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阳、李宇宙

李方(曼谷)



  李旺阳先生去世十多日了,遗体被强行火化,成语“毁尸灭迹”就是这个意思。中共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所有国人解释了这个词的含义,这算不算行为艺术?艾未未的行为艺术被视为淫秽,中共的行为艺术呢?简直是罪恶!自古以来,毁尸灭迹者无不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恶棍。中共,尤其是邵阳警方,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他们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恶棍。

  悲哀,李旺阳先生被迫去了天国,还得继续含冤九泉。也许很多年的时间里,我们也无法为李旺阳先生昭雪。但是,李旺阳先生可以放心的是,冤案的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总有一天我们会把蓝色的民主大旗,插在天安门,插在长沙城,插在邵阳城。那时,前执政者,冤案制造者,就有可能像穆巴拉克一样,被关进囚笼,接受审判。

  在专制统治的中国,人民没有自由,我们“被”生活在这块充满罪恶的土地上。“被”字成了人民对这种统治生活的无奈描述,自从这个字被人们提炼出世后,中共以自己的实际执政行为,为它作出了一连串的注解:

  “被增长”
  “被就业”
  “被代表”
  “被小康”
  “被幸福”
  “被捐款”
  “被自愿”
  “被失踪”
  “被繁荣”
  “被和谐”
  “被进步”
  “被发展”
  ……

  太多了,网民戏称我们这是一个“被时代”。还有网民相互戏谑——“今天你‘被’了没有?”

  到今天,他们居然又发明出了“被自杀”!

  这是个什么时代?

  前几日,我家乡安康妇女冯建梅“被自愿”引产,堕下7个月的胎儿,一个已长成人形的孩子被杀死腹中。残忍罪恶背后,人民再次无比痛苦地“被自愿”。

  前几日,博讯消息载,被关押监狱数年的联合国难民李宇宙,称将“自愿被遣返”。无疑,这又是一次人民无比痛苦地“被自愿”。李宇宙做过中共国安线人,犯下过罪恶,但他知过悔过,幡然醒悟,弃暗投明,转而揭发中共国安罪恶,投身到民主阵营中来。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俗话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何况他不仅是回头,而且是迎头赶上,十分积极地在做民运的事业。他在泰国数年间,成立民运组织,团结民运人士,做了大量的工作,将泰国曼谷的中国民运推向了十分活跃的境地。也许正是因为他的积极作为,遭到了中共的嫉恨,设计陷害了他。

  李宇宙的行为,在中共看来是叛变、投敌。中共对这类人,向来不手软,以前曾有过叛逃特工,逃亡到美国,也被追杀的特务设计淹死在迈阿密的海水里。海外民运界因为李宇宙的特殊身份,许多人对此案讳莫如深,不敢沾染,生怕惹了“特务”的嫌。这真是短见识,对一个弃暗投明的人,有什么好避讳的?人家既然敢于公开自己的过错、身份,还有什么好怀疑的?整天叫喊着要瓦解中共,对这般反叛投奔而来的义士,居然都不敢张开怀抱,你那个胸怀也太小气了吧!我看你还怎么去瓦解中共?所以,真心推进民主的人士,真正理解民主的人士,胸怀普世价值的人士,我们要真诚地帮助李宇宙先生,包括他苦难的家人。

  李宇宙2002年就逃至泰国,至今已10年,这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明眼人想想就知道这期间的痛苦与煎熬。中共迫害他,加罪于他,构陷他下狱。泰国小政府迫于中共淫威,不放他,不判他。令人惊讶的是,中立的难民署,在案件未有定性的情况下,居然取消了李宇宙的难民身份,令李宇宙彻底失去了国际保护外衣。这正是中共想要的结果,在他们的巨大压力下,步步紧逼,迫使无法承受狱中无限期煎熬的李宇宙,“自愿被遣返”。谁都知道,回国的话,李一定被重判下狱。但如今对李宇宙来说,也许有刑期的牢狱生活,远远好于现在在移民监里的“无期”徒刑要好过。

  这个“被自愿”的背后,意味着多么巨大的痛苦,不言而喻!

  现今国际社会,有一个最基本的公共守则——政治犯不引渡。李宇宙是不是政治犯,需要辩论吗?如果认为需要,请先测测您的智商是否正常。但是,在这个案件中,只有利益博弈,没有公理析辨。国际社会应该为李案呼吁泰国当局不得引渡,泰国政府在这个显而易见的常识上装糊涂,国际社会,民主世界,难道也要装糊涂吗?泰国政客向来是很会装糊涂的,前一段时间,国会推动表决和解法案,这本来对泰国是一件绝大的好事,可就有一些搅屎棍政客,执意要国会先表决这个议案是不是金融法案。他们很会“白痴”。被关在这等国家的移民监里,李宇宙能期待得到公正对待吗?他的处境真的如案上羔羊,中共的刀就在他的头顶,只待一回国就落下。

  如此的中国居然冠冕堂皇位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事国,而且是191个会员国中168个国家投了支持票的。这样的人权理事会,人权定义会是什么,可想而知。无耻的利比亚前政权、古巴政权居然也是它的理事国,这真是“人权”一词的莫大耻辱!你足可见,这个国际社会,不是一个公理的社会,它是一个利益的社会,它玩儿着我们中国村庄里的“贿选”游戏,选票就是钞票,谁砸的钞票多谁的选票就多,谁脸皮厚,谁的“支持”就多,因为投票者也多是无耻之徒。不要脸的人多了,那个社会就是黑暗社会。而操作这种“黑暗游戏”的中国的黑暗,就可想而知了。

  从李旺阳“被自杀”,到李宇宙“被自愿”,我想请这位堂堂的“人权理事国”解释什么叫人权,我也想请堂堂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解释什么叫人权。但是,谁在乎我一个草根小民的发问,我只能把心中深深的愤恨,仍旧埋在心里,等待一个机会,让它被释放。

  今日看到网上转载,中共宣传部下辖的《环球时报》称:中国早已进入民主国家的范畴。哀哉,我们14亿中国人民居然又“被民主”了,这是极致光荣,光荣得人要吐血。

  李旺阳先生在天之灵要是读到此章,想必会在天国飞泪,李宇宙先生在狱中要是看到这篇烂文,也许会在铁窗边悲泣。

  倒霉的中国人,2012年6月20日“被民主”了!我们是不是也要搞个“民主纪念碑”,纪念这“伪大”的日子?

2012年6月20日
转载自《博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