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维权在于聚合公民力量——也谈什邡环保事件的启示

韩连潮



  什邡环保事件以政府叫停高污染钼铜项目告终,让全国以及国际社会关注这一事件的人们松了一口气。然而,事情并未了结。政府的承诺能否兑现,秋后是否算账,被抓的维权人士能否被释放,被打伤炸伤的群众是否能得到正当的赔偿和道歉,是否应对主要政府官员问责,如何防止类似事件再度发生等等问题都尚未有答案。

  什邡环保事件的起始和其它群体事件的爆发并无二致:先是官商勾结,蒙骗群众,破坏民生;后是民众求诉无门,上街和平维权,政府野蛮高傲,不屑于平等对话,引发更大规模抗议;最后是政府指控少数人为海外反动势力利用,旋即暴力镇压;其结果通常是官进民退,偶尔也出现官退民进的情况。这样的怪圈在中国大地上彼伏此起,层出不穷。追本溯源,制造这一怪圈的罪魁祸首依然是中共权贵的一党专政。

  什邡环保事件是为数不多官退民进的成功维权实例。中共官方媒体竭力将此次事件去政治化,但是老百姓心里清楚,这不仅仅是个环保问题,其本质是政治制度问题。

  道理很简单: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绝对腐败势必危及民生。长期以来,中共权贵为了维护其特权和既得利益,完全漠视人民权利要求与利益诉求。他们不仅仅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与民争利,而且更是对百姓敲诈勒索不遗余力,将自己的利益建立在损害人民利益的基础之上。其所作所为不如过去的土匪,因为土匪还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其结果必然是官逼民反;逼得越狠,反得越烈。整个中国像一座火山,地下火在川流运行,官民对立已经开始接近临界体积,一有机会就要爆发。整体爆发也只是时间问题。

  中共权贵的专权滥权,暗箱操作和潜规则,造成不可治愈的体制性腐败,完全剥夺了人民对与之切身利益相关事宜的知情权,更不要说参与权和监督权了。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行使了一下宪法规定的表达权,立即招来牢狱之灾,杀身之祸。政府每每采用堵、压、瞒、打等方式和暴力手段来对待民众的诉求,其公信力下降到几乎等于零。在这个体制下,不可能为百姓,包括弱势个人,群体和社区,建立切实可行的官民协商对话机制和民众利益维护机制,从而导致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对立关系的激化。未来官民矛盾的激化只会加剧,不会缓和。

  中共权贵政权片面强调经济发展,以为经济发展是硬道理,经济发展了,社会就稳定,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就能建立。表明上看来好像是关心民生,实际上还是出于一党私利。经济发展不仅可以使中共权贵们建立政绩往上爬,还可以使其中饱私囊。最近曝光的薄熙来、习近平家族的亿万资产就是一例。更令人心寒的是,经济发展往往建立在牺牲人民利益的前提之上,强拆强迁强开发,掠夺和破坏人民赖以生存的环境和资源。此外,中共权贵宁愿将收刮来的钱财买洋人的外债和修党政军楼堂馆所,也不会公平地与人民分享财富。事实上,这种谋杀式的经济开发,权力与财富的不对称,正是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中共权贵还有一个强词夺理的说法就是,发展经济,必然会牺牲一些环境和资源。他们还拿出英、美、日的例子来为自己背书。殊不知发达国家早先在不知环保后果的情况下,走了弯路,但是因为民主国家有较好的纠错机制,而能迅速改正调整。中共权贵明明知道掠夺性开发对人民造成的危害,还要一意孤行。这难道不是蓄意谋杀又是什么?据世界银行最为保守的估计,每年有至少75万中国人因污染相关原因死亡。中共官方数据揭示,全国每年因污染引发呼吸道感染而死亡的儿童高达210万,因食品污染死亡儿童在200万以上。试问用数千万儿童的生命和鲜血来打造中共权贵的发财梦和大国崛起梦天理何在?

  与中共其他任何政府机构一样,环境评估机构的腐败也日趋严重。环境评估不仅屈从于权力与金钱,而且与之勾结;环评过程一般是装门面、走过场。连中共官方媒体也不得不承认其环评领域已经成为腐败‘高危地带’。环境评估成了一条错综复杂的、巨大的利益链条,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环评机构官员连续因腐败落马,露出环评制度性腐败的冰山一角。环境评估既不独立,又不透明,必然产生不公正的结果。

  不公正的结果又势必引发像什邡环保维权的群体事件。从厦门到台州到大连到什邡,从京沪穗沿海到边远县镇,众多群体事件都因政府强行上马破坏环境和危害人民生命安全高污染高风险项目而爆发。政府往往事先不征求民众意见,先斩后奏,或斩而不奏。人民求诉无门,对话无路,只有借助网络手机串连,上街游行抗争。如果有公开透明的程序,有保护人民权利的机制和平等对话渠道,什邡事件和其它群体事件根本不会发生。不敢保障人民这些权利,就是心里有鬼。

  心中有鬼的中共权贵已经完全走向人民的对立面。他们通过从1989年以来的既定的暴力维稳政策,不惜大规模地流血,来维持其既得利益和长期执政。中共在所谓的「治理」机制上做了调整,解放军、坦克和冲锋枪换成了特警、震爆弹、催泪弹、辣椒粉和警棍,采购和研发了大量的高科技暴力维稳的技术和设备。

  暴力维稳的政策使得国家日益黑社会化和纳粹化。中共权贵豢养的打手对人民动辄实施暴力、酷刑,以及制造各种非正常死亡。他们随地任意对维权人士施暴,无论男女老幼。他们从抓捕关押百姓,蒙上黑头套暴打,直至雇凶杀人,被自杀等,无恶不作。这种恐怖行为,不仅无视法律,而且也丧失人伦和人性。中共权贵期望通过制度性的施暴,使维权人士丧失抗争意志,将公民抗争运动扼杀在萌芽状态。比如对李旺阳,高智晟,陈光诚等人的迫害就是如此。他们可能得逞一时,但是野蛮落后的专制不符合民主普世价值的天下大势,不符合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展,一定要为历史抛弃。什邡人民的抗争充分再次证明了中共权贵的暴力维稳政策注定要失败。

  什邡事件为未来维权抗争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首先,它表明成功维权的关键在于公民力量的聚合。此次直接参与什邡抗争的有初出茅庐的中学生,有呵护关爱孩子的家长和老师,有热心公益的公共知识分子,有忙碌的社会底层工人和商人,有体制内的机关干部和记者,有公然抗命的武警和警察。与此同时,什邡的抗争也得到邻县民众和全国千千万万的网民的支持和同情。数万什邡人走上街头,勇敢地走上街头表达诉求。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维护自己的权益。

  什邡的维权的胜利彰显了公民力量的兴起和壮大。它标志着草根性公民社会的逐渐形成,现代公民意识和民主理念的成熟。只有聚合广泛的民众,联合所有弱势群体和个人一起大闹天宫,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实现公民的同村互动,同乡互动,同城互动,同市互动,同省互动,全国互动,国际互动,采用全面的不服从,不合作,非暴力的对抗性抗争方式,开展全民性维权抗争。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将事情闹得越大,使更多的民众参与,才能使中共权贵的暴力维稳政策失去效力,使其迅速地作出妥协让步。

  第二,成功维权必须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方式,占领道德的制高点。什邡的抗争视频显示,中共警察过度使用暴力,残忍毒辣、毫无节制。特警利用枪械,震爆弹和催泪弹以及警棍大打出手,炸伤打伤了无数群众。公知李承鹏亲眼看见包括一名60多岁的无辜老人被警察打得皮开肉绽。互联网上公布了大量受伤群众的照片,其中包括10个特警追打一个女生令人发指的照片。完全不像官方声称的警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即使这样,什邡人民克服了对暴力的恐惧,坚持理性和平抗争,示威民众基本上秩序井然,无人冲击过商店和然后非公用设施。示威群众只是在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情况下,投掷塑料花盆和矿泉水瓶等杂物。这与中共权贵官方媒体污蔑什邡人为打砸抢的红卫兵毫无可比之处。

  毫无疑问,人民有权正当防卫,包括使用武力保护自己的生命不受伤害,财产不被掠夺,自由不被侵犯。但是,我们知道暴力是独裁者的优势,而不是人民的优势。人民的优势在于人数。以暴易暴,成本代价太大。不仅不易走出专制暴力的怪圈,而且也不经济。我们应当像田忌赛马那样,扬长避短,尽量通过不流血,微流血和少流血,以最小的成本,最低的代价,最短的时间来争取维权抗争的胜利和中国社会的和平民主转型。阿拉伯之春有很多经验和教训值得吸取和借鉴。

  正是什邡人民有理有利有节的和平抗争,使之成功地抢先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与特警的暴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故而得到全国人民一边倒地同情和支持。中共体制内良心尚未泯灭的人士,也站出来顶着压力为什邡人民说话。相反,特警的暴行透过网络视频暴露无遗,引起反弹,受到各界强烈一致地谴责,使之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第三,成功维权必须让年轻人担当主力军。像从阿拉伯之春一样,什邡的维权都是年轻人打头阵。首先,这些初生牛犊对专制和暴力没有恐惧感,数百名中学生娃娃冒着被开除学籍危险率先挑头,打着「为了什邡,我们可以牺牲,因为我们是90后」的横幅,勇敢地冲向维权抗争的最前列。他们无畏行为首先了牵动了家长,使之跟进加入了抗争行列。邻近的广汉、绵阳和德阳学生也受到激励,纷纷前来声援。即使被打得头破血流,被拘捕,他们坚持不退缩。在这些不畏强暴的青年莘莘学子的鼓舞下,4万什邡人走向街头。其次,他们不仅格外珍惜自己俱来的权利,而且关心国家前途和社区发展,以天下为己任,表现出高度的政治积极性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真正做到了力学笃行,而不是读死书,死读书。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在网络技术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对互联网媒体运用得心应手,从抗争开始就能娴熟地利用网络、手机和社交媒体等动员公民力量,打信息战和心理战,打破政府的信息封锁,争取社会舆论的广泛支持。可以预计,觉醒的90后在未来的维权抗争中一定将担当重任。

  第四,成功维权必须有知识精英与普通民众的结合。此次什邡的维权活动不仅得到了邻近县市人民的守望相助和热情支持,也得到具有高度影响力的公知李承鹏、韩寒、王克勤、陈云飞等人的及时声援。虽然官方媒体禁声,但通过互联网、微博,边远内陆地区的局部维权抗争迅速得到全国网民的广泛支持和同情,同时也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李承鹏等人亲临什邡,为什邡人站台,协助调查事件的前因后果,并即时公布事实真相。公知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以及全国网民的抗议给予了什邡人民有力的道义支持,使得什邡维权运动迅速演变为全国性的抗争活动。大规模的全民性抗争最终使得中共权贵作出理智的回应和迅速的妥协。公知融入民间维权,

  与人民守望相助,风雨同舟,一定能取得更多的维权胜利。

  第五,虽然什邡事件已经平息,但是解决官民矛盾的机制并没有建立。可以预见,类似的抗争还会在更多地区发生,政府的打压和暴力将更为诡秘和严厉。成功维权必须务实,筛选和把握能最大规模地聚合公民力量的目标和契机。更为重要的是,成功维权必须找到反制暴力维稳的办法,迫使施暴者受到威慑和震撼,意识到他们的反人类暴行一定会被清算,他们个人的国内、国际法律责任一定会被追究,从而使其在下达或执行施暴命令时迟疑、犹豫,甚至可能不敢下毒手或抗命。反制办法之一是通过网络,如酷吏网、公权犯罪档案网站,向国际人权机构,民主国家的外交部举报人权施暴者,将他们暴行信息公布于世,对他们及其家属进行签证制裁,冻结其海外财产。茉莉花革命期间,欧盟、美国以及联合国将签证制裁目标锁定于利比亚主要人权施暴者身上,起到了好的震摄作用。美国国会正在制定立法,要求美国国务院汇集各国人权施暴者的名单,禁止这些个人及其家属进入美国观光、留学、经商和移民,并冻结其在美国的直接和间接控制的财产。在后最惠国待遇时代,这一措施将会成为新维权范式和武器,敲响暴力维稳和一党专制的丧钟。

  最后,请允许笔者引用英国诗人雪莱的一句诗向勇敢的什邡人致敬,“抖掉你毛发上一颗颗宿露,抖掉你身上一段段锁链,我们人多,他们不过几个!”


《公民议报》首发
2012-07-1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