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中国病人还是打黑英雄?

曾经有一部以战争为题材的英国影片——英国病人,在美国获得奥斯卡金像奖而风靡一时。而前不久2月6日“被精神病”的重庆市副市长、前公安局长王立军以谍战片方式在中国成都上演的这幕政坛惊险活剧,如果改编成中国版的、黑幕重重的“中国病人”的话,以我们这个国家特殊的政治生态和历朝宫廷晦暗不明的游戏规则来看,其真相之扑朔迷离、情节之跌宕起伏,肯定要比《英国病人》精彩得多。

只要是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怀疑,身处高位并掌握地方高层许多机密的王立军,在美领馆“滞留”一天的时间里面,绝对不是在轻松地喝茶聊天。其所谈内容一定是不为人知的核心机密,同时也是关系到我们每个普通中国人的切身利益。美方暂时还不会将谈话内容和王立军交付的材料公之于众。但现在无需用多么复杂的思虑就可以肯定的是,王力军的确交给了美方一批有价值的材料,不然现在中方就不会如此焦急地向美方要求归还王在美领馆留下的材料了。甚至可以说,即使以后美方把材料“归还”给了中方,也并不意味着那天夜里的所有秘密就不存在了。试想,整整一个夜晚的时间,虽不漫长,但足以让所有关注此事的人们发挥充分的想象。

从王立军非常专业的“007”行动计划就可看出,仅从生理角度分析,他在神经系统上其实一点也没有病。岂止没有生病,而且比起很多“被双规”时还不清楚发生了怎么回事的笨蛋贪官们来说,王的嗅觉更加敏锐,行动更为机警。只要看看他在化妆逃脱监视的精彩出演,就知道他的头脑有多么清醒,思维是多么缜密!而且,如果仔细查阅他的履历,仔细阅读他公开的谈话,就会发现他的语言从未发表过任何违背自然法的观点,配合他的法学博士和北大刑法研究中心研究员等的工作学习经历,至少可以推断出他不是一个法治的反对者,也不会仅仅只是一个怕死的人。倒很可能是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法治支持者。因为他一定要脱离重庆的控制,最后达到向北京诉说重庆秘闻的目的。

实际上在出逃之前,作为一个,他就早已觉察到自己周围暗藏有杀机四伏在危险。在中国的官场上,一般来说,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被“平调”而不是“升迁”到另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岗位,那么,只要是深谙官场潜规则的人,就该知道对自己不是好事了。王立军作为一个混迹官场多年且有丰富刑侦经验的“老公安”,他当然更容易嗅出其中的血腥气息。

中国的官场政治从来都是不透明的,所以这就给“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中国式潜规则预留了足够玩弄权术的暗昧空间。对于王立军这样一个曾经极受薄熙来信任的“哥们”来说,恐怕没有人更比王还要了解薄的过往劣迹和未来野心了。这点从薄一到重庆就不惜千里迢迢速调心腹王立军到身边来除掉那些不听话的政敌时,就可看出他们之间非同一般的“铁”。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至今仍然是一个人情而非法治社会。作为官僚个体的政治生命,只与当朝少数几个掌权者的人脉关系之深浅息息相关。而与个人的才能和政见根本“不存在一毛钱的关系”。这在当今这个日益走向民主化的世界趋势中,可以说中国是硕果仅存的封建政治博物馆。这种根植于长久封建历史体系中的专制传统政体,也许除了朝鲜和古巴这两个社会主义伙伴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如中国这样独特的政治风景线了。也正因有这种从上到下的政治封闭模式,才会导致王立军事件的突然发生。人们难以想象,在美国那样什么都必须向政界和社会公众敞开言论的民主国家,会发生国会议员向外国领馆投诚或避难的奇闻异事。很简单,因为美国政府不仅允许公众与政府唱反调,而且也允许政敌之间、同党之间敞开辩论乃至于针锋相对。况且这还有宪法条文和公正舆论的保障。

而中国的官场文化即使体现在个人的表情上,与美国相比,都大异其趣。映入我们眼帘的,常常都是下一级官员对上一级官员点头哈腰、诚惶诚恐的奴才媚态。王立军除了这次“夜闯”美领馆之外,其他的时候对薄熙来也大抵如此。只是因为身体里多少还残存着蒙古人的血性,所以王立军就不愿坐以待毙,故而宁愿像林彪那样铤而走险地与顶头上司来个鱼死网破似的背水一战。其实,相对于林彪的不成功外逃而言,王立军的“自动离去”反而更具震撼力,因为他以副部级官员的地位使得中共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应对机制——“休假式治疗”。如果党器重你,你就会被真正休假;如果党抛弃你,你就会被双规治疗;如果党还没有完全想好,你就会被“休假式治疗”。

但从各大网站的跟帖留言来看,他的这次绝地反击,网民幸灾乐祸的少,骂他的更少。全然不似其他高官出事后的民意舆情。可见此人至少在民众心中还不属于多么十恶不赦的坏人。显然人们理解他作为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物,没有巨大恐惧,是极难迈出这一步的。不过,在目前国内政治环境下,耶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之分。因为厚黑的人文风气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阶层里去了。我当时在第一时间对此事的跟帖便是:“王立军走这一步,是对原来的‘哥们‘薄熙来的彻底洞穿。同时也是为使他自己不被人间蒸发似地终老于精神病院而进行的绝地反抗。” 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自他进入美国领馆的那一刻起,其体制内的政治生命就已经彻底终结。

其实,王立军只是薄的一枚棋子,所谓薄在重庆的“打黑”,也不过是用自己代理人的黑手,以“政治运动”是形式来大打异己的黑罢了。这种让毛时代死灰复燃、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酷吏行径显然是不会长时间存在的。汉武帝用宁成等酷吏处治豪强,结果最终证明酷吏原来就是另一种豪强。薄在重庆用一批所谓的铁腕兄弟打黑,最终也将证明这些所谓的“打黑英雄”其实就是另一批新生的黑社会。毛泽东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此语倒是准确地诠释了从毛时代直至今天仍在党内上演的宫廷式黑幕重重的权斗游戏。

人们都知道,中国的事,老百姓自己常常是整不明白的,因为当局历来钳制自由资讯和限制言论自由,从而繁育了暗箱操作的官场生态。所以老百姓的信息来源往往最先要经过“出口转内销”的奇特流程,才不至于让公众的知情权被不由分说地悉数剥夺。如此次事件,官方公开的信息中,只有寥寥数语,而其详细经过,人们只能通过海外媒介方可知其大概。这一点,与当今最神秘的国度——北朝鲜,倒是如出一辙。难怪胡总一上台,就号召大家“要向北朝鲜学习”。学习北朝鲜让所有的媒体不敢发声,让所有的公众都蒙在鼓里。由此我们大致上可以预料,王立军被官方作为精神异常的病人置于比真正的病人还要痛苦得多的境地,只是时间迟早的事情。

现在看来,被休假式治“病”的王立军及其幕后真相的来龙去脉,外界暂时还只能静观其变。因为在中国这种封闭自由资讯的政体结构中,任何追求真相的努力都将变得十分困难。尽管如此,仍可预言,王立军事件,会对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和政府官员带来心理上的重大影响。但不管怎样,很多人都希望借由高层的权利斗争而一举开启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这应是今天包括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和目前大多数老百姓真正关心的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