的全称是由这样四个词组成:代表会议、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从苏联的全称,人们既看不出它的历史渊源,又猜不出它的地理位置,也搞不清它主要是由什么民族组成。

其实,这正是苏联之所以叫苏联的初衷。苏联的建立,不是改朝换代,给一个老国家安上一个新名字,也不是要建立一个新国家,按照列宁在1924年的宪法序言里所说:“新的联盟国家是......把各国劳动者联合成世界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道路上的新的坚决步骤。”换言之,苏联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国际主义的,就是冲着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冲着赤遍全球,天下大同去的。苏联好比联合国。它是准备把未来世界上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是全世界——都纳入其中的。苏联属于全世界,属于全人类,所以这个名字不包含任何特定的历史的或地域的或民族的名称。从1931年到1937年,中共在江西建立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度还提出过要加入苏联。现在不少人批评这是卖国。是卖身投靠,不过当初共产党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以上所说,无非是表明共产党本来是承认普适价值,坚持普适价值的。后来的历史证明,共产党标榜的那一套普适价值实际上是错误的,它们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限于篇幅,我不准备在这里详细分析共产主义理论的种种问题。我只是要说,这套理论失败的如此彻底,以致于连共产党人本身都纷纷放弃了。然而,共产主义的失败只是证明了共产主义不是普适价值,但是这不等于说普适价值就不存在,不等于否定普适价值本身。

深入思考便不难发现,普适价值是不可否认的。因为所谓价值,如果就其基本的、核心的部分而言,必定是普遍的,普适的;否则它们就不是基本价值或曰核心价值。现今中共,既不敢继续宣称共产主义是普适价值,又不愿意承认自由民主是普适价值,于是就只好否认有普适价值。这在哲学上无疑是极其荒谬的。

附注: 普适价值,也有译作普世价值,英文是 Universal value 。如方励之先生所说:“普适性,普世性,普识性,等等‘普’族词汇近年变得相当普及,普通。至于什么是普适性?什么是普世性?有没有区别?似乎还没有一个被普遍接受的理解。但,至少在实证科学和宗教信仰两个领域中,它们的意义还是清楚的。在物理学中,universal 的中译是,普遍的,万有(引力)的,普(遍)适(用)的等,从来不用普世。普世的则是 ecumenical 的中译,如普世教会,普世神学等。直到1989年出版的《辞海》中,只在‘普世牧首’一处用到‘普世’二字。”查辞典, ecumenical 或 oecumenical 一词的意思是:1,世界范围的,普遍的;2,全基督教的。该词源自希腊文Oikoumene ,意指“整个有人居住的世界”,即 the whole world 。如此说来,Universal value 还是翻译成“普适价值”更好些。

(中国人权双周刊)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