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主义、路线”说,无法掩权斗之丑
——对“薄王事件”的再探讨

自从那个被吹捧为什么“铁血警魂”、“打黑英雄”,官拜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省、部级高官王立军先生突于2012年2月7日携带大量事涉“国家机密”的文件,夜奔美驻蓉领事馆后,一时震惊世界。官方只有外交部发言人在外国记者追问下,除了含糊其辞称已“顺利解决”,并谓是—“孤立事件”这类不明不白的话加以搪塞外,其余自是“无可奉告”。大陆媒体更是集体失声。王立军已成“敏感词”,网上露头即被删除。因此有人将其类比为当年9.13林彪出逃事件,确也有点何其相似乃尔。想当年林副统帅“出事”以后,由于当时不但没有互联网、翻墙软件、E-mail邮箱、微博这些现代化的信息传播载体,甚至用个收音机收一下外台广播都叫“犯罪行为”要入狱乃至杀头的。所以别说一般我等屁民,就连一般干部也一无所知。直到1974年要搞“批林批孔”运动了,街上刷出的大标语竟是“把批0批孔运动进行到底”,据说此时林彪的问题已在党内传达,因此还得在党外“保密”。几十年过去了,今日的中国,好像仍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如此“中国特色”真是可悲也乎!

但中国毕竟不是毛暴政年代了,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在不守规矩、不听党的教导的屁民似越来越多。尤其是那可恶的互联网,再有方滨兴巫师发明的“封锁”魔咒,也敌不过“翻墙”术的破解。所以官方不说,不等于草民不知。要想像当年林彪事件那样长期隐瞒,实在是有点“难矣哉”了。于是有关部门只好沿用“我党”—向“出口转内销”之高招,通过某些境外媒体放点“风”,以便给大陆网民来点“舆论导向”,以尽量减少些“负面影响”。这事当然不能由新华社这样的官方媒体来搞,甚至“环球时报”之类的五毛媒体由于信誉太低也不适宜。于是此项责任便落到了一些平日名声还不是很糟,甚至常以追求民主自居的帮闲文人的身上。所以有人“放风”说,“王立军带去的三袋材料,都在王的车上,最后都让国安部的人带回北京了”。言下之意美国人啥也没得到。自然“我党”就无多大损失。这样看来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呆了一天,若不是去“休假性治疗”(这是重庆方面宣布的),就一定是去和美帝国主义那些资产阶级份子们谈吃喝玩乐。“休假”休到美领馆,进去后啥也没让美国人知道,这样的事恐怕只好像那位铁道部的发言人王勇平说的“这事你信不信,反正我相信”。接着又传出话说王立军是去美领馆商讨反恐之事。既然如此,外交部为何说王立军是“滞留”美领馆,执行公务能称“滞留”吗?再接下来又有人说王立军患有“严重抑郁症”。把一个精神有病的人派去当重庆市公安局长,岂不是拿千百万重庆民众的生命来开玩笑?直是越描越黑,越离谱。

接下来,既然是“打黑英雄”,模范共产党员,却最终被逼得去向美领馆“告洋状”。又是在被薄熙来剥夺警权后几天发生的事。这事不管怎么说也突显出是官场的内讧、内斗。成何体统?再说下去可就有点难听。主管其事的“薄督”所司何事,在干什么?官场腐败“腐”到这程度,恐怕清代小说《官场现行记》也难及其万一。而且你官场内斗,不找中央,竟去找美国人来从中“仲裁”。这回可不是人家美国人“手伸得长”,要想来当“世界警察”,而是你自己要去“送货上门”,弄得人家美国人都似乎有点“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于是有人便出来解释说,薄熙来的事不是官场内讧,不是贪腐,而是要“篡党夺权”。接着又详尽地解释道:“薄王事件所引发的不是中共党内派别之争、权力之争,更不是狗咬狗之争,而是到底坚不坚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道路,还是回归到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均贫富’的血腥恐怖时代?”这样一来,争权争利,“狗咬狗”不见了,倒像成了一场正义与非正义的斗争了。
既然你都说是“篡党夺权”,哪还不是权力之争又是什么?不是“狗咬狗”那就是“人咬人”吧!而且这个“篡党夺权”,本身就是毛泽东专利“发明”的一个诛语。一个政党就是一个团体,一个组织,一个集团。谁有能力谁“上”,平庸无能者“下”。薄熙来即便是要想当中共最高领导,只要他有那个能耐,能得到多数人拥护,就可以去“篡”、去“夺”。当然就不是什么错,更不是罪。“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兵”。至于薄熙来有无此能力,那是另一码事。你看人家澳大利亚的陆克文,就是要和吉拉德竞争党首领之位。没见有人说陆克文是要“篡党夺权”。所以说这话的人口口声声要“批毛”,实则他就是一脑子的毛思想、毛观念。认为“党”之“主”乃“真命天子”,是不能“篡”的,必须指定、钦定,乃至隔代钦定。甚至像北韩那样父传子,子传孙。你坏了这个“规矩”,你就是想“篡党”大罪一条。这和民主政治就八竿子也不沾着边了。

接下来更荒唐,说薄、王事件是“到底坚不坚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道路,还是回归到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均贫富’的血腥恐怖时代”?中国人只要不是白痴都明白今日之中国掌大权的,谁还敢去想搞什么“以阶级斗争为纲”、“均贫富”?胡温不会,习近平不会,薄熙来即使上台了同样不会。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权贵一族,其子女亲属,至爱亲朋,早都成了比资产阶级更资产阶级的权贵资本既得利益者。其中许多人的子女、亲属早已成了西方“敌对势力”国家的公民,至少也拿了绿卡。搞阶级斗争,岂不是他自己去惹火烧身?“均贫富”岂不是把他们的亿万家财拿出来与大家“共产”吗?所以这些危言耸听的话,无异于痴人说梦,实则是哗众取宠。说这话的人极力想给大家一个暗示即权斗的双方,—方是要“为人民谋幸福”,是“人民的大救星”,另—方要搞“阶级斗争”、“均贫富”是人民的敌人。所以这就是主义之争、路线斗争,是正义与非正义之争。想以此来掩盖官场权斗的丑恶。事实上这权斗的双方,哪—方也不代表正义。他们只是为了争权夺利,争权于官场,夺利以肥己而已。这就是他们的“总路线”和至高无上的“主义”。他们哪—派上台,也不会“为人民谋幸福”,更不会还政于民,还权于民,实行民主宪政。“唱红”的一派,只不过是拿毛泽东来作幌子、当钟馗来打击自己的政敌。如果他们上台了,同样只能让他们自己的至爱亲朋一小部份人“先富起来”,永富下去。何来什么“均贫富”?仍然是搞不“尊邓”的邓小平理论。现在在台上的“尊邓”派,在经济上实行权贵资本垄断—切,口里虽不“唱红”,政治上在骨子里仍是毛的那一套。仍是一党揽权的一党专政。从他们的上台伊始就朝拜西柏坡,后来又朝圣井岗上。“内部”讲话称赞北韩,古巴“在政治上是正确的”。直到现在的什么六个不搞、最近更要大张旗鼓学习雷锋。而学雷锋的核心就是“读毛的书,听毛的话,照毛的指示办事”这和“唱红”已经是“姊妹篇”一回事了。人家在政治上早已“回归”、或者说从未“离开”过毛泽东的路线。两派在政治上根本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在“表演秀”上有点不同而已。

所谓“邓小平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道路”,其实就是造成今日中国社会政治腐败,分配不公,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假冒伪劣,充斥市场,全社会道德大滑坡、大沦丧的总根源。从根本上讲是弊大于利。只是让高干、权贵、官员、无耻奸商、投机份子、帮闲文人等一小部份人得益致富。广大民众则并未获得多大好处。更给后世子孙留下无穷祸患。不实行政治改革,没有制衡监督,这一切还会持续下去。而像“薄王事件”这样的官场权斗,无论如何斗来斗去,无论谁上台、下台,都只是官场丑恶的体现,与正义、非正义无关。而对普通民众来说,无论他们谁上台,你都别抱什么幻想。“胡温新政”早成了笑柄。习也好,薄也罢,同样是推行极权专政不会有本质区别。只有—些靠坑蒙拐骗发了些不义之财,又无深厚官方背景的人,才害怕新主、新官上任像重庆那样拉他来“祭旗”、开刀,作秀给民众看。而我辈屁民只要能“暂时当稳了奴隶”(鲁迅语),在中国这样的“特殊国情”里,就似应知“足”常“乐”,赶快忆开革开放之“甜”,一齐来“唱支甜歌给党听”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