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意识形态衙门传承薄熙来红色接力棒

牟传珩



  在当今中国,“左势力”与红色意识形态始终是联系在一起的。只要中共坚持以红色意识形态统治中国,“左势力”就会不断兴风作浪。即使薄熙来倒台后,张德江主局重庆,依然高调召开了政法讲坛仪式暨政法干警红色“核心价值观专题报告”会。会上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何挺,市检察院检察长余敏,以及市委政法委、市级政法部门班子成员、主城九区区委政法委书记,以及600余名政法干警聆听了“红岩魂——信仰的力量”专题讲座。这便是在向社会发出重庆追求红色精神依旧的政治信息。因为,红岩精神是薄熙来在重庆一再倡导提振“精气神”的主题。

  记得2009年10月29日,当时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考察重庆广电集团时说,新闻媒体必须坚持红色主旋律,他还特别批评有人怕被说“左”,而有意回避红色文化。这两年以来,薄熙来几乎逢场都在唱红歌,自编自创红段子。重庆曾一度因发动干部轮翻到红色圣地朝拜潮和继承文革时期的“大学生上山下乡运动”轰动中国。今天,这个接力棒又被中宣部潜移默化地传递下去了。日前,央视正在热播带有歌颂倾向的连续剧《知青》。该剧为了谄媚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和李源潮等都是当年在“知青下山下乡运动”中脱颖而出的红人),不惜歪曲“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荒唐历史,歌颂为文明社会所不齿的“上山下乡”运动,大有呼应重庆要求所有大学生“上山下乡”接受锻炼之嫌。这部被称为是一部典型为当今政治服务的“献礼剧”,正成为中宣部力挺的“主旋律”作品,遭到当年深受残害,至今记忆犹新的老“知青”们的愤怒,不少网民纷纷要求央视立即停播该剧,并检讨对文化大革命的立场,有网友更调侃说,央视是否还要接着拍出《无悔大跃进》和《无悔文革》呢?

  当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因薄熙来倒台,中南海可能压制极左势力之时,中共意识形态衙门又为高调纪念毛泽东剥夺文化自由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发起红色文化大宣传。连续几天,全国各地的电视节目中尽在唱中共意识形态的赞歌。今年5月18日,国家图书馆举办“文艺的灯塔——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馆藏文献展”,展览甄选展出红色历史文献300余件、照片100余幅。接着,中共多家喉舌媒体都在爆炒奴颜媚骨的百位所谓“文学艺术家”抄写《讲话》。人民网称,其“代表了广大文学艺术家对党的文艺路线的忠诚,坚持艺术为人民服务的追求”。凡是参加手抄毛延安讲话的,都给了千元人民币作为报酬,该炒作在网络上遭到民间炮轰和痛斥。认为自从毛延安讲话以来,中国的文学家便被改造成了政治宣传队员,艺术也已成为了政治的奴仆。

  记得,1951年9月24日至11月,中央宣传部召开了文艺工作会议,决定在文艺干部中展开整风,主要任务是学习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意在文艺界确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领导地位。然而,文人胡风却不与苟同,反对将文艺当作政治的附庸,不同意"政治标准第一";反对文艺脱离历史真实,不同意“以歌颂光明为主”;反对把作家、艺术家当作宣传政策的工具、传声筒;主张以群众喜闻乐见作为审美标准。胡风坚持自己的主观主义文艺理论,对毛的文艺思想领导地位提出挑战。为此,胡风成为了树立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领导地位的牺牲品(打成“反革命”)被捕入狱。与此同时,全国展开了揭露、批判、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使2100余人受到牵连,其中92人被捕,62人被隔离审查,73人被停职反省。胡风反对《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案件太典型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惨遭毛泽东政治迫害的总代表,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符号。然而,今天竟又成为即将谢幕的胡锦涛这一年,在拿下薄熙来后更加强调的新动向!

  如此同时,近日中共新闻出版总署又向全国青少年推荐2012年100种图书,覆盖了85个出版社,其中包括外文出版社的《你了解中国共产党吗?》、商务印书馆的《信仰的力量红岩英烈纪实》等红色“主旋律”宣传书籍,遭到民众诟病,纷纷质疑这究竟是推销库存废书,还是贩卖红色垃圾。中共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这些又红又专书单,与同百人抄讲话一样令民众恶心。事实再一次力证了薄熙来被免职,并不标志着“左势力”就此会退出中国权力中心或社会舞台。

  今春,总理温家宝在人大闭幕记者会上回答王立军事件提问时,以中共中央关于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要求重庆市委反思,向薄熙来亮剑。然而,温家宝反左仅仅是中南海的另类。其实,胡锦涛登台伊始,即膜拜西柏坡,其为代表的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执政至今,从未深刻反思毛泽东的极左路线,最近几年更是开始明显向左转向,不仅没有引进普世价值对中国特色制度加以改造,反而一再推出“两个决不”与“五个不搞”。正是在这种向左政治生态中,才会为重庆的毛左势力兴风作浪以及薄熙来大搞个人专断提供肥沃的土壤与红色的舞台。太子党左派势力代表薄熙来,也正是在胡党中央支撑的向左政治空间中,有效地利用红色政治资源和民粹主义,为抬升其权力地位标新立异的。

  前不久,中南海为避免薄熙来倒台引发社会反左思潮,新华社专此发表题为《是刑事案件而非政治斗争》的评论文章,否认薄熙来事件牵涉“政治路线斗争”。正是在如此背景下,当今中国思想、理论、文化、出版、新闻媒体各领域,因背离主旋律遭整肃,被强令闭嘴的无计其数;封言、禁网事件随时可能发生;关押胡风类的事件不绝于耳。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不允许人们对社会不公提出异议,不允许人们反对官霸,惩罚腐败,甚至不允许被专制子弹击倒了儿子的“六四母亲”向社会申诉和嚎啕痛苦,这直接导致了今年六四事件23周年前夕,一直抗争不懈的“天安门母亲”群体重要成员、六四死难学生轧爱国的父亲轧伟林,自缢身亡。他在遗书中写明,因儿子的冤情20多年仍未申雪,故决意以死抗争,以命铭志。日前又添一最新冤魂——“六四铁汉”李旺阳离奇死亡。为此,香港继18万人悼念六四23周年后,10日再有25000人港人走上街头大示威,为李旺阳被毁尸灭迹鸣冤。

  眼下,如此接二连三的事实一再证明,在中共“十八大”到来的政治交接班过程中,中国意识形态衙门正在传承薄熙来的红色接力棒,薄熙来们的“左”魂依然在频频发力。因此,奢望中共会很快平反六四,推行普世价值政治改革并不现实。

2012年6月11日
《公民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