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港人搞“思想改造”只会成历史笑柄

严家伟



  在中国稍上了些年纪的人应该还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统治大陆伊始,便在大陆的学校及知识份子中搞了一场所谓的“思想改造”运动。这是毛泽东暴政从精神上控制、奴役大陆民众(当时主要是知识人)发出的第一枪。正如1951年12月9日,《新华日报》发表的社论《思想改造是知识分子对人民祖国的责任》中说的那样:“这是思想领域中的阶级斗争,和平改造是不可能有任何效果的,必须经过一番痛苦才能放下包袱”。又说,这是“一个阶级的观念形态的转变”,“必须经过长期斗争的磨练,像毛主席教育我们要经常扫地,经常洗脸一样”。由此可见,所谓的“思想改造”就是要所有的知识份子抛异自身独立的人格,成为中共“驯服的工具”(刘少奇语),成为依附于中共这张“皮”上的“毛”(毛泽东原话的大意)。这是中共掌权后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一场大规模的政治运动。由于此运动的主要对象是知识分子,所以实际上是对知识分子的第一次清理、整治,为后来的“反右”,“社教”乃至“文革”等政治运动定下了整人、迫害人的基调和“标准”。由于这场运动对中国知识界人士危害甚烈,弄得大家伤痕累累,人人自危。所以时至今日,中共在自吹自擂其“光辉历程”时已很少再提及它了。

  然而这种“整人有术”的幽灵却在“—国两制”的香港借尸还魂,窜进了校园。这一次的主要对象是要对香港的青少年学生开展—场“思想领域中的阶级斗争”。要“改造”他们的思想。然而时代毕竟不同,已不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马列斯毛、阶级斗争与共产意识肆虐全球的年代了。所以只好来个新瓶装旧酒,重新梳妆打扮包装一番,美其名曰“国民教育”。按照特区政府的规划,香港2015年将正式推行国民教育课程,在此之前,香港各中小学校有三年的开展期以供过渡,小学及中学分别在2012至2013学年及2013至2014学年便要开始推行。

  本来中共在统治香港前,曾一再公开承诺在香实行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可现在才15年呀),也就是说香港与大陆在政治与意识形态上分别实行不同的政治制度,各自可拥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因而北京当局理所当然应该让香港人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而所谓的“国民教育”其实就是北京要把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共产党的价值观强加给香港的青少年一代,要他们成为中共的“红领巾”一族。这样作,中共心里也明白是公然违背一国两制的承诺,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失大信于天下的行为。于是为了装点门面便拉起了“爱国主义”这张虎皮作大旗加以包装。要港人“建立国民归属感”。说穿了,就是要无条件认同中共在思想意识形态上的绝对统治权威。众所周知,在中共的词典里,“党”便等同于“国”,在中国大陆只要一说“党”,就是中共,决无任何其他党派可简称为“党”。而中共便等同于中国。因而所谓“建立国民归属感”,就是要港人将自身定位于中共的臣民,是“党”家的人。成为中共“驯服的工具”,成为依附于中共这张“皮”上的“毛”。这便是“国民教育”的核心。

  因此围绕着这个“核心”的“国民教育”,就必然是、也只能是对党国的歌功颂德,曲意逢迎。“国民教育”的内容更只能是“报喜不报忧”。这样的教育根本无法让学生认清中国真正的国情。甚至连历史也必须篡改、隐瞒。因而在已公诸于世的“国民教育”的相关资料中,可以看到,中共建政后,大陆全是阳光灿烂,莺歌燕舞。而土改的血腥残暴,“镇反”的滥杀无辜,“反右”的随意整人,“文革”的腥风血雨,“大跃进”的疯狂,以及随之而来的所谓“三年困难时期”三千多万中国人成为饿殍……都通通被“河蟹”屏蔽在学生的视野之外。当然就更不要说有关六.四,法轮功这样“敏感”的话题,哪能让香港的青少年们知道这些不可“外扬”的“家丑”?

  另据香港媒体报导,由香港国民教育服务中心向全港中小学派发的《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34页的手册中有22页讲述中国政治体制,着重强调中国模式内涵是“以民为本”,推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甚至说是“社会科学所言的理想型体制”。而只有两页短文涉及毒奶粉和动车追尾等事件。这样的“国民教育”实际上就是为党国文过饰非的“政治洗脑”术。这样的“国民教育”根本不可能培养出具有独立人格与自由思想的人才,而只能造就一大批只会背诵“标准答案”应付考试的“状元”奴才。

  我们不妨看看在美国学校的《公民读本》中,曾有这样一段言简意赅、发人深醒的话语:“假如政府做错事,你严厉批评政府,那是希望它改善,这就是建设性。假如你明明发现国家在走向错误的道路,你却还是说,走得好,走得好。那是一种毁坏的态度。”说得多么好啊!这才是真正的、理性的国民教育。这才体现出一个有信心、负责任、以民为本的政府的远见、气魄和胆识。而反观中共,一贯以“伟大、光荣、正确”自居,只能让人一吹、二捧、三拍马屁。然后在颂歌声中,飘飘然,昏昏然,大话满嘴,说得好,做不到,全心全意为—党之私把好处捞。把一个好端端的中国弄到今天这样—个内外交困,民怨沸腾的境地。却从来听不得任何人的批评建议。国人批评它就被定为“反党”、“煽动颠覆政府”;国外的人批评了它就定你为“敌对势力”、“反华”。现在更要把它这—套灌输进香港的青少年中,对香港青少年进行“思想改造”。并假“爱国”、“归属感”之名以行“洗脑”之实。这当然是要在非共产制度的香港培养“我党”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但却完全是在大开历史的倒车。因而受到香港广大学子与家长们的—致抵制与反对,

  据香港《头条日报》报导,逾千名家長已在报章刊登联署声明,要求当局停止在新学年試行德育及国民教育科,重新咨询。国民教育家長关注組,也在多份本地报章刊登联署声明,要求当局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指引,暂緩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試行计划。而由香港数十个团体发起的“反国民教育”集会游行,在2012年7月.29日下午三点正式开始举行。据粗略估计,有近十万名以上的示威者要求政府撤回国民教育课程,他们认为这是洗脑。游行队伍在维多利亚公园集合,出发前,一些团体的代表上台发言,有家长表示,并非反对国民教育,而是对这种教育的内容及推行政策的官员没有信心。更有香港市民在示威中打出横幅:“我要思考,不要洗脑”!

  有人曾说,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往往会出现两次。但第一次是以悲剧出现,第二次则是以喜剧出现。中共上世纪五十年代对大陆知识份子的“思想改造”无疑是—个伤害了千万人的大悲剧。而如今又要在香港搞¸“洗脑”式的“国民教育”,但在香港广大学生及家长们的抵制下,最终必然成为历史的笑柄,以一个不伦不类的喜剧收场!

2012年8月16日
5