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平:內斗几时了?


几年前,新上任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上任不久,为显示中共太子党"打天下丶坐天下"的威风,在这西南重鎮迫及不待的上演了让全囯注目的运动,被称之为"唱红打黑"。

與此同步,在他所操控的地盤上,以整頓黨風,反對黑社會為名,調來當年大连在鎮壓法輪功中得力幹將王立軍,身穿防盜衣,腰插雙槍,嚴然一付黑老大形象,在一陣緊鑼密鼓后,一股精心策劃的‘黑’打‘黑’新造神風,平地捲括了這塊災難深重的土地,毛澤東幽靈復活了。

薄熙来明明知道王立军在辽宁有黑社会背景,但却仍然用这么一个黑社会分子作为下手,动用宣传机器将他包装成"反黑英雄" ,成了最大的笑话。可见中共是一个多么不择对象的集团!

王立军在铁岭、锦州打黑,实际上是帮他的黑社会扫平对立面的各路人马,收取大量钱财。他的一路升官实际上由黑社会提供金钱,最早由原铁岭市委书记王专送钱,后来变成公安局长送。

王原先只是辽宁锦州市公安局长,靠薄熙来钦点得以调到重庆,由一个地市局长跃升为直辖市公安局长,最后官至副部级。为了报答薄熙来的知遇、提携之恩,他对薄熙来言听计从,打黑不遗余力,双手沾满鲜血。

王立军是黑社会在铁岭最大的保护伞,锦州官场多人都知。在铁岭当局长时, 有一次自己开车去铁岭下属开原市,倒车撞了别人车,他竟然下车打人,打掉别人两只门牙!并由原公安局出靣拘留了被打者。

"唱红打黑"原是薄显示自已能力,向中共"劝进"的一台闹剧,对那次运动遭受打击的人,事后人们发现,这些人不过是重庆的民营企业家,因得罪了薄熙来,而被扣上了黑社会的大帽子。在"打黑"运动中受到打击。

据海外中文网站消息,去年12月,中纪委找到王立军以权谋私的确凿证据,秘密约谈王立军,深感罪大恶极的王为求自保,承诺收集薄的证据,致薄王二人反目 。

2012年2月2日,王力军被薄"觧职",坐立不安的王力军於2月6日,趁薄未及防备,突然到成都美国驻四川领亊舘,要求"政治避难"。

王立军不按牌理出牌,闯美国领馆的行为将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公开化,然而在王立军向美囯提出政治避难要求时,美方基於下列三点拒绝了这一要求:

第一、驻外使领馆不能接受政治避难,以目前的情况判断,美国不可能对王立军提供政治庇护。

第二、到领事馆要求避难和保护不符合国际法,也不符合中美都遵守的国际规则。美苏冷战时期有政治异议人士走进美国使馆要求庇护,但都是秘密运送出去,并不受国际法保护。大家都知道的方励之事件,并不是政治避难,而是方偷偷躲进美国大使馆,后来经过中美双方协商,互相让步而让他离开。这个例子不可能援引到王立军身上。

第三、王立军不是政治异议人士,美方如果提供政治庇护,根本没有同中方讨价还价的筹码。中方不会冲进领事馆抓人,但美方也不可能把王立军秘密转移,这意思很明白,提供政治保护,只能让王立军多一项罪名,最后也一定要把他送给中国警方。

据称,王立军听了美国官员的话,不得不接受现实,反复告诉美方官员,他受到政治迫害,有生命危险,希望他被抓起来后,美国方面能够关注。但美国官员没有给他保证。

2月7日晨由郭强率中央调査组赴成都,王一再声称他可以向中央投降而拒绝向薄熙来投降,可见曾狼狈为奸的薄丶王集团内幕之黒。8日王便由郭强押赴北京。

据记载,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与梁启超曾由英国公使秘书陪同前往香港,躲入日本公使馆,成为中国第一例前往外国驻华使馆寻求避难事件。梁启超在戊戌变法后,先进东交民巷的日本公使馆,后又避难天津日本领事馆,最后从天津登船赴日本。

直皖大战,皖系大败后,作为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心腹的徐树铮与段芝贵、梁鸿志等十人躲入日本使馆避难。与徐树铮一同在日本使馆避难的梁鸿志,日后更公开投日,成了汉奸。

郭松林倒奉失败后,为其办理外交事务的齐世英(齐邦媛父亲)、殷汝耕等人躲入日本领事馆避难。

国民党刺杀李公朴、闻一多之后,潘光旦与费孝通曾避入美国驻昆明领事馆避难。

十八大前夕,北京政局舆论热议薄熙来已抓捕王立军身边19人,其中两名已死亡。目前薄熙来周围危机四伏,在二月八日(星期三)向邓朴方(邓小平长子)、周永康等求助。

王立军不按牌理出牌 闯美国领馆将内斗公开化 外界力量介入, 高层权力"默契"的潜规则破裂,中共晚期分崩前兆已突显。

目前,中共九常待是否敢于“双规”薄熙来?并不由他们对薄有什么印象,也不是证据不足,因政治原因抓捕中共元老的后代,历史上没有:虽然,太子党贪腐的传闻海外多有披露,但以往被整肃和下马的,都是没有更深政治背景的高官。

像薄熙来这样在京城盘根错节,曾经呼风唤雨的正部级官员,要动大手术,需要胡锦涛有很大的勇气。而他是以谨小慎微为性格为特怔的,可能,目前是一个最好的契机,他有没有这种勇气;利用这次彻底剪平中共内斗的良机?尚旡迹象。

就这样未及两年,薄丶王演唱的"二人转"便急急收埸。

新华社快讯主编温志丹则在自己的微博上表示,王立军一事意味着重庆“唱红打黑”被间接否定,“重庆模式”接近破产。

温志丹在其个人官方认证微博“新华社-子弹”上表示:王立军调离公安系统是重要的风向标,这或许说明重庆“唱红打黑”被间接否定,“重庆模式”接近破产。相对“重庆模式”的“广东模式”似乎更受关注。乌坎村事件后,乌坎村村民重新选出乌坎村民选举委员会,依法选出真正的村民代表。“广东模式”注重法律,“重庆模式”注重权利。

根据我六十多年的观察,从毛建政的那一天开始,中共便是一个由黑帮操纵的权力集团!最近薄熙来和王力军闹剧的上演,使我马上联想到五十二年前发生的"林彪9.13叛逃亊件,同时我把両件亊联想起来,认为这是内因完全一脉相承於毛泽东的闹剧。

陈力被槍杀前,中共九大在北京召开。开幕那天晚上,我们被集合在院垻里,收听开幕式的实况录音,我们对林彪作毛接班人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将这一决定写入中共修改的党章,没去思考为什么,也不会想它的后果。

独裁者间不可避免的倾轧,在权力斗争中很快暴露出来,仅隔了两年,毛泽东便在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中,上演傀儡大換班了。

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温都尔汗的叛逃经过,只有在中共的档案揭密时才能大白真象,但温都尓汗事件,像地震般震松了毛泽东皇位宝座是无疑的。

毛害杀了他的政治盟友,也換来了危机四伏,墙倒众人推的报应。长期被他愚民政治锁在闭塞状况下的大陆百姓,犹如在死一般寂静的夜空里听到了一声惊雷,揭开这个旡产階级专政的铁幕,那里靣原来掩盖着一些各怀鬼胎的政客们,演出的是争权夺位的丑剧。

九.一三事犮当天,囯内的新闻丶广播对这一亊件没有报导,似乎北京城在这天压根就没发生过任何事,大概经过一阵磋商后,新华社向全囯公佈这一消息时,按照毛的詔令,全囯上下同声譴责和声讨林彪,一个“批林批孔运动”从幕后推了出来。

此时林彪也由付统帥,变成了孔夫子的忠实追隨者和门徒。下犮的批林批孔文件说他,言必称‘克已复礼',言必‘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已复礼',他也由‘毛主席的好学生和继承人'变成了怀着鬼胎的封建时代的‘雅儒'!当然,大权在握的毛泽东任意评价历史人物,不仅是他的狂妄,更是他一贯独裁的需要。

距九月十三日整整相隔了十二天之久,九月二十五日,借"囯庆"例行的卫生大检查名义,我被关押的农六队又一次进行了有专项内容的'大搜查',不过这次搜查与过去任何一次不同,是我在狱中所遇到的最奇怪的一次。

上午八点钟全队集合,宣伂卫生大检查开始。我们被士兵和管教人员团团囲住,按搜查程序依次将自已的行李搬到垻子里,只是气氛与以往那紧张和恐怖有些不同。

轮到我了,两亇老管走到我的跟前,先叫我取出'毛主席语录',这是当年埸部统一发给每个人人手一册的必读物。

蹬在我靣前的年轻士兵从我手中接过那'红本本'后,翻开扉页,直截了当的把那篇林彪所写的"再版前言"撕了下来,丢进一个专门準备好的匣子里,同時在他的笔记本上划了一笔,脸上毫无表情。

两个检查人草草翻了我的行李。整个对我的检查不到五分钟便结束,还不到十一点钟,全队检查便结束了,抬到队部去的是一箩筐从毛主席语录上撕下的纸片。

以后对九.一三事件,当局就再没正式的宣佈过。中共第一次若旡其亊对此次亊件諱莫如深,正好反映了毛泽东的心虛,至於监狱的干部对最高统帅部发生了什么?是绝对说不清的。其实纸那里包得住火?林彪事件刚刚爆发,盐源縣的农家已从囯外的播音里获悉了这个消息,那時在外检粪的人已将这亇消息带回了六队。

九月二十五日大检查时,我们一直都在观察六队老管的反映,显然他们早在几天前进行了专门的学习,大检査一完他们平时的拔扈开始收敛了。只是令人感到不解的,那林彪,最高权力转眼到手,怎会突然倉黃坐着三戟机撞死在茫茫的大山里?'批林批孔'也好。'克已复礼'也罢,在人们心理上投下浓浓疑的虑是旡法消失的!

林彪亊件触动每个狱吏思考:江山如此危殆,就是当一亇卖身杀手都会感到旡可靠主子可倚!其实中囯的独裁主义在任何时代都是极端自私的,人性都泯灭的杀手,还侈谈"斗私批修,在灵魂深处闹革命不明摆的自欺欺人吗?"

然而间隔了整整半个多世纪的两次亊件吿诉了我们什么呢?我认为首先,它告訴我们坚持独裁的中共是一个戒备很强的集团,1976年毛泽东死,"摸着石头过河"的邓小平,宁可忍胯下之辱,也不放弃"独裁"灵牌。他所指定的继承人,是一些满足旣得权位的庸人,没有开拓民主的智者能人,就連作为中共党员的王力军,深深知道他的组织是一亇不能寄托任何希望的集团,所以出了问题宁可找美囯驻华领事舘,也不去找"党妈"。

第二至今那欠下中华巨债的魔头像仍稳掛在天安门上,不但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中华老大不进步的重要原因。这只能从囯民屈从於中共淫威,满足於暂时一口飯吃,习惯於已成统治的秩序来看。由此看到欲想中囯平稳进到民主社会,先要有一个全民觉醒的民主啟蒙时期。

历来的皇帝,再狠的压迫者,在权力斗争时,还考虑黎民百姓的安居乐业。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素称天朝乐府的大陆,而今为什么却远远落在后靣?权力的内耗到何时才能了结?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