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年巨债何时还?

胜仪



  发生在五十五年前,被毛泽东称做的“反右运动”,史称“五七”事件,因伤及数百万知识群体,对中华民族在经济建设和精神文化所造成的惨痛后果,至今没有被清算,只由中共后继者对它的受害者,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进行了“改正”,但对这段历史责任却没有任何交待,对受害人长达二十三年的工资拒不支付,对受害人所受残害及后遗症未给任何赔偿。

  那次“阳谋”的受害人,大部份都在几十年残酷而漫长的折磨中死去,至今所剩寥寥无几,作为侥幸残存的受害人,我至今都没找到该用那一天作为这次运动的标志?该向谁讨回公道?该向我们的后人作怎样交待?

  自古至今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向来就有“盖棺论定”的原则,毛已死去整整三十六年了,执政的中共对他只有一个“功过三七开”的说法,对那段“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一直讳莫如深,并没对他作任何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结论。

  难道历史还没有到清算此人罪恶的那一天?

  若用中华民族秉笔直书的传统史观看这段历史,用它留下的斑斑血迹,和我们曾付出的牺牲来评价,是不能仅仅用补偿欠我们二十三年工资了事的,对它的始作俑者已到历史审判的时候了。

  因为在他创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的六十三年期间,不仅丧权辱国,制造饥荒,冤狱国中,破坏社会生产力的正常运行,破坏中华数千年形成的文化道德,堪称罄竹难书!历史会公正的承认这点。


回顾

  现在我仅想站在受害人的立场上,从新翻开历史的记载,再谈五十五年前的旧事:

1)“五七”事件的依据:从中共正式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五卷上录用的有关这次运动的文章来看:

  1957年3月27日“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毛提到了知识份子问题,并提出关于百花齐放中鉴别香花毒草的六条标准。接着就按照这六条标准,将他原先“和风细雨帮助党整风”的运动,变成了“急风暴雨的整右派”运动,对照已公布的宪法,“反右”首先就是违法的。

  1957年5月15日,毛发表的“事情正在起变化”,以“修正主义或右倾机会主是党内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正式创造了资产阶级右派帽子,并用上述六条标准制造了历史上最大的冤案,把全国处于弱势的几百万知识份子无缘无故“坑掉”,完成了复辟独裁专制,建立一个不称皇帝的“帝国”梦想。

  为了人为制造无中生有的紧张空气,5月25日国民党民主建国会中常委卢郁文在呜放大会上的发言,和同时收到一封带有子弹的恐吓信,成为图谋已久的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的信号弹!

  毛称这封恐吓信,是当前政治生活中某些人利用党的整风运动,进行尖锐的阶级斗争信号。他说“这封信告诉我们:国内大规模的阶级斗争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在思想战线上尤其是如此。”

  为了拉那些暂时没被他抛弃的“党外人士”作为“反右运动同盟军”,他首先召开了党外人士座谈会,会上,廖仲凯夫人何香凝写了一封长信作为书面发言,信中学着毛当时定的调子说:“革命一定是联合左派,争取中间派和孤立右派。这个真理并不是今天开始,是古已有之的。……如果不这样做,它就不成其为革命党了”。

  “今天是新时代了,在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走上社会主义。难道在这个时代,也就一切都是清一色,再也不会有左、中、右了吗?不会的。大凡忠心耿耿在共产党领导下,诚诚恳恳帮助领导党,我想这就是左派。”

  7月13日,宋庆龄也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批判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她说:“例如,有人倡议‘政治设计院’,其目的是要把它超越于共产党和由全体人民所选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两种领导机构之上”。

  “这种做法引起了普遍的愤慨和憎恶......政权不是握在资本家的手里,就是握在工人的手里。这少数人所要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吗?如果是,他们就是要求在中国使资本主义复辟。”

  1957年6月10日,人大副委员长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陈叔通,分别写信给中共中央政治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信中都对展开反右斗争表示理解和支持。

  1958年3月16日,这批大名鼎鼎的的“著名民主人士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召开了一个“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社会主义改造促进大会”,在会上通过了给毛的效忠书。

  李济深和沈钧儒还在《开会词》中作了肉麻的保证:“我们决心把民主党派成员的千颗心,万颗心,联成一颗心,把这颗心献给党,献给人民,献给社会主义!……我们请党、请毛主席、请全国人民作我们的监誓人,随时考验我们的忠诚和决心”。

  这第一次用中国所有的民主党派的名义,在天安门广场上开的效忠会,比后来文革中红卫兵的效忠会差不多早8-9年!

  以后大陆上,媒体上所有发表的文章,无不根据这些名人的模式和措辞炮制出来。

  从“解放”初期的“思想改造”到“反右”到“文革”,一系列的“洗脑”使毛泽东和中共整肃知识份子的一贯策略得逞:先是利用“左翼”整“右翼”;然后再利用“极左翼”整“左翼”。甚至也可能最后利用“右翼”倒过来整“极左翼”……如此循环不已,在不断地革命混战中取得毛和中共的绝对权威和统治地位。

  可悲可叹的是:参加斗争右派的人中几乎无人在当时看穿毛泽东的权谋。公开给以截穿,结果被斗的“右派”被参加批斗会的“打手”(多是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组成)分而治之,(甚至公然违法,拘禁并围殴被斗人)使他们毫无申诉余地,更失去了自卫能力,胡里胡涂戴上了“右派”帽子,随着剥夺了他们的人身自由,在“打手”们押解下,接受奴隶般的“劳役”(参见我写的《血纪》)。

  值得指出的由于毛长期洗脑,使当年左毒害人害己,当初很多被打成“右派”的人,都是向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这也是事实。

  不意识到被历史证明了的左毒的危害,难免还会和魔头共舞,最终害人害己。害己很遗憾,害人很可耻。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使一心想登上帝位的毛泽东窃喜,于是他索性丢掉了

  一切在“正确处理人民内部问题”时戴上的“善意”假面具,杀气腾腾喊道:

  “至于梁漱溟、彭一湖、章乃器那一类人,他们有屁就让他们放,放出来有利,让大家闻一闻,是香的还是臭的,经过讨论,争取多数,使他们孤立起来。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够......他们讲的话越错越好,犯的错误越大越好,这样他们就越孤立,就越能从反面教育人民。我们对待民主人士,要又团结又斗争,分别情况,有一些要主动采取措施,有一些要让他暴露,后发制人,不要先发制人。”

  “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毒草和香花同生,牛鬼蛇神与麟凤龟龙并长,这是我们所料到的,也是我们所希望的。”

  “……人们说钓大鱼,我们说锄毒草,事情一样,说法不同。有反共情绪的右派份子为了达到他们的企图,他们不顾一切,想要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刮起一阵害禾稼、毁房屋的七级以上的台风。他们越做得不合理,就越快地把他们抛到过去假装合作、假装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反面,让人民认识他们不过是一小撮反共反人民的牛鬼蛇神而已。那时他们就会把自己埋葬,这有什么不好呢?”

  “这是一个伟大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只有这样做,我党才能掌握主动,锻练人才,教育群众,孤立反动派,使反动派陷入被动。……现在国内形势很好,我们能够巩固地掌握工农党政军及大多数学生。”

  毛看到当时的知识份子原来如此“一盘散沙”,窃喜之余才在这年六月八日抛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份子的猖狂进攻”。

  有人说,到了5月15日,事情超出了他的预计,老毛产生警觉才写了“整风”失控,才导致“反右”。

  例如章立凡认为“反右”是属于“整风失控”。关于这个,从目前所能找到的资料看,老毛并没有出现任何“失控”的反应。而且自始至终都没有逃过他的算计。当年知识份子的软弱应是他们挨整的主观原因。

  实际上,我们从老毛发的党内文件就可以看出来,他完全是有预谋,有目的地让中共党外人士发言,而自己则躲在一边认真收集他们的证据。

  为了说清当时的形势,我们不妨可以看看他给党内下发的文件是如何说的:

  “特别是对于右倾分子的言论,目前不要反驳,以便使他们畅所欲言。”

  “放手让他们发表,并且暂时(几个星期内)不要批驳,使右翼分子在人民面前暴露其反动面目,过一个时期再研究反驳的问题。这一点,五月十四日我们已告诉你们了。”

  “至于各民主党派及社会人士大放大鸣,使建设性的批评与牛鬼蛇神(即破坏性批评)都放出来,以便分别处理,大有好处。必须注意争取中间派,团结左派,以便时机一成熟,即动员他们反击右派和反动分子。”

  上面三段话都是中共内部文件,实际上,这还不够,这边下暗桩,那边又在外面继续放风,比如5月17日发表《欢迎非党同志帮助我们整风》,就是继续鼓动知识份子多说反对话,好收集证据,以便“秋后算帐”一网打尽。而在《这是为什么?》的社论中,仍有这样的话:

  “这些决不会使共产党和人民群众发生任何动摇。共产党仍然要整风,仍然要倾听党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而人民群众也仍然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社会主义的道路”。

  《这是为什么?》一文的标题因为是问句的形式,所以有很大的潜藏性,而我们把这句话拿来跟同一天他在内部会议上下发的《组织力量反击右派份子的猖狂进攻》对比看,一定会让你出一身冷汗。

  上面说了老毛并没有对中共党外人士的言论有丝毫“失控”的感觉,就在6月6日“匿名信事件”爆发那天,他还在下达内部文件要求中共党员沉住气,等待“时机成熟”,大家也许从来没见过如此能沉住气的毛泽东。

  而且,从《这是为什么?》发表后,气势顿时为之一变,其中以6月10日发表的《工人说话了》开始,对“右派”进行了排山倒海的“反驳”,这和“匿名信事件”之前的沉寂相比,雨后的笋子都没有冒得这么快,毛泽东当年的杀机可谓“昭然若揭”!

  再来看媒体在“反右”之前表现出来的究竟是不是“失控”?老毛说过,《人民日报》是“党报”,“党报”怎么会“失控”?《人民日报》是中共的阵地,在中共的阵地上,有意发表这些言论,决不是“失控”?

  然而毛泽东仍在他的御用工具上散布:

  “非常明显,尽管有人叫共产党下台,有人向拥护共产党的人写恐吓信,这些决不会使共产党和人民群众发生任何动摇。共产党仍然要整风,仍然要倾听党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

  “而人民群众也仍然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社会主义的道路。那些威胁和辱骂,只是提醒我们,在我们的国家里,阶级斗争还在进行着,我们还必须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来观察当前的种种现象,并且得出正确的结论。”

  以上就是1957年大陆的政治环境、毛掀动“反右”的图谋、知识份子队伍大致状况。可以说在这场政治运动中,被整的知识份子属于一批政治盲人,他们是中国独裁政治狂人阳谋的牺牲品。


沉痛的教训

  我们对毛泽东认清以后,才可以认识他接着提出的“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

  反右以后大陆形成的万马齐喑政治局面,为毛创下了独裁统治的政治基础,为了建成这种社会,他从史大林那里不但找到独裁的法西斯统治手段,建起遍布全国的“下水道”,他照搬苏联,建立了一套“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农业实行集体农庄,工业上建立国有化,作为独裁统治的经济基础。

  藉着“反右”运动造成谁都不敢说话的政治形势,1958年5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层二中全会上提出“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随着站在经济建设总指挥的位置上,提出了“大跃进”“全民大炼钢铁”“人民公社运动”三面红旗,想用排山倒海的群众运动,实现他那十五年内超英赶美的狂人梦呓!

  然而,经济是硬指标,凭苏联模式建起来的人民公社,可不像他整人那么可以驾驭得得心应手!地上收回来的庄稼,粮仓里的存粮,老百姓衣.食.住.行所必需的物资,可不是靠阴谋诡计能换来的!

  毛泽东终于在经济建设中暴露他原是一个一无所能的庸人,他在人民公社运动中提出的“稀秧密植”,用华罗庚的计算作他的“卫星田”里放“高产卫星”的依据;在“大炼钢铁运动”中所提出的“土高炉”炼铁,以及他在以后提出的“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无不暴露他那不学无术的根底。成为史学界的“笑料”。

  正因他的不学无术,和强烈的忌妒心,才会对先进的科技文化一律否定,制造批判资产阶级的名言,别有用心说资产阶级知识份子总是用西方的民主自由否定“无产阶级专政”,连月亮都是西方圆。可见其专横跋扈到了什么程度。

  不管是用“天灾”还是把原因归咎于农民的“落后”,抑或归罪于“苏修”的背信弃义,都无法交待大陆庶民在他的大跃进时期饿死几千万人的罪责!尤其是无法阻止“众叛亲离”的趋势。

  1959年庐山会议拉开了他大规模“清党”的序幕,从1966年5月抛出“十六条”到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毛泽东发动了变“资产阶级专政为无产阶级专政”的运动,他是连刘少奇提出“三自一包”也容忍不下的,其实刘少奇提出“三自一包”是在帮他跨下难下的虎背呵!

  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两次会议相继通过了《五.一六通知》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决定》,从此他疯狂的利用“红卫兵”,一手导演了从建法西斯新秩序的过程,毛的后继人把它称作“十年浩劫”。

  正当毛泽东为挽救四面楚歌,施展出浑身解数拚命一搏,掀起长达十年的文革恶浪,直到1969年9.11事件,他钦定的继承人也“图穷匕首见”,投奔苏联,1976年周恩来死时北京爆发了4.5事件,使深感孤立的毛泽东,终于龟缩红墙,渡过了他可耻残生的最后几天。

  监狱里服刑的“右派”们,终于揭竿而起,走上反抗的路。这种对暴虐的反抗使我看到了希望,作为亲身经历者,我在《血纪》中展现我们当年可歌可泣的斗争历程,如实记述了悲壮的反抗,这些斗争使我看到在抗击日本入侵时中华民族精神的复活!觉得毛泽东复辟独裁的阴谋被挫败了!

  纵观毛的一生,他是一个失败者和历史罪人。有人列奉事实认为他创造了“十大破坏”,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十大灾难”。

  “十大破坏”是破坏生产关系,破坏生产力,破坏民主法制,破坏公民社会,破坏伦理道德,破坏中西文化与五四以来的新文化,破坏教育、文艺与学术,破坏文化遗产,破坏生态环境,破坏国家统一!

  “十大灾难”是分裂国家,卖国之灾,剥夺之灾,迫害之灾,集体化之灾,大跃进之灾,大饥荒之灾,文盲之灾,独裁之灾,批斗之灾,贫困之灾。

  要补充的是他的欺骗,对道德的破坏,一直延续至今。骗毒入民族之肤太深,市场上假货假药到处都是,连做买卖介绍职业、婚姻都在骗,被骗者可知道到头来还不是自己骗自己。大跃进年代死了几千万的农民,难道不是老实的农民受毛泽东骗所造成的么?

  希腊童话里有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就是教育人们,如果一个民族习惯故事里牧羊人那套,总有一天会尝到最后被狼吃掉的厄运!不提倡光明磊落,不让人大胆说真话做老实人做老实事,应是执政者最忌的事。周厉王用卫巫封国人之口最终的结局,已成千古历史的警钟!!

  1989年苏联好不容易走出了“社会主义”的阴影,其中恐怕就有这种残酷内斗所产生的“恐怖感”笼罩苏共领导的因素。

  这种恐惧今天在中共中央正在扩大,背着沉重罪恶包袱的中共领导应当看到,为争夺权力而发生高层权力斗争,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险恶,这正是毛泽东带来的。


历史的评价

  正因为中共坚持独裁,从毛泽东建政那天起,便是一个与自由民主为敌的国家,而处于邻国的包围之中。

  当然,评价历史人物的时候,丝毫不能与当时的社会环境相脱离,当大陆上辛亥革命胜利后,数千年的专制主义意识还牢牢控制着这块土地上的子民,中华民国并没有民众民主意识相支持,毛泽东利用这点,使他独裁的图谋得逞。

  对这点邓小平是忠实的继承人,他作为中共元老,在使用捧杀手段篡位后,依然视民主为大敌,丝毫不想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大位,顽固的权力欲是中共领袖人物所共通的,六四运动暴发,邓小平下令软禁赵紫阳,并用血腥手段镇压了学生运动,使他成为新的历史罪人。

  1993年由邓小平抱上军委主席宝座的江泽民,到了1999年,看到蓬勃兴起的法轮功,认定它是中共独裁统治的威胁,贸然由民政部出面于同年7月22日,将法轮功列为“邪教”予以取缔,中共又欠下镇压广大法轮功信徒的新罪。

  十几年来流亡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克服重重困难,在海外的兴起,使它成为一股强大政治力量,成为中共独裁势力劲敌。

  历史-再告诉我们,在中共后极权时代,中共领导的后继者,可以抛弃毛泽东所有的社会主义建设路线和方针,却牢牢死抱着独裁这个衣钵不放,因为它不仅仅是少数统治者利益的保证,还是所造罪恶不被清算的保证。这足以说明中共是一个私有观念特强的农民党。

  十三年统治的历史进程,反覆证明“无产阶级专政”不但是邪恶的根源,也是残暴施政的指导思想,共产党的历史学家,在统计因“路线不同”而丧身的人数时,惊人地发现这个数字超过了屠杀的民众。

  其实坐在中南海最高权位上的九常侍,何尝不知道他们不但站在全国人民相对立的位置上,而且同历代的封建朝代一样,九常侍之间仍在为最高权力进行你死我活的争夺,最近所暴发的薄王事件,清楚暴露出这种争夺到了何种程度。

  多行不义必自毙,放眼世界,茉莉花已在世界到处盛开,伊拉克,埃及,突尼斯,利比亚的独裁狂人都纷纷被处以极刑,中国大陆上中共统治集团,内斗不止民变纷起,不得不靠满街警察和封锁消息来维持表面的“稳定”。

  唯独一个名叫颜宾的人,近年跑到加拿大去办什么“红学会”,在那里为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遗老们设坛召魂,称他们都是“神”,在地下召集众鬼“显灵”,当然人们只会感到海外乌有之乡狂徒可笑之极,而嗤之以鼻。

  历史还在为登台表演的中共领导人提供舞台,不过他们该回头望望他们的前任,客观看看今天世界进到了什么境地,在民主和独裁的较量中谁取胜了?看清这些人所共睹的事买,才不至于受到历史的清算!

  薄王事件是老天给胡温一次难得的机会,一念之差可造就你们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做佛,做魔全凭自己的选择,不是老天的恩赐。亿万财产是带不走的,而一个人的名声将永留千古,胡温已被推到这个位置上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了。

2012年5月6日
原载《大纪元》网站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