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府组织人权民主高峰会在日内瓦召开

2012年3月13日上午9时,第四届非政府组织人权民主高峰会在日内瓦召开,来自中国、缅甸、叙利亚、埃及、巴基斯坦、古巴、越南、朝鲜、津巴布韦等国家的三百多位人权活动人士、外交官和学生领袖参加会议。

来自中国的政治异议人士杨建利致大会开幕词。

杨建利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会议出席者表示欢迎,在为大会召开感到高兴的同时,杨建利呼吁大家不要忽略由独裁者的镇压给世界造成的人权阴霾,尤其是叙利亚政权对民众的残暴镇压。杨建利也呼吁人们思考专制政府在联合国及其人权理事会内部臭味相投、狼狈为奸的现实,认为联合国不应该允许独裁政府间的“特殊友谊”在人权问题上的存在。在开幕词的最后,杨建利呼吁各国人权活动者加强国际协作,真诚、坦率、全力以赴地面对人权挑战。13日的会议上,无疆界医生组织在叙利亚进行人道救援的医生也发表了讲话,向与会者介绍了叙利亚局势以及面对的人道问题。
非政府组织人权民主高峰会由25个世界各地非政府组织组成的非政府组织联盟,自2009年起,每年在日内瓦召开一次年会。

本届年会召开前,3月12日下午,来自中国、缅甸、叙利亚、巴基斯坦、朝鲜、津巴布韦、古巴、埃及等国的会议代表前往加拿大驻瑞士大使馆,与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以色列等国住日内瓦联合国大使、美国副大使座谈,交换有关信息,并讨论改进人权工作的建议。杨建利向座谈者介绍了“向联合国陈情”调查活动的设想,希望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继续得到国际支持,并建议外交官们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内部推动成立“藏人自焚真相调查小组”。

会议期间,达赖喇嘛的代表到会场看望杨建利,并向部分与会者献哈达。

本次人权民主高峰会正值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召开之际,流亡法国的中国异议人士任畹町原定代表“公民力量”在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发表讲话,因程序问题,讲话被取消(讲稿附后)。任畹町先生对此表示遗憾,他认为:独裁政府在联合国不能代表本国人民,联合国应该包含各国公民的声音,才能更为完整地体现人权精神。(议报记者 李文鹏)

附:任畹町先生原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的演讲稿

女士们,先生们:

大会主席:

我是中国公民任畹町,政治经济学学者和会计师,现在流亡巴黎。

1979年我起草了“中国人权宣言”,组建了“中国人权同盟”。1989年我参与了北京天安门民主运动。我两次被监禁11年,出狱后继续坚持参与人权民主事业。1994年荣获了罗伯特.肯尼迪人权奖。

根据规定,2012年底中国人权理事会的代表权应该自动终止一年。2013年底将重新审议中国的代表权。我们希望国际社会记住这个重大时刻,让我们长期共同努力制止侵犯中国人权。

1911年中国民主革命推翻专制帝国已经百年,但是,后来复辟了。中国人民在继续顽强地奋斗。1957年,前辈自由主义者们遭到残酷打击。1978年的民主墙青年民主派运动忠于联合国“人权革命”的理念,高扬人权与民主的旗帜继续开拓奠基。10年后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革命,我们收获了全民觉醒的果实。

2011年至今的阿拉伯之春已经在中国产生了模仿的深远的影响,它为我们补充了一个更为灵活的集结方式。中国人,其中由18岁至35岁的很多青年人向往文明、自由的社会制度,批评野蛮和不公。自阿拉伯之春以来,中国20余人被刑事拘留和判刑,数十人被抄家,近200人被限制人身自由,无数人权人士和网民被监控。无数的人被殴打、侮辱、体罚。实际的数据远远不止这些。

自由选举权是现代文明的表现。但是,中国基层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普遍违法。比如,北京、江苏常州人大代表选举时,当地居委会工作人员要求选民只选共产党员,四川成都人大代表选举中多名独立参选人被当地选举机构排除于候选人之外。这是十分普遍的。这一切揭示出中国人大代表选举的欺骗性。

山东维权人士陈光诚出狱至今一年半被当局囚禁家中,春节期间还被加派200余人看守。陈的家门前的路被用车堵死,村民只能绕道而行,陈的身体极度虚弱而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陈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权、健康权、安全权等公民基本人权被山东当局长期野蛮剥夺。

在声援和探望著名盲人活动家陈光诚的过程中,中国公民在进一步整合民间力量、培养公民意识、训练社会实践,意识到公民行动尽力走低成本、小风险、有趣味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由北京、河北、山东、安徽、四川、陕西、山西、浙江、云南、福建、内蒙、河南、广东、湖北、广西等地的人权人士创立了“中国良心奖”,宣称民主、自由、人权、宪政必将成为今天和未来中国的最高法则。

当我在中国的时候是没有互联网自由的。我的信箱被精密的控制,被定时攻击,被需要时屏蔽,被关键时刻删除。我的电脑和手机电话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同样遭到骚扰。今天,很多中国人有这种遭遇。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非法监控应该被严厉谴责!

中国司法一面强势镇压我们,一面被迫向人民让步。今天中国社会的进步是我们以血泪、铁窗和痛苦换取的!虽然,中国经济发展,市场繁荣,生活提升,文化投入增加,但是,社会体制落后,政治僵化,权贵资本、社会不公,人权迫害普遍存在。

公民合法的选举权遭到普遍践踏;暴力计划生育,非法强制拆迁,民间私设监狱,警察非法软禁,非法查抄,株连家属;公民的人身安全被严重威胁,逼供、殴打、侮辱、酷刑;司法审判根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违反司法程序,罪名严厉,以所谓“煽动宣传颠覆国家政权罪”、“阴谋推翻国家政权罪”打击宗教信仰者、修炼者及少数民族的异议人士和人权维护者。

为抗议压制西藏文化和宗教,西藏的僧侣已经有20多人自焚死亡,引起国际的严重关切。

2011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国为 174位。去年,中国的新闻自由明显倒退,至少有34名记者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关押在狱中,有16名记者被迫辞职。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恶劣现状缺乏基本的压力,导致很多的人权斗士在监狱受苦受难。中国人权运动及“公民力量”强烈要求中国司法机关释放那些良心犯,保护他们的生命,改善他们的医疗条件,提高他们的饮食标准。我所统计的不完全名单有:王炳章、高智晟、刘贤斌、郭泉、师涛、杨天水、刘晓波、许万平、孔佑平、宁先华、陈西、李铁、朱虞夫、陈卫、杨春林、玉山江、 陈树庆、杨秋雨、魏强、丁予、王治文、藏人当知项欠(Dhondup Wangchen)、维吾尔作家努力默赫默德.亚森(Nurmehemmet Yasin)等。

1949年以来的几十年,中国民间民主力量与极权政府的较量扑而再起永不言败。千万中国公民依然勇敢的坚守在人权民主的第一线,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榜样和骄傲。

我将与同事YANG JIANLI先生和广大民众一起共同推进“公民力量”及人权民主运动在中国及海外的持续发展。

谢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