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观察Morris Abram人权奖获奖答谢词(中文译稿)

杨建利



各位贵宾、各位朋友:

  谢谢你们给我这个荣誉。

  从重要的世界人权组织“联合国观察”手中接过以她的创始人Morris Abram命名的人权奖,是一个巨大的荣耀。今晚,在各国重要来宾和各界朋友面前,我怀着谦卑和感恩的心情接受这个荣誉,并把它献给那些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人权侵害的受害者,献给那些世界范围内的日夜孜孜不倦、时刻面临艰难险阻的勇敢的人权捍卫者。

  站在该人权奖获得者的行列之中,我感到诚恐诚惶,今晚我也被置于Morris Abram的一生的巨大丰碑之下,他数十年在世界人权事业中的贡献使他成为我们每一个人追随的光辉榜样。

  与这些了不起的人物相比,我只是被中共的专制政权统治的接近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13亿中国公民中的一员,这个政权仅仅因为它的公民行使言论自由这样的基本人权而监禁、迫害和驱逐他们,这个政权对我们藏族、维族、蒙古族的兄弟姐妹实施民族压迫和文化清洗,对家庭教会成员和法轮功成员实施宗教迫害,这个政权输出专制模式在国际舞台上成为独裁者们的背后支撑,帮助伊朗,北韩,叙利亚等道德上破产的政权苟延残喘,使它们可以继续吸吮它们人民的自由和尊严。

  今晚,我请求在座的各位,用您心灵的眼睛审视Morris Abram的遗产所架起的连接人类反抗纳粹犹太大屠杀和今天反对人权侵害的斗争的桥梁,看看犹太大屠杀的受害者、二次世界大战的牺牲者、还有那些更多的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失去的生命。人们常说忘记历史就有可能重复历史的悲剧。那么,当审视这座横跨了70多年的桥梁的时候,我们学到了什么?我想,我们至少应该记住两个基本教训:

  1.系统剥夺其公民基本人权的政权本质上是不稳定的;
  2.如果国际社会任其发展,这种不稳定将会扰乱世界秩序,给人类带来巨大悲剧。

  基于这两个教训,我们非常清楚,人类必须有普世的尊严和正义标准,人类必须有普世共同谴责的人权侵害,这些人权侵害不能被扫进“国际理解”的地毯下掩盖起来,也不能藏在“文化相对主义”“文化特殊论”的遮羞布之后。然而,不幸的是,世界各国的领袖为了避免直接挑战人权侵害的施害者,太经常地为他们提供了这样的“地毯”和“遮羞布”。

  Morris Abram知道,在这样的人类的根本问题上存在着大是大非。他创建了联合国观察以监督联合国并要求它履行联合国宪章以及世界人权宣言对全人类的承诺,联合国观察契而不舍地坚持“听其言,观其行”,把联合国及其成员国在有关人权、和平、正义的言与行公开对照起来,成为各国公民对其政府的人权纪录进行批评的道德法庭。当年的Morris Abram和今天的我们都知道,联合国对不同的成员国使用不同的人权标准是错误的,联合国让不代表甚至残害自己公民的政府在联合国机制上假装代表自己人民的利益行使表决权是错误的,联合国让某些独裁者在其安全理事会上使用一票否决权杯葛国际社会的对人权侵害者采取正义行动是错误的,联合国让世界上主要的人权侵害国家如中国、古巴、利比亚、叙利亚等成为其人权理事会成员国是错误的。

  我们今天必须继承Morris Abram的事业,与这些错误进行斗争,无论这个斗争是多么艰难。

  今晚我站在这里,作为一个在Morris Abram的遗产里得荣受惠的中国公民,我的决心更加坚定,我将不遗余力继续为推动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努力,同时,我将继续追随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同道,和世界上所有的认识到人权是世界和平人类文明的根本的朋友一起,推动中国的民主变革,推动联合国的政治改革,敦促各民主国家政府稳定地将人权立为国际外交的基石。我深切知道,不仅仅是中国人,而且整个世界将会得惠其中。

  谢谢。

(翻译:田鼠)

2012年5月23日
《参与》2012年5月29日首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