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国际研讨会在澳洲举办



  2012年6月28日至7月1日,《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国际研讨会在澳洲举办。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世界各地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民运人士和专家学者共聚一堂,探讨中国当前局势和走向。会议由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澳纽地区委员会承办,分悉尼和墨尔本两段议程进行。以下是多篇媒体报道。


◇◆◇◆◇◆◇◆◇◆◇◆◇◆◇◆◇◆◇◆◇◆◇◆◇◆◇◆◇◆◇◆◇◆◇

《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国际研讨会在悉尼开幕

研讨会秘书处



  6月28日,《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国际研讨会在澳大利亚的悉尼理工大学开幕,由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澳纽地区委员会承办。该会为期一周,分悉尼和墨尔本两段议程。

  上午9时,大会开幕,全体与会者向当代中国暴政的历次牺牲者默哀,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澳纽地区委员会主席高健先生致开幕词。他向远自美洲欧洲亚洲的华人来宾和特邀嘉宾澳洲绿党领袖鲍勃.布朗先生表示热烈欢迎,并阐述了本次大会的紧迫性:各种迹象表明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大变革的前夜、正在进入一个大转型的时代;当今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发达、人民的灾难越来越深重、统治阶层的内部矛盾越来越尖锐,如何捍卫国民的权利包括抗暴自卫夺回选票的权利?中国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如何转型为适合人类生存和世界和平的乐土?诸多问题需要加以研讨、作出对策,这是流亡中的中国民主党人的刻不容缓的责任。他还谴责了极权势力妄图垄断思考的权利、给文明世界强加邪恶宣传、并给本次大会施加压力导致几位嘉宾无法获得与会的旅行签证。

  澳洲绿党领袖鲍勃.布朗博士欢迎越洋而来的与会者们、向未能获得赴澳签证的客人致歉,并承诺将向澳洲联邦政府质询此事。他认为:民主是每个人的权利,那些已经拥有民主的人,他们的民主也还是在追求过程当中。澳洲作为民主历史最早的五个国家之一,有责任帮助尚未民主化的国家,因此澳洲可以自由的用民主跟中国贸易,也可以用民主跟中国交谈。他说那么多的中国人因为争取民主权利而坐牢值得尊敬,认为自己有道义责任为他们说话。他非常乐观认为民主很快就会到达中国,并将为了促使那一天早日到来而努力工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有才博士和王军涛博士委托的特使高光俊先生和宋书元先生发言,为两位主席未能前来而致歉。他们回顾了中国的虚假繁荣在2008奥运之年开始的盛极而衰,认为2012是中国政治史上不平凡的一年、“王博谷事件”表明极权政治已经腐烂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陈光诚事件”则表明中国民间维权抗暴运动的力量壮大,宣示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将致力于打造一个能够引领民间力量的强大反对党,以备将来替代一党专政、致力于让所有中国公民将能享受全面身心健康和幸福。

  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倪育贤先生宣读了《关于召开中国人民海外政治协商会议的倡议书》,主张:废除一党专制的理由最简单的表现为“基本正义”--人与人之间的权利的平衡,而共产党鼓吹“打天下坐天下”残暴腐朽思想,包办了公权力,使其党徒具备了超越任何普通公民的天然政治特权,违背了“一人一票”的普世价值观;倡议召开“中国人民海外政治协商会议”就是为了重温二次大战之后的中国人民曾经表达的对于自由和平的渴望。

  来自台湾的中华民国前立法委员钱达先生演讲了《时局的演变与中国民主化的前景》,分析了如果允许中共成为世界首富首强,这个世界将是多么恐怖?流亡的中国民主党人要把这种危机告诉给文明世界,并应看到香港人民具有引领大陆民主化的历史使命,从而大力支持香港人民抵制暴政的民主行动。
 
  会议筹备者之一潘晴先生对中国大陆的政治局势作了精彩分析。他说,“亡共在共”, 以残酷极权为传统的共产党居然出现了“三代同堂”的诡异格局,高层无法改革,底层无法革命,唯有在腐败中酝酿政变的祸根,这也是共产党解体的倒计时的开始。

  其他的发言者有:草庵居士、盛雪、薛伟、王澄、武宜三、秦晋、丁强、张晓刚、孔天乐、钟锦江、陈维健,等等,主题涉及:民主团体的组织建设、中共暴政的本质、民族与宗教、互联网及海外媒体受到中共的渗透及如何抵制,等等。由于会场发言精彩及讨论热烈,议程显得十分紧张,与会者们即使放弃了中途休息时间,直至结束也还尚未尽兴。

  这次大会的其他议程情况,将陆续报道。


原载《博讯》网站(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intl/2012/06/201206290758.shtml)
2012年6月29日

◇◆◇◆◇◆◇◆◇◆◇◆◇◆◇◆◇◆◇◆◇◆◇◆◇◆◇◆◇◆◇◆◇◆◇

“2012大变革的前夜”墨尔本激辩中国前景

研讨会秘书处



  7月1日,《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国际研讨会从悉尼移师墨尔本,在古典的墨尔本市政厅大厅举行公众演讲会。与此同时,市政厅的音乐厅正在举行贝多芬音乐会,贝多芬的“悲怆交响乐”、“命运交响乐”、“英雄交响乐”这三大交响乐正是中国人民百年来争取自由民主的旋律。一时正的会,十二点后人们已陆续来到了,青年,中年,更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棍,推着轮椅的也来到了会场,四百多人的大厅坐无虚席。这样的情景,经民主运动多年冷落已是十分罕见。

  本次大会由潘晴主持,在大会开始前,大会主席高健邀请嘉宾到台上就坐,并以主办单位的名义作了谢词。

  大会开始前潘晴公布演讲会的规则,这次演讲会是嘉宾听众互动,正方反方激辩,各种观点争鸣,听众与嘉宾有着同等权利。

  第一个演讲的是来自加拿大的盛雪女士,她指着大会的标题说,本次大会是以大变革前夜作为标题,但我认为,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改革的前夜了,实际上变革已经开始。今天的会议来了那么多人,其中有不少是昔日的老民运, 这样一种现象说明了在沉寂了多年后的今天,人们又重新开始关注政治,关怀中国发展的前景。1989六四之后,民运有相当多的公众讨论会,然后变得很少,基督教会和法轮功的会议多起来,民运会议总是遗憾。但是“薄王事件”发生后,把中国所有的问题都一下子展现在人们面前,大家看到了大变革已经开始,人们看到了中国社会转型的契机。从上到下的变革始终没有等到,只好等待他们出事。其实中共内斗从未停止过,但若没有人民的参与,对薄王事件这是围观式的参与,抱着“共产党又出事啦!”的心态,那么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能薄王事件又成为中共内斗的又一次。

  第二个发言的是来自台湾的政治学者李酉谭,他说根据自己的观察,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他每天花两三个小时间,去观察分析有关薄王的新闻。网上每天消息一大堆,无法判断信息真假。但是根据我多年来对中国政治社会的研究,这个事件,不发生才怪呢,发生了是必然的。台湾有不少学者认为,中国不需要民主化,中共也已经解决了权力转移问题。这种讲法不懂政治学,绝对的权力趋向软化,而中共极权制度总是一个人作出决定,这个人甚至只有跟家人讨论。由于中国政治是黑幕的,所以就事件本身来说,何时爆炸随时可能发生。

  有“最佳爆料者”之称,来自美国的草庵居士对“薄王事件”提出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说公众对于王薄谷事件感到恐惧,都是来自他们的敌对者发出的。他向听众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现在处在70年代,发生了“林彪事件”,我们支持毛泽东还是林彪?你们会拥护那个?不等嘉宾反驳,台下听众一片呼喊,我们不要毛泽东,也不要林彪。

  草奄庵居士又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薄熙来说公平也是生产力,民生就是硬道理,党内要民主要选举。对于这样为民生着想,提出民主方案的一位难得的好干部,被胡温没有通过任何法律手续关押起来,我们应该为他说话。他说现在所谓的改革大员汪洋,在广东打黑251个贪官商人有否公开审判。如果要说黑打,那么汪洋才真的是黑打。胡温反黑打,但对自己人的汪洋黑打却视而不见。他又说余杰写了一本书说温家宝是影帝,就被国安黑打。胡温对薄熙来没有走基本的司法程序,谁是更坏。薄熙来虽是政治流氓,但中共清洗薄熙来更流氓。薄是中国专制政体下的官员,我们不可能拿民主社会的标准去要求薄熙来,他说我们想要民主,就不能维持一派独大,应促使形成两派竞争。

  盛雪女士对草庵居士的观点表示绝不认同。由于薄熙来可能形成两派竞争,但这改变不了一党专政的本质。薄王事件,不是偶然的,这个制度必定演化出此类事件。把胡温算在一锅也不对。中共统治六十年,象薄王这样的事件,不是第一回,从延安算起,都算不过来,党内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我们见到中共,没有为此变得民主,专制这不过变得更加更加精细化了。在专制框架内,我们没有力量使他在掌握最高权力之后,不会更专制,更加心狠手辣?

  一听众表示:不同意大变革已开始、不同意把变革希望寄托在薄熙来,他说我们要多做工作唤醒民众。薄熙来是中共内斗,如同刘少奇林彪,结果都没意义。如果人民不觉醒,再过一百年共产党也不会垮台。

  有听众表示:应该给共产党内斗的机会,现在我们缺乏自信。

  李酉潭教授说:大变革契机的到来,竞争参与自由,选票伦理,拿到选票之后还要维护别人的选票。台湾已经被列入89个自由民主国家,与日本南韩并列为亚洲第一。促动中国大陆民主,深化台湾民主是我们海峡两岸共同的任务。

  有一位听众向台上的诸位嘉宾提出:大变革到来了,海外民运准备好了吗?

  盛雪对此的应答是,我们应该问一问自己,民运和你们一样,只不过是一批有着理念良知的人组成的团体,海外民运是中国大陆民运的延续,将来可能一夜之间百八十个政党就出来了,等不到海外人士去。海外民运在中国民主化之后,可能成为可悲的牺牲品。

  嘉宾倪育贤在发言中说,大家知道我是刘宾雁先生的一篇“第二种忠诚”中的主人公,但本人不认可,我主张彻底打倒中共,废除一党专政。薄熙来问题,只是证明了一党专制已经走到了终点。一党专制给人民造成了无数的痛苦,得以维持的三个条件独裁者、军队、驯服的老百姓,现在这三个条件都不存在了,中共的一个权威人物是需要战争才能培养出来的。

  一位听众对“打倒共产党”的说法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共产党内无好人一概打倒的观点,就是党化教育的结果,八千万党员一个好人都没有吗?也有听众提出,共产党内有无好人,并不重要,打倒共产党是打倒共产党建立起来,摧残人性的制度。

  嘉宾高光俊说:如此多的华人集会,很不容易,澳洲华人朋友在关心中国的命运。薄王事件比较热闹,还属于权力斗争的一部分,有吸引民心的一方面,有令人痛恨的一面,重庆黑打,王立军之后消息不断,如同好莱坞大片,而我们要的是中国的民主制度,薄熙来上台与汪洋不会有太多差别。我们认为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在于觉醒的人民革命,我们看看中东革命,穆巴拉克哭了,卡扎菲像个老鼠被从洞里拖出来杀掉。有人认为“革命不是必定产生独裁政权”,热兵器就也不能排除了人民革命,阿拉伯独裁军队很强大,人民武装起来了,也被消灭了!

  对于共产党内有无好人?嘉宾草庵说有,但不多,而薄熙来就是一个,他的手段是党内受孤立,就抓民意,搞民生,搞公平。首先要求公平。我们不是靠喊口号就可以打倒中共的,需要策略,促使旧制度的解体演变?

  听众:对嘉宾李教授提出:国民党在台湾从专制腐败到开放报禁党禁,现在有否可能帮助大陆开放报禁党禁?

  李教授对此的回应是:寻找中国出路以前,改革还是革命?好人坏人都不可靠只能依靠制度。民主制度就是对坏人的一种制约。台湾改革成功,离不开蒋经国,但他不是一个好人,在其任内发生了“二二八”(《公民议报》编者注:这是原文记录笔误,李教授原话应是“江南事件”)这样的惨祸。台湾的民主也离不开美国的压力,中国大陆现在就不存在这样的国际压力。

  有听众提出邓小平有蒋经国一样的权威,为何没有一样的改革?对此的回答是,邓小平虽然有蒋经国的权威,但是中共的体制和国民党的体制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国民党的“三民主义”含有民主的思想。

  听众:如果中共被推翻,你们是否回去竞选总统?

  嘉宾高光俊表示任何喜欢政治者不竞选是说假话,如果不能直接的为中国民众服务,只有民主化的梦是不够的。

  盛雪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她说不是每一个民运人士都想民主化后回中国竞选总统的,对于大多数民运人士来说,只是自己的良心,理念来从事民主运动,没有想过中国民主化后,回国就个一官半职,更不要说竞选总统了。并且表示民主化以后,中共这个压在老百姓身上块大石头没有了,那时社会可能还要动荡不安。

  有一民运人士说:海外民运是否当官与推翻共产党建设民主社会是两回事

  一位前民运负责人表示:6月5日,当时是我是语言学生,领事馆黑压压的中国人和媒体,但半小时无人说话,我实在按捺不住跳出来演说,第二天成了新闻焦点,就这样一步步“陷进去”,那么多男人让我一个女人出头。所以我想每一个人只要想就可以成为民运领导人。

  另一民运人士表示:当年学运我也参加了,很多人说我们不参加,看他们怎么做?你又为何不参与?如果只有围观者,永远不会有成功。

  一位“六四”时因退党而坐牢的女士说:六四镇压后,上海人仍然是该说的说该笑的笑,我觉得是耻辱,所以我出来说话。我在被捕时所有的人都劝我投降吧,但我绝不屈服。一年多前我到了澳洲后,接受采访,又有人劝我不要接受,不要再揭开伤疤,我认为这也是海外华人的可悲,都到了自由世界了,还不能说心里话。

  嘉宾王希哲对薄王事件表示:你们可以不支持不喜欢,但若薄熙来被公众允许黑打,则是支持中共的强权。中共如果左翼不存在,右翼也不能存在,只能是兔死狐悲,再次统一在中央之下,与民主化背道而驰。民主化本身就是权斗,共产党内部也有权斗,我们要他双方达成平衡,不能支持哪一派,灭哪一派,迫使他们在维持内斗的同时,转向向民意寻求支持。对薄不喜欢,但又承认了黑打的合理性。如果“六四”时邓小平与赵紫阳的权斗被迫到人大常委会去解决问题,就有了进步。要造成平等的游戏规则,平等的权斗,让人民群众围观,薄汪胡温已经发生了权力的分化,不是无关民生的,经过三十年,中国已经是极右,腐烂透顶,瓜分了所有的国家资产。现在当权派看到可供瓜分的已经不多了,急于分完最后一点,已经成为垄断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表,无节制的资本主义化,资本主义在中国要不要得到节制?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要不要无限的出卖给西方?薄熙来更多的代表了劳动人民的利益,甚至在民工工资被拖欠的时候,有警察保护民工去讨工资。汪洋更多代表了资本家的利益,长期短期发生矛盾时,薄熙来代表国家长期利益和人民利益,铲除贪官,汪洋则代表了出卖国家利益,劳资冲突时代表了资本家利益和眼前利益,做蛋糕,不要打资本家的主意。薄熙来说做蛋糕也要分蛋糕,息息相关到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中国向何处去?中国专制未变,不能过分按照西方民主制度解决问题,他已经作了能为老百姓做的事情,所以被打倒被污蔑,但是重庆全城老百姓继续支持他,因为他代表了民主化的民生方向。如果不是十八大胡温江联手倒薄,清洗他,把本该民主化的十八大打断了,如不打断,很可能薄熙来在十八大提出竞选,打破黑幕局面。胡温害怕,打他下去,打断了十八大可能民主化的方向,习近平还是极权,十九大就不可能维持下去,党内民主带动了全国民主,不要贪图喊爽,事情都有规律。阿拉伯之春不可能完成民主,还有几十年的动荡。现在各种力量都 在呼吁为“六四”平反。香港纪念“六四”就是左翼。

  高光俊对此表示严重不同意,首先是规则,中共内部平等,他本身就不遵守平等。他要大家唱红歌,他的儿子为何不来唱红?他的酷刑制度根本上就是法希斯。薄熙来的廉价房真正分给老百姓的寥寥无几,打富济贫完全是政治作秀。

  一位女士听众表示:毛泽东也打土豪分田地许诺民主,得权之后就失言了,薄熙来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他不同于毛泽东?

  听众女:会议的主题是大变革的前夜,但现在都在讨论中共两派内斗没有什么意义。

  一听众表示:中共党内互斗不具有进步意义,不会惠及百姓。

  另一位听众表示:你们不能强迫我们在坏人中选不太坏的,我们为何不能通过民主选举选择一个好的呢?

  盛雪对王希哲的回应表示:薄熙来事件不是我们策划的,是中共政权自己运作的结果,我们不能为之承担责任。薄熙来出事是重庆模式的终结,也是中国奇迹的终结。重庆模式是绝对权力下的虚假繁荣,不是我们的所要的民主,无法逃脱文革式的精神虐待。由于年代的文艺荒漠,不得不回忆仅有记忆的红歌,但也别忘了红歌掩盖下千千万万人的死亡的悲剧。薄熙来哪一件事,代表了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我们一点也看不出。

  倪育贤表示:王希哲坚持理想的执着,尊重他这个优点不等于我同意他的观点。薄熙来代表了最反动的一股政治势力,法西斯分子。鼓励共产党内出现反对派,但这些反对派的反对如果与自由民主没有关系,我们怎么能支持他呢?

  听众:共党的总书记是胡锦涛,你们好像都支持胡打薄,这是什么意思。

  听众女士:感谢远道而来的演讲者,每位听众也都是大变革的关注者,都希望中国的人权状况好起来。我赞同盛雪女士的话,大变革的前夜需要人民的觉醒。如果今天不抗议示威,那么明天被关被杀的就是我的孩子。像高智晟那样坚持下去。

  王希哲:我没有说要支持薄熙来。现在一党专政的代表者是胡锦涛,黑打自己的反对者。我只表达自己的看法,不需要你们的同意。你们可以走自己的路。你们是右翼民运,而我是左翼造反派。

  一听众对此表示:我最不愿意听到左中右,中国民主化的力量在于那些网民,维权运动的中坚,我们应该支持他们,中国是主战场,网民是生力军,海外一百万血卡获得者到哪里去了,应该站出来支持他们。

  听众,我们决不在共产党的划分中站队,只站在维权的老百姓一边,共产党无论左右都是中国人的祸害。

  李酉潭:我从台湾来,能否以台湾人的身份呼吁,结束一党专政,和平转型,维护人权包括反对者的人权。我认为批薄,挺薄都是殊途同归。共产党内斗只会严重伤害民生,共产党不可能走党内民主。他又表示:台湾民主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反对党从未在国会拿到过半数,还要建立正义化,尊重自由也道德文化的重整。尊重达赖喇嘛四项生态文明,我是很早渡海的台湾农民,老师是从北京大学去台湾的,说“有福利无自由则像动物”,我编了一本书反攻大陆,《民主化所需要的公民文化素养》。他在结束发言后将此书赠送给本此大会的主席高健。当他们两人将书放在胸前合影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一位来自香港的听众表示:对薄王事件我乐观其成,我们呼吁中共当局对他们进行公开审判。

  一位逃到越南的广东人表示:恭喜民主党的开会成功。89年来,第一次有这么多人的集会。第一次讲华语。我们用嘴巴来谈,不用行动,哪来的自由呢?来开会就是用行动参与。越南最后一任总统说过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就是绝对不要相信共产党,他们所讲的统统是垃圾。

  听众对想利用中共内斗达到民主的目的表示,你们想利用中共,结果可能是被中共利用。

  一位“六四”学生孔天乐说:我从六四学生到民运,我想我们不仅仅是六四扫墓人,而更应该是共产党的掘墓人,共产党不论拿出多少钱,都不能阻挡他自己的死亡。唤醒大家,才是正途。海外民运人士不是中国民主化的主力,真正的主力是那些被中共迫害最深的中国百姓。

  听众:中国有一位省长高扬贪污了五百亿,包养四五十个二奶,共产党腐败已经不可救药,大家难道还看不出来。我们只能消灭他们。

  一位来刚刚来自大陆的听众说:中共内斗到了激烈程度。但国内知道不多,海外应向国内传递更多的真相,就是对大陆民主化的贡献。

  听众:我们不能有双重观点,胡温打薄是中央极权,薄打文强也是极权,都是法西斯,所以我们谁也不支持。

  大会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激辩,在行将结束时,主持人潘晴给各位嘉宾每人一分钟,作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草庵:不是要支持薄熙来,希望大家关注坏人当中哪个好一点?民主不是最好的,但不是最坏的。空喊不能推翻中共,要流血牺牲,谁真的去流血牺牲了?我们需要脚踏实地,不管是谁,是神还是鬼,只要他能推开民主化的石门,我们都支持。

  李酉潭:台湾的民主化经验推到大陆去,最大的问题就是大陆曾经没有私人财产,而台湾的私人财产不受侵犯。中国专制非常严密,不改革就无法避免革命,祈求苍生,有权势者为民生着想。台湾的经济已经被大陆套住了脖子,只是何时勒紧绳子,希望大家帮助台湾免遭共产党的胁迫与民主化的倒退。

  倪育贤:杨佳案时,上海市民高喊“打倒共产党!”,这就是时代的呼声。我们都来发出这样的声音。

  王希哲:中共黑暗腐败,确实,但假设突然出现一个干部坚决打黑打贪,被共产党黑打了,被公众欢呼,那么共产党官还会有谁出来打贪打黑?只好让共产党腐败到底。

  盛雪:中国社会的政治实况,是任何一个领域的普通民众都处无所不在的恐惧之中,而成为极权专制的一员。海外华人要看到,卢森堡公国比加拿大一个小区还小,但卢森堡人比中国人民更有尊严更有自由,荣耀和自豪,义务和责任?我们要做一个自由社会的公民。

  高光俊:对中国未来的民主,我想有生之年都能看到,中国局势将来的方向在于茉莉花革命,而非薄熙来打黑。

  在长达四个小时的激辩中,除出十五分钟的休息,人们一直处在一种高吭的状态中,掌声不断,呼声不绝,几乎没有听众提早离席。这样长时间的会议,又能保持到最后一刻,这在民运演讲会上是十分少见的,在会议宣告结束后,人们依然不舍离去。


原载《博讯》网站(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intl/2012/07/201207032218.shtml)
2012年7月3日


◇◆◇◆◇◆◇◆◇◆◇◆◇◆◇◆◇◆◇◆◇◆◇◆◇◆◇◆◇◆◇◆◇◆◇

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在悉尼会见各界华人



【西藏之声7月2日报导】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洛桑森格日前在悉尼参加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开设的宴席,并与当地华人和民主界人士举行会晤。

  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达珍女士向本台介绍说,(录音)“6月30日下午,在藏人行政中央驻澳大利亚办事处主办下,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与悉尼各界华人进行了会面,当时出席会议的有60多位华人,洛桑森格向与会人士介绍了目前西藏境内紧张的局势以及陆续发生的自焚事件,还特别强调我们寻求的是名副其实的自治,也就是新一届内阁秉持的中间道路立场。”

  达珍还应邀参加了在悉尼举办的《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及《中国民主政治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学术论坛。达珍说,(录音)“6月28日,在召开《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会议前夕,有悉尼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邀请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出席会议,但首席部长由于在堪培拉有行程,所以没能参加,因此,悉尼国际研讨会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特别在6月30日中午举办午餐会。在午餐会上主办者高建先生,致辞时强调洛桑森格博士被当选为藏人行政中央的总理是标志着流亡藏人的政治走向职业化,以及向中共政权传达了一个强有力的袭击,他还表示,正视苦难,拯救苦难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责任,所以他呼吁各界关注境内藏人自焚的事件。”

  此外,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达珍在研讨会上以“藏人的悲剧与人类的责任”为主题发言,介绍自焚藏人宁愿点燃自己的躯体,也不愿伤害身边汉人及其他生命的非暴力精神,并呼吁汉族朋友们关注自焚事件及藏人的命运。

原载《西藏之声》网站
2012年7月2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