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光诚“被出国”说起

独光达



  5月19日,维权英雄陈光诚携带妻儿登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离开了他无限眷恋的这片土地,离开了他热心扶助、魂牵梦绕的父老乡亲。

  双目失明的山东临沂人陈光诚,因为家庭贫困,十八岁开始上盲校,通过自学掌握了法律知识,所付出的艰辛常人难以想象,他因为帮助许多村民及残疾人士维护权益而被入狱4年3个月,一年多前刑满获释,却没有人身自由,包括他的妻子袁伟静和女儿陈克斯,还有年近八十高龄的老母亲,都被软禁在家,层层设防,通讯及网络信号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被彻底隔绝。使他听不到一丝外界的声音,当局不仅要他当盲人,而且要使他成为聋子。

  严格来说,陈光诚并不是民运人士,他并没有冲击党禁,挑战一党专政的行为,他的行动仅仅是维护村民的应有权利,却遭到了临沂当局如此严厉的打压。据说去年用于监控陈光诚的经费达6000万元,围绕陈光诚形成了一个“光诚经济圈”,那些地方官员、地痞流氓、街头混混因为监控陈光诚而发家致富。

  这种状况确实令人费解,仔细琢磨后才能悟出其中的玄机。原来,陈光诚用他的行动向周围的群众灌输权利意识,这就触犯了当局的天条。中国的民众已经习惯于逆来顺受,他们能屈能伸知足常乐,吃饱肚子就一团和气,敷衍、偷生、献媚、弄权,历来习惯于明哲保身,安安稳稳做沉默的大多数,这是政府最乐于接受的现实。但是,陈光诚却是另类,他用法律武器唤醒人们的权利意识,这种意识一旦唤醒,村民们就会对政府说不,就会拒绝欺骗和奴役,就要把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这样的后果足以引起政府的警惕与恐慌。于是他们就要不惜任何代价切断陈光诚与外界的联系。

  但是,事与愿违,这样的做法不仅没有消减陈光诚的影响,反而更加提高了他的知名度,真是弄巧成拙。自从陈光诚被软禁以后,社会各界人士,包括维权人士、弱势访民、法律人士、知识分子甚至西方政要等等都对陈光诚表示出极大关注。他们或探望、或发声、或营救,对临沂当局丧失人性的野蛮之举表示同声谴责。临沂当局用他们野蛮、愚蠢、笨拙的手段,将陈光诚打造成一位时代的英雄。

  陈光诚说:自己不是英雄,是良知让我不能面对邪恶而无动于衷,我可能做不了太大的事情,但是对于发生在我身边的邪恶,我所做的就是不能沉默,要把这些事情讲出来。

  政法委是迫害陈光诚的幕后主使,由于其成员在迫害中国人的过程中道德迅速下滑,已经具备了不讲信义、不讲道德、不讲法律的黑社会性质。

  中共最近激烈的高层内斗迫使党内的开明派向国际国内的进步力量寻求支持。薄熙来、王立军的倒台,促使中共高层的治国理政向文明化倾斜,释放陈光诚至少表明了某种姿态。

  对于中共当局来说,释放陈光诚只是一种权宜之计,意在平息事态,息事宁人。

  如果能够使陈光诚在国内获得完全的自由,包括出入境自由,并且追究临沂当局及相关人员的责任,那样才是圆满的结局。将陈光诚放逐到美国,只能说明中共高层没有决心和能力为自己纠错。

  对于陈光诚来说,能够冲出牢笼奔向自由的国度,无疑是值得庆幸的事。但是从长远来讲,仍然具有悲剧的性质,因为他离开中国,将无法用自己的知识和双手参与维权事业,他与国内民众的联系将被阻隔,与他相依为命的老母亲将远隔天涯,他的亲友将因受他的牵连而遭迫害,他将与因参加“6•4”而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一样,何时归国,遥遥无期。

  无疑,陈光诚是一个标志性人物,他的悲剧已经超越了个人不幸而代表了全民的悲剧,这样的悲剧格外令人心痛。然而唯其如此,个人悲剧的意义就不会随时光的流逝而磨灭。

  一个人口居世界第一的国家,一个经济总量号称世界第二的泱泱大国,竟容不下一位敢于说真话的残障人士,这样残酷的现实,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难道不是悲剧吗?

2012年5月24日
《公民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