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不习惯做顺民的谷歌与做惯了顺民的百度之比较

对谷歌退出中国的新闻,我并不感到奇怪。因为“在一个以政治决定一切的社会里”,不愿意总被政治牵着鼻子走的谷歌之退出,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如果谷歌不退出中国,而且生意越做越红火,越做越顺手,那反而是新闻。至少说明官方的胸怀越来越大了,中共在政治体制改革上是准备玩真的了。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仿佛看到谷歌在我眼前忽然幻化成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娜拉,虽然决绝冷艳得有些悲情,却不由令人欣赏它不惟利益的道德勇气。



谷歌以往在中国的经营,是迫不得已对中方新闻检查官的审查制度做出一定退让的先决条件下才得以生存下来的,但时至今日谷歌似乎已经无法再忍受继续迎合那种有违职业道德的限制条件以换取生存下去的妥协空间。谷歌现在似乎宁可少吃点也要响应温总的号召——“有尊严地活着”。不管怎么说,世人看到谷歌做出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令人尊敬的决定。

这就好比我到你家里来做客,自然要遵守你家里的规矩。这固然是不错的。但在你家里不给我上好茶,只给我倒白开水;不让我入座,只能让我坐到那张看起来十分漂亮却浑身不自在的地方,而且还不时地提醒我不要翘起二郎腿,两条腿应该怎么放,面部表情不能太放松,笑起来甚至不要露齿……虽然主人的脸上总是堆满林妙可似的矫情笑颜,但在你富丽堂皇的客厅里,我什么都得看你的脸色行事,什么都要听你的。这实在令我感到说不出的不舒服。虽然你大宅门里有的是钱,并不缺我这样一个客人。因此主人完全可以牛气冲天地说,你听着,受得了你就呆着,受不了你就走人吧。如果我是这样受制于人的客人,我想自己也会一走了之的。因为过于违反我做客的原则,任谁都是受不了的。

这里浮出海面的矛盾是,谷歌希望能给它的所有客户公平地享受到尽可能全面的搜索服务,而不是被筛选出来的“缩水”结果。这就好比导游的工作一样,既然是导游,那就有责任和义务为需要游览景点的客户提供尽可能全面的引导、解说服务,而不是提供像我们通常被导游莫名其妙忽悠后的服务。但这问题就来了。天朝可不希望你的服务热情到引火烧身的地步,以致重重铁幕由此洞开。但谷歌却不想继续带着镣铐跳舞,尽管也一样有观众前来观赏。谷歌总觉得这样舞起来十分地不爽,不能带给观者一个美的享受,而且也觉得对不住所有进场就座的观众。于是这样一来,就自然而然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谷歌是像百度那样随遇而安地屈从于丧失原则的“规定”来保住自己的市场占有率,还是宁可失去中国大陆这一块诱人的市场,也要坚持自己的底线伦理呢?现在从谷歌发布的官方声明中,已让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不愿损害使用者的利益而妥协于中方的强硬立场。这才是值得欣赏的“商道”。它与我们国内许多商业行为奉行的“有奶便是娘”的无良行径可谓天壤之别。

在网络生活中,搜索引擎越来越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对于想要获取信息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很便捷的方式。在亿万网民面前,谷歌与百度虽然都是以强大的搜索引擎为网民服务的大腕级上市公司,但百度却总是显得特别归顺。居住在北京的独立知识分子江琪生先生今年二月的一天试着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结果竟是一片空白。甚至连他在物理学上、与政治毫无关涉的研究题目也被彻底地抹掉。这令他感到特别的无奈,他看到经过“百度”的过滤,自己名下的一切东西,都“像柏林墙下的东德士兵那样,奉命都给毙掉了”。于是他“觉得,当局这种肆意践踏知情权的行为太愚蠢了,也太可笑了,它除了凸显当局‘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忽悠性外,还定将激发更多的国人去掌握一种‘特异功能’——电子穿墙术,以便获取自己有权知晓的各种基本信息。”前几年更有趣的是,当赵紫阳刚刚去世的时候,有人故意在百度上输入赵的大名,结果有趣的现象出现了,百度上显示的结果是“查无此人。”堂堂前中共总书记,就这样在自己的党内和党外被彻底地人间蒸发掉了。

谷歌在声明中提到于去年12月发现有部分中国维权及民运人士的电邮服务受到“高度精心设计”的网络攻击并非空穴来风。



如果说在敏感词的搜索项目上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即使在商业性的操作上,这两家最著名的、以搜索为主营业务的大公司,展现在网民面前的商业行为也大相迥异。

据业内人士披露,每个搜索引擎都有它的算法,从而确定搜索结果的排名,对于google来说,它所采用的算法叫做“PageRank(TM)”,这样的一种算法最大程度地确保了更加精确的结果出现在更加靠前的排名。目前搜索引擎的技术不断进步,因此尽管各个搜索引擎采用的核心技术不同,但基本上是精确的结果更为靠前。可别小看了这靠前或靠后的排序,其中通过赞助商的链接而存在着巨大的广告商机。

如在google里搜索电脑,得到的结果里面,除了“PageRank”所做出的排名以外,还有位于页面顶部和右侧的赞助商链接,用户们可以清楚地区分哪些是正常的搜索结果,哪些是赞助商们花钱买的位置。谷歌一向用客观公正的排序原则和排序算法保证了搜索质量。

而比较之下,在百度中搜索电脑,得到的结果里面右侧同样有赞助商链接,这个很容易看出来,但那些看似正常搜索结果的左侧链接,事实上只有第一页的最后一格结果才是正常结果,前面的全是赞助商花钱的结果。他们伪装得很好,表面上看起来与正常结果毫无二致。

这就是“谷歌”与“百度”的区别,前者的信条是"Don't be evil",而后者则完全为了赚钱,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再如,有细心的网民试着搜索“癌症”这个关键词在“google”和“baidu”上的区别。在百度搜索“癌症”字样,要翻到第七八页才能得到正常的搜索结果,而前面的七八页全是赞助商出钱买的广告位,看链接的属性就很容易看出来,因为要通过统计用户点击的次数问赞助商收钱,所以赞助商的链接统统以“sf.baidu.com”开头,而那些急于求医问药搜索癌症的人恐怕大多数都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大概也没耐心一页页翻到正常的结果上面去,那么赞助商的钱出在哪里呢?当然是加在这帮可怜的患者身上,对于癌症病人还要采用这种价格歧视的方式赚钱,百度的做法简直无耻至极。

人们知道,癌症是一种比电脑昂贵许多的东西,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电脑和癌症治疗的需求弹性不同。一般人如果觉得贵,可以不买电脑,但不管治疗癌症有多么贵,该治总是要治的,而主动送上门来搜索癌症的那些人们,多半是为了寻医问药而来,百度的广告投放商们很好的利用了价格歧视这一原理,但这样的赚钱方式只能用黑心来形容。

目前在中国市场上仍然占据着70%左右市场份额的百度,早年是模仿谷歌而生,到今天,谷歌愤而离去,而百度却安心地依附在中共权贵利益这架巨大的靠山上仰人鼻息。这就是两家公司展现在世人面前的生存方式。一个是温顺的中国面孔,另一个却是不听使唤、黯然离去的娜拉。然而后者却赢得了民间越来越好的口碑,也深受知识分子的喜爱。网上有人喊出:“谷歌,纯爷们!”。

谷歌那篇《谷歌退出中国的声明》中这样转述:“中国政府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自我审查是一项没有商量余地的法律要求。”声明中还说:“中国政府可能会随时屏蔽掉对我们服务的访问。”早先有些中国网民以为谷歌准备退出是在进行商业炒作,对此,更多的网民纷纷在网上发表了对谷歌退出中国发表自己的看法。谷歌的退出并非像官方所称的那样,对中国的相关产业丝毫没有负面影响。因为互联网行业是21世纪最大的新兴产业,而“google”是行业内撬动互联网经济体的最大公司,并延伸养活了整整一个产业链条。有业内人士预估,如果Google完全退出中国市场,5万以上从事Google广告代理及搜索引擎优化的人员将失业,20万以上的个人站长将几乎是他们最大的一块苦苦支撑网站的收入来源,100万以上的企业网络推广将不可避免地受此影响(或转做其它搜索引擎)。谷歌退出中国,也许从长远的分析看来,必将影响中国互联网的未来,

中国现在已有3亿3800网民,让如此巨大的网民都狂躁地限制在有“严格”规定动作的范围内爬行,网民的尊严何以体现?众所周知,中国的网民无法享有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网民所享有的最基本的信息服务,事实上,许多网民已经习惯了仿佛天然合法的知情权被不容争辩的剥夺殆尽。令人羞耻的是,在今天这个全球信息化的时代仍然需要用蛮横到“没有商量余地”的规条来约束基本信息的国家据说只有中国和北韩了。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互联网极大地打破了信息的地域界限,互联网的存在使所有中国的所谓主流媒体常常被迫边缘化。事实上,即使那些冠冕堂皇的“主流媒体”都倒闭了,也不会对中国社会发生任何影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互联网的“中国墙”迟早会比柏林墙的倒掉还要令人兴奋。

看吧,谷歌不跟你玩了, 屏蔽还能走多远?

(《民主中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