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香港青年赴邵阳悼念李旺阳,其中两人被抓



  四名“八零后”的香港青年,理工大学学生黄佳鑫、中文大学学生尤思聪、香港大学学生萧健滔和社区工作人士陈诗韵,自发赴大陆邵阳,计划以路祭方式悼念死因不明的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结果萧健滔和陈诗韵在邵阳被公安非法拘押二十余小时,女青年陈诗韵还遭赤裸搜身。黄佳鑫和尤思聪也由于被大批便衣警察跟踪包围,决定在前往邵阳的车站留下“悼旺阳”的字样之后,撤回香港。以下是一些相关报道。



◇◆◇◆◇◆◇◆◇◆◇◆◇◆◇◆◇◆◇◆◇◆◇◆◇◆◇◆◇◆◇◆◇◆◇


自由亚洲电台文宇晴:四香港青年赴湘悼念李旺阳两人疑被抓



  香港四名青年分批到邵阳市,计划以路祭方式悼念死因不明的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其中两人周五早上与外界失去联系,最后与香港朋友的通话录音中,清楚听到有人对他们进行盘问,怀疑已被警察押扣。另外两名正在途中的青年立即折返,并与维权律师见面商讨。(文宇晴报道)


6月29日,香港朋友收到萧健滔和陈诗韵从湖南传来的图片,
此图为李旺阳死亡的大祥区医院。(叶宝琳提供)


  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本月初在医院离奇死亡后,他家属和朋友便一直被当局严密监控,而官方一直称会及时通报的尸检报告,以及侦查的进度,但至今没有任何新的消息发布。

  在当局试图掩盖舆论声音的情况中,香港三名大学生和一名社运人士,周五先后抵达湖南的邵阳和长沙,准备举行路祭以及派发传单,向怀疑“被自杀”的李旺阳致祭,及要求当局释放李旺阳亲友。同时也希望透过路祭,让湖南当局知道,香港的市民没有忘记李旺阳和他的民主理念。其中到达邵阳的两人被警察带走调查。

  关注事件的社运人士叶宝琳对本台表示,相信已被警方带走萧健滔和陈诗韵,周四从深圳乘车到邵阳,周五早上约8时左右传来邵阳东汽车站的相片,约45分钟后他们抵达李旺阳死亡的大祥区医院,再次向香港的朋友传来相片。但不到半小时,萧健滔致电香港的朋友,但他没有说话,电话里只有杂音。15分钟后他再次致电,同样没有说话,但听到当时周边环境的声音,而且通话中听到有两名男人的对话。

  萧健滔致电时的电话录音︰“你们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叶宝琳说,从这两名男子的对话中,似乎是警察向萧健滔和陈诗韵进行盘问。而且在通话结束后,香港的朋友都无法再跟两人取得联系,因而相信他们已被抓走扣押。于是举行紧急记者会,向媒体讲述最新情况。

  她说︰“现在下落不明,相信他们在被扣押后曾经跟我们通过两次电话,虽然没有谈话,但听到他们的周边声音是如何,估计他们已经被扣押了。”

  叶宝琳又说,在发觉萧健滔和陈诗韵出事后,已立即联络特区政府寻求协助,但对方则建议他们到大陆报案。至于另外两名在长沙的青年,当发觉有很多便衣跟踪他们后,于是立即离开,他们只能在前往邵阳的长途车站地上,放上“悼旺阳”三个字。叶宝琳说,目前二人留在广州与维权律师见面,商讨如何营救萧健滔和陈诗韵。

  叶宝琳说︰“现在在广州,跟一位维权律师见面,商讨他们现在面对的情况,随后才决定何时回港。”

  记者问︰“香港政府方面是否承诺作出协助?”

  她回答︰“没有,只是叫我们去找公安报案。”

  四位青年在出发前曾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当时他们曾表示到邵阳是行使公民的权利,最坏的打算是被扣留一段时间,或被没收回乡证。

  据叶宝琳介绍,萧健滔和陈诗韵一直非常关注香港及大陆的民主事项,其中现年20岁的萧健滔,是大学法律系三年级的学生。她说,他们认为为到邵阳向李旺阳悼念,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湖南当局的行为令人失望。希望香港现任特首曾荫权,以及候任特首梁振英,责任保安局,尽快跟进事件,确保他们安全。

2012-06-29


◇◆◇◆◇◆◇◆◇◆◇◆◇◆◇◆◇◆◇◆◇◆◇◆◇◆◇◆◇◆◇◆◇◆◇

香港学联声明:还我萧健滔陈诗韵 关注路祭旺阳失踪港人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 就是凭着对李旺阳这位民主先烈的尊敬和真相锲而不舍的追寻,四名香港青年起行到湖南邵阳,计划路祭李旺阳,以及派发单张唤醒国民对李旺阳的关注。

  可是,自六月二十九日约早上九时,当中两位青年,陈诗韵及就读香港大学法律学院的萧健滔到达湖南邵阳后便失去联络,他们曾几次致电香港朋友,但两位都没有说话,其中一次从电话传来相信是内地公安审问的声音,我们有理由认为他们已被扣押。

  我们对他们的情况相当担心,因为关押他们的是不守法治、毫无底线的中共政权,在国内,被酷刑、关押等不人道对待的良知公民不计其数,我们实在难以估计两名青年的义举会换来怎样的遭遇。

  两位青年怀着赤子的心,以身犯险,为的是寻求公义,我们绝不能坐视不理。我们向李旺阳以及两位香港青年致以最高的敬意,并呼吁更多港人关注李旺阳事件,以及失踪的两位香港青年,要求中共释放他们。

  我们的诉求如下:1. 香港大学援助被关扣学生 2. 香港特区政府跟进事件 3. 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两名香港青年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
2012年6月29日

转载自《香港独立媒体网》

◇◆◇◆◇◆◇◆◇◆◇◆◇◆◇◆◇◆◇◆◇◆◇◆◇◆◇◆◇◆◇◆◇◆◇

叶宝琳:两名前往邵阳,向李旺阳致祭的香港青年下落不明



30/6 11:30 消息
  四名青年已于早上7时由邵阳港澳办押解下,经罗湖关口平安回港,昨日记招的影像报导见此。

尤思聪一队转述北上行程及经历如下
28/6
1845 乘火车往广州,之后转乘高铁往长沙。
29/6
0700 高铁往长沙南站。途中传来萧健滔及陈诗韵被扣押的消息;坐在聪旁边的,竟是在广州南和聪同一酒店的可疑男子。
0930 抵达长沙南站。期间在麦记内讨论行动对策时,大量可疑男子逐渐充斥麦记,形迹明显非普通市民,令人失笑。
1130 3G卡讯号开始失效,无法再与香港以网络通讯。
1330 决定折返广州。买了1405的高铁票。
1340 以A4纸撕出「悼旺阳」字样。
1350 在长沙南站内往邵阳的长途公车站进行及自行拍摄悼念仪式。
1400飞奔上车,离开长沙。
1430 在列车上接受有线电视访问。
1700 高铁抵达广州南站。
1915 与维权律师陈武权会面。他评估另外二人应可在8-9pm获释,建议SAM与聪可先行回港。他并指出湖南省法治较差,在广东相对安全得多。即使通讯被监听,只要通话内容合法即可。
2045 乘火车由广州东站回到罗湖。在广州期间并没感受到被人跟踪。
23:00 消息四名青年中的黄佳鑫和尤思聪已顺利过关回港。另香港支援者早前和被扣押十二小时的萧健滔和陈诗韵成功通电话,他们指已被港澳办人士接走,并已离开邵阳城北派出所,但只容许用电话十五分钟,之后要再没收电话,通话期间仍由人员监视。他们表示之后会由港澳办「护送」通宵坐车,会于明早到深圳,现时他们二人仍未获自由。
22:00 消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表示,于邵阳「被失踪」的两名港青已离开派出所,
将会由港澳办派人接回。
18:01 消息入境处致电回复,只说按现行机制的工作已做了应有工作,但没有再交代具体工作内容,仍然是要求失踪朋友的家人至电入境署才能进一步处理。
17:59 消息 今天两名到内地悼念李旺阳先生的年青朋友,与香港失去联络后。香港支援者在14:36致电保安局李少光办公室,职员爱理不理,只留下电话便收线。14:48再交由另一名张姓职员回复,也只留下联络电话,之后又再转交至入境处。14:54入境处一位萧姓职员,才再回电,问我们两名失踪朋友的资料,便只说会尝试致电联络两名朋友。当香港支援者再三追问除了致电给他们之外,还有什么会做之外,他们只说会联络他们,并「建议」香港支援者报公安,还说要家人联络他们才会工作。直至香港支援者再三要求他们联络当地公安局及注京办,他们才敷衍答应。
17:49 消息与两位行动者今早最后的通话录音。
16:52 消息两港青年邵阳「被失踪」事件,在港协助的朋友联络保安局求助,保安局转介至入境处,入境处着他们联络当地的公安。
16:23 消息本港的支援者发出新闻稿如下:

两名前往邵阳,向李旺阳致祭的香港青年下落不明

  为向「被自杀」的六四湖南工运领袖李旺阳先生致谢与悼念,有四名香港青年自发前往邵阳举行路祭,要求中国政府当局释放李旺阳亲友、追究李旺阳死亡及生前遭受酷刑的责任,并立即释放所有民运人士。

  惟在是次行动中,其中两名青年萧健滔和陈诗韵,在今天早上约九时于邵阳开始失去联络,下落不明。及后有两次可拨通电话,却未能通话。另外两位正前往邵阳的朋友,当进入湖南省后知道事件,已现正折返,如顺利相信会傍晚回港,我们会前往迎接,届时会再联络各传媒。

  他们临行前,跟我们就「我们与李旺阳先生素未谋面,但他一句:『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算砍头,我也不回头!』,在电视面前的我们都热泪盈眶。7月1日,香港将回归中国十五年了,中国的命运与我们紧紧相连。李旺阳曾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可以选择沉默,这样他就可以过着安稳的生活。他也可选择妥协,这样他就不必惨受牢狱之苦。李旺阳为中国的进步受尽折磨。生活在香港的我们,又怎能对中国的人权侵犯充耳不闻,对社会不公视若无睹?我们来到这里,除了是为悼念李旺阳外,也是为了告诉他,我们听到他的呼唤,并会继承他的遗志──建设民主中国、力争社会公义。李旺阳的逝世,不单感召我们到这里。在香港,二万五千名市民上街、近十万人联署,要求彻查李旺阳死因真相,并严惩残害他的凶徒。香港市民绝不会忘记李旺阳,愿中国实现民主的一天,李旺阳的名字会被全中国人民传颂。」

  我们全力支持他们的行动,我们认为,去邵阳向李旺阳致谢是基本权利,但中国政府连这行为都不容许,实在令人失望。而香港政府实在有责任确保香港市民在中国境内安全,我们有以下诉求:

1.要求香港现任特首曾荫权及候任特首梁振英责成保安局,尽快跟进萧健滔和陈诗韵,并了解事件;
2.要求中国政府确保人民可行使公民权利,可在境内公开悼念李旺阳先生;
3.要求中国政府尽快释放李旺阳亲友;
4.要求中国政府追究李旺阳死亡及生前遭受酷刑的责任;
5.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所有民运及维权人士。



注:萧健滔和陈诗韵介绍

萧健滔,二十岁,现就读香港大学法律系三年级。零九年第一次参加六四烛光晚会,大学开始进入学生会和学联,他尝试尽己力为社会带来一点改变。相信每个人活在世上,都值得拥有公义,平等,和最重要的自由。

陈诗韵:「今次到邵阳,是希望能向李旺阳先生道谢,向他致哀,能让李旺阳先生的亲友、邵阳人民,以及湖南政府知道,我们没有忘记李旺阳先生及他的理想。」


萧健滔和陈诗韵行程表

时间 活动
28/6
16:45 抵达罗湖关口
18:00 深圳乘车往邵阳
29/6
08:00 抵达邵阳,并传来相片
08:49 抵达大祥区医院,并传来相片
09:15 萧健滔来电,只有杂音。
09:30 萧健滔再来电,他没有说话。但令人听到当时周边环境的声音。
09:30 陈诗韵关电话,不能通话,萧健滔电话能通,但无人接
11:54 萧健滔来电,同样没有说话。通话中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怀疑是内地公安,对话是审问过程,因而我们有理由认为他们已被关押。

14:15消息
  为向「被自杀」的六四湖南工运领袖李旺阳先生致谢与致祭,有香港青年自发前往邵阳举行路祭行动,要求中国政府当局释放李旺阳亲友、追究李旺阳死亡及生前遭受酷刑的责任,并立即释放所有民运人士。

  惟在是次行动中,其中两名青年萧健滔和陈诗韵在今天早上约九时于邵阳开始失去联络,下落不明。作为他们的朋友,我们将举行紧急记者会,向各大传媒机构讲述最新情况。

  日期:六月廿九日(星期五)
  时间:下午三时
  地点:香港九龙旺角道11号艺旺商业大厦 10/F

原载《香港独立媒体网》
2012年6月29日

◇◆◇◆◇◆◇◆◇◆◇◆◇◆◇◆◇◆◇◆◇◆◇◆◇◆◇◆◇◆◇◆◇◆◇

苹果日报:湖南扣留10小时 被喷烟闹样衰 港女青遭公安赤裸搜身

记者:彭美芳、倪清江、张婷婷



  三男一女「80后」香港社运年轻人,上周五(29日)低调往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医院,悼念及向当地人派发李旺阳之死的单张,望内地早日还李旺阳死因真相。其中港-大生萧健滔及社运人士陈诗韵,被公安强行带走盘问10小时,其间陈两度被赤裸搜身,公安又恐吓她「怕不怕斩头」。四人无惧威吓,今日上街为旺阳申冤。

视频:http://www.youtube.com/watch?v=vwAq5hhiuRc


  三名大学生包括理大黄佳鑫、中大尤思聪及港大萧健滔,昨日举行记者会揭发湖南公安暴行。而陈诗韵因家人担心其安全,缺席记者会。


三名港人青年(左起)尤思聪、黄佳鑫及萧健滔,日前在内地悼念李旺阳时遭
公安拘捕及跟踪,并不满陈诗韵在盘问期间被内地公安粗暴对待。 梁鉴章摄


  萧健滔昨讲述事件经过,他和陈诗韵在28日由深圳往邵阳,带备为李旺阳平反的横额及传单,打算呼吁内地人关注李旺阳死因。


遭撕烂笔记没收电话

  29日上午9时,两人抵达邵阳市大祥区医院附近,陈诗韵为萧健滔拍照,附近有大量军警巡逻。后来有数名便衣公安包围他们,上前查问到邵阳目的,其间陈诗韵被抢去笔记,混乱中手臂被扭伤,她企图跳上巴士,但被便衣拉扯,最终两人遭强行拉上车辆押到派出所,有公安威吓陈诗韵「怕不怕斩头」。

  萧健滔和陈诗韵被分开盘问,5名公安盘问萧,约12名男女公安盘问陈,由早上9时起直至当晚7时。萧听到陈不时用普通话高呼大叫,「结束一党专政」、「中国靠你们(公安)就冇希望啦」。

  萧引述陈诗韵指,公安指她戴眼镜「太样衰」,摘下其眼镜,又说怀疑她身上藏有录音仪器,女公安两度把她「剥光猪」赤裸搜身。又有公安在房间抽烟,把烟雾喷向陈诗韵,再撕烂她的笔记,没收电话、相机、摄影机及个人物品。

  萧曾在派出所成功致电回港,但公安发现后立即没收电话,萧健滔指,公安以外地人访邵阳欠登记作名义拘捕他们,但盘问内容只与李旺阳有关,例如与李旺阳生前有否联系、在大陆有否参加民运活动等,并嘲讽萧是「不知真相的愚蠢学生」。

  盘问10小时后,即晚上7时,湖南港澳办五名官员现身,安排两人乘坐七人车往深圳。两人昨日(30日)上午7时,由罗湖过关返港,湖南港澳办官员沿途拍摄,在罗湖关口被香港海关要求停止拍摄。


公安惯性凌辱被捕者

  而另外两名大学生黄佳鑫、尤思聪在邵阳全程被公安跟踪,上网卡被截断,他们上周五得知萧及陈被捕后立即回港,低调地在邵阳车站外悼李旺阳,但被便衣公安监视,最后坐直通车往广州,29日晚上11时返港,较萧及陈早8小时抵港。

  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指,大陆拘捕及凌辱港人,目的是杀鸡儆猴,怕境外人士干预大陆事务,做法不合理。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大陆公安惯性凌辱被捕人士,素来并无法治意识,滥用警权,受害人应立即追究。

2012年7月1日

◇◆◇◆◇◆◇◆◇◆◇◆◇◆◇◆◇◆◇◆◇◆◇◆◇◆◇◆◇◆◇◆◇◆◇

刘云会客室:港青年被湖南公安欺凌



  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死亡事件,除引起数以万计的香港人参加游行及出席烛光悼念晚会,以表关注外,更令香港的四名热血青年义愤填膺,6月28日由香港启程往湖南邵阳及长沙,欲进行公开悼念,以表敬意,更望民众继续关注李旺阳的事。兵分两路的策划,一路人马成功,另一路人马被公安逮著了,1男1女的青年被拘留近12小时,期间,女的更被女公安无理地要求脱衣搜身,饱受凌辱。刘云今日找来这2名当事人讲述事件的经过。

  6月29日,香港大学法律系三年级学生萧健滔及从事人权工作的陈诗韵早上8时左右,抵达湖南邵阳市,眼见街上人流稀疏,城市面貌不像太繁华,但是,在李旺阳身故的大祥区医院外,就有特别多穿便服的男子在街上行,路上又特别多车﹐包括写明是公安车泊在一旁,陈诗韵粗略计算超过十部,二人火速把医院的外貌拍下,在附近的西湖桥时已立即被3名自称是宣传部的彪形大汉围著盘问拍照原因。二人努力尝试挣脱他们的缠绕,但都不成功。

  陈诗韵:“他们把我们推进一个很细的派出所后,立即把门上锁。派出所内还有其他人处理其他案件。我不断问他们按什么理由把我俩捉住,但是,他们一直没有给予任何原因。此外,他们不断想拍下我们的照片,但是,我不太合作,他们开始向我动粗。我知道自己走不了,于是,我不断呼喊,嚷著他们要给我一个合理拘禁的原因,否则,有关行为等同非法禁锢,是打压人权的所为。他们期后觉得很麻烦,把我推出街上,然后推入一部驾私家车内,车上我与4名便衣男子一起,我的同伴则不与我一起,我完全不知他的情况。”

  陈:“在车上,有名男公安对我恶狠狠,我反问他的身份,我当时实在不知这4人的身份是谁﹐更不知自己往哪里去。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不能上警车?你们是否为自己所作的事感到心虚?’未料,那名公安反说:‘应该是你惊,不是我们’,我于是再反驳谓:‘我为什么惊?我不惊!’该名公安再反驳说:‘砍头,你惊吗?’随后,他更说要带我到宾馆,即传说中的‘黑监狱’。”

  但是,公安并没有带到‘黑监狱’,只是把陈诗韵带到较偏僻的城北派出所,进入一间写上‘警长室及教导员室’的房间。

  陈:“有11名公安围著我,当中只有2人穿制服,大部份都是男性。我相信,邵阳四周有很多便衣,但是,普通人很难发现。房内的人一直没有向我交待拘留的原因,但是,他们对我很恶,扭我的手臂,大力按我坐下,此外,更拿掉我的眼镜。当我问他们为何把我的眼镜拿掉,他们说:‘你载眼镜不好看,所以,要拿掉我的眼镜!’这当然不是一个原因。当他们知道我不想吸二手烟,他们就刻意的向我喷,当我投诉后,他们更把我置在房的中间坐下,然后,围著我抽烟。”

  直至11时30分,公安开始给予拘捕的原因为“境外人士到后没有立即向派出所登记”。此理据立即令陈诗韵感到啼笑皆非,但始终仍敌不过公安的逼迫,被逼落口供。

  陈:“他们集中问我为何到邵阳?谁人策划?行动的细节?行动的目的等。我当初拒絶作答﹐因为若拉我是因为我入境时没有登记,我就答了‘没有’。我毋须回答其他问题,但是,他们仍坚持到最后﹐换了另一名稍恶的公安向我问话,当中包括我如何认识李旺阳?单张上有关李旺阳的资料从那儿来?我当然不认识他,我只不过是在传媒报道中得知他的生平,我看后很尊敬他,因而希望到当地多谢他。”

  但是,公安听后不断质疑她,并不断说传媒在抄作,资料是假。陈诗韵听后怒气更甚,更罗列一些理据以示对离奇死亡的质疑,当中包括来历不明缠颈死亡的白纱布,未料,却引发公安反驳谓“不是白纱布,而是白床单”。约两小时的口供录取后,当陈诗韵查阅公安的纪录时,终领略到公安讲大话的本领。

  陈:“口供上出现一些我从没讲过的说话,因此,我要求他们改。口供上,他们写我们为何被拉,是因为我们在西湖桥上,公安怀疑我们有可疑物品,指我们不听劝告,因而被传唤。但事实上,从来也没有人向我们表明是公安,他亦没可能一眼看见我们就怀疑我们身上有可疑物品,兼且也没有问过我们,他们亦不是传唤我们而是强行把我们捉走。我花了很多时间要求他们改,他们才答应。”

  公安除了捏造对自己有利的证供,以示自己是依法办事外,他们更使用武力,包括用力扭她的手臂,大力她按在椅上,女公安又一度大力推撞到墙上,然后肆无忌惮地说“我喜欢打你就打”,拿著胶水樽拍打她的头,但是,目睹整个过程的公安事后竟谓“看不见”。

  傍晚6时,陈诗韵由之前不断跟公安们争辩理论,开始转而感到絶望,不再太愿意耗费心力跟他们据理力争。

  陈:“有3名女公安进入房间,把所有窗帘放下,我当时也感到有事发生,但是,仍想像不到是什么事。她们后来要我把衣服脱光搜身,搜了一次,没搜出什么东西,但时隔十五分钟后,她们再搜。我其实无得反抗。”

  陈:“该3名女公安搜我的身体,第一次,我哭得很厉害,因为我觉得是一项很侮辱的行为,她们要我把所有衣服脱下。我哭得很厉害,我重申,我不是惊而是很愤慨,为何有如斯无耻的人存在?但是,她们可若无其事,搜完后,可继续聊天谈购物。”

  其实,陈早前如厠时,已经验到“零”隐私,一举一动都被女公安盯著。但是,突然其来的搜身,公安却可当作等闲事,另边厢又在房间睡觉、打电话聊天,甚至把玩她的私人物品,她感到齿冷。

  陈:“我有时会跟他们顶嘴,但是,我觉得絶望因为我觉得说来也没用,因为这些人无良知!何解会有这样无耻的公安,可掌握权力,再者,当他们掌握少少的权力就会用之打压异议的声音。当我们在谈中国的问题,不只是北京的集团,而是在基层里可能有数以千万计的爪牙在巩固中共的权力,这样方能令他们长治久安。所以,我在期间情绪一度激动。”

  公安何以突然间6时搜身?原来2小时后,晚上8时,6名港澳办工作的大陆官员终于出现,营救她及一直被分开的萧健滔。路途上,二人不准致电回港报平安,他们更以“保障二人安全”为由把电话收起直至抵达罗湖。

陈诗韵谓,她的拍摄器材、记忆卡及3版的英文笔记全都不翼而飞。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她坦言,起程前曾作最坏的打算。

  陈:“我们其实知道大陆是无法无天,一个‘寻衅滋事’就可成为一项罪名,所以,我们的确有担心,但是,我们又心想我们都是香港人,我估大陆也不敢那么肆无忌惮。再者,我们又觉得近‘七.一’回归,倘数名香港人在大陆被拉,这正好反映为何香港人那么抗拒大陆的文化。”

  陈诗韵强调,自己没有害怕,但是,她承认令父母忧心。

  陈:“每名父母都会担心,尤其是身处大陆,每名家长都视之为龙潭虎穴。我的父母都著我以后不要再做,他们期间的确很担心。”

  问:你有没有后悔?

  陈:“我其实很矛盾,我没有后悔。但是,我很清楚今次的行动不只是我一个人承受后果,牵涉到我的家人及工作的机构甚至身边的朋友、亲戚。我只能说,我十分对不起他们。但是,为何会有这事发生?其实是大陆的制度问题,我们没有做什么事,没有做犯法的事,我们只想著去悼念,只能说这政权太过残酷不仁。”

  陈:“我好心痛及絶望,为何中国社会,民主是那么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不只是北京决策的领导人,而是地方政府,一名小小的公安,任何有权力的人都会无所不用其极做一些不公义的事来讨好上层。”

  至于同被扣留在同一间派出所的萧健滔就坦言,自己的遭遇跟陈诗韵差不多,同样被盘问众多包括整个行动背后的目的?谁是主脑?谁是联络人等。但是,他则未如陈诗韵般遭遇脱衣搜身的不幸。他谓,这次的遭遇其实早在风险评估当中之列,但是,各人亦觉得值得尝试,纵使,未想过会那么快就被公安逮著,但是,他俩仍盼望事件能令中国境内的民众及香港市民更深的认识。纵使,行动失败,但是,他的父母亲仍支持他的理念及信念,而他自己更觉得,透过自己个人的经历令他更提高对中共一党专政的政权下,洐生种种侵犯人权行为的关注度,更觉得自己一定要坚持及坚强地改变中国现有的政权,所以,仍会继续关心中国境内及香港本土有关民主的运动。

  4名抱著单纯的心的青年,带备的只是遗照、横额及写有李旺阳生平及事件中失踪人士名字的单张,就到湖南邵阳表达敬意,其中2人在严密监视下,成功火速完成默祷仪式,返回香港;但另外2人就被声称是宣传办的便衣人员逮著,然后推进派出所关了一天。但是,他们仍觉得自己幸运,因为他们相信有数不尽遭遇好似李旺阳的基层维权人士的处境仍然堪虞,故希望中国政府一定要终止它,更认为香港人要关心他们,所以,在刚过去的香港“七.一”回归游行中,他们仍出现,没有畏惧!

2012年7月5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